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我曾以不正当的名义爱你

本站2019-06-3026人围观
简介 正文第二章越清,你想不想我[更新时间]2018-06-2719:29:01[字数]1389没来由,她不想再此刻和顾越清发生关系,可是顾越清似乎看出她的不配合。 “啊——好痛……”时笙无力

我曾以不正当的名义爱你

正文第二章越清,你想不想我[更新时间]2018-06-2719:29:01[字数]1389没来由,她不想再此刻和顾越清发生关系,可是顾越清似乎看出她的不配合。 “啊——好痛……”时笙无力攀附在他的双肩,睫毛轻颤,牵动着心脏都隐隐作痛。

顾越清虽然冷清,除了第一次的失控,同床三年,很少看到他有这么凶狠的一面。

今天晚上的顾越清,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颜沫沫离开的那一夜,如同一头失控的狮子,渐渐地,让时笙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越清,轻点……”时笙终于吃痛不住,惊呼出声,好看的眉头凝成一团,娇俏的五官都有些扭曲。

饶是时笙再迟钝,也明白顾越清失控的原因。

清澈的眸子里不自禁泛起一层水雾,伸出手,想要挣脱身后的男人,可是最终,双手无力地垂落在沙发上,终究是化作一声叹息……无论过了多久,颜沫沫在顾越清心里的影响力,还是无可替代。

三年了,梦醒了,一切都应该回到原位。 半梦半醒间,时笙已经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晨曦微露。 习以为常的生物钟,让时笙准时醒来,看着身侧尚在熟睡的男人,咬了咬唇,径直下床收拾自己放在这间公寓的东西。

动静虽然不大,可是却吵醒了顾越清。

“你这是做什么?”顾越清支着下巴,看着正在埋头收行李的女人,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狐疑,“你要走?”正在整理行李的时笙微微一顿,心里竟然有些发憷,听到顾越清的诘问,下意识搪塞道:“我最近要出差,所以……要走几天……”她手里的动作加快了许多,刻意装作云淡风轻的姿态,可是手指的颤抖还是泄露了此刻的慌乱。

好在,顾越清没有多想……“行吧。

”见他没有怀疑,时笙不禁暗暗舒了一口气,可是没来由心里竟然有些怅然若失。

一贯如此,无论她说什么,顾越清的反应总是淡淡的,似乎从没有在意过她一般,仿佛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偷了三年,她也应该知足了。

时笙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敛下眼底的失落,她加快了收拾的动作,很快便在顾越清漠然的注视下,拉着行李箱离开。 全程,顾越清没有再多说一句。

而接下来的几天,时笙并没有松闲。 颜沫沫刚刚做完手术需要照顾,她白天在医院坐诊,闲暇的时候还需要去她的病房查看,一连串的工作下来,人都瘦了一圈。

“看你这副忙前忙后的样子,还以为流产的是你呢。

”颜沫沫拿着时笙刚刚削好的苹果,没心没肺的笑道:“阿笙,你说你这么好的闺蜜,我去哪里找嘛……”时笙垂着眸,闻言扯唇一笑,面对曾无话不谈的闺蜜,如今竟然有些无所遁从,甚至不敢迎上她的目光。

“阿笙,这三年,你都没有找男朋友啊?”时笙一贯腼腆寡言,颜沫沫倒也没有看出她的异常,话锋一转,拉着家常道:“不过你这性子这么内向,把人家男孩子都吓跑了……没事,到时候我追回顾越清,就来忙活你的事情。 ”看着颜沫沫清澈如初的目光,时笙不自在错开,勉强笑了笑,“我这是忙事业,不着急。

”“那怎么行,女人总是要找一个男人依靠的,向我,这三年也没有一个人,只不过,我发现我还是喜欢越清的,所以,我一定要追回他!”颜沫沫皱了皱眉,将吃完的苹果核顺手递给时笙扔掉,低头看向小腹,“不过这件事,可不能让越清知道。 ”时笙顺势扔掉了果核,听到颜沫沫的话,心里蓦地刺痛起来,看着她势在必得的目光,时笙越发不是滋味。 就在此时——“时医生,有人找。

”巡房护士的话,巧妙的化解了此刻的沉默,时笙忙不迭应了一句,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病房,惹的颜沫沫有些莫名。 “阿笙,做医生都这么忙的吗?”……时笙好不容易平复心情,可是没想到看到来者,一颗心又重新提到了嗓子眼,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身长如玉的男人——“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