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二百四十二章 裂缝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5131人围观
简介 “出气?”秦阳眉头皱了皱,旋即坦然的回答道:“当然不是为了出气,既然话说到这里,我不妨也把话说清楚吧。 ”文雨妍嗯了一声,干脆的说道:“你讲,我听着!”秦阳斟酌了下言辞道:“我师傅确实很

第二百四十二章 裂缝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出气?”秦阳眉头皱了皱,旋即坦然的回答道:“当然不是为了出气,既然话说到这里,我不妨也把话说清楚吧。 ”文雨妍嗯了一声,干脆的说道:“你讲,我听着!”秦阳斟酌了下言辞道:“我师傅确实很喜欢秋阿姨,因为一些原因最终没有在一起,我师傅这么多年一直单身未娶,一直没有放下过,他也确实希望我能和你在一起结婚生子,但是这不是为了出气,或许可以称之为弥补遗憾。

”文雨妍冷哼一声:“你师傅未能和我妈在一起,所以他希望他亲手教导出来的弟子,能够和他喜欢女人的女儿在一起?”秦阳原本并不想和文雨妍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但是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秦阳也并不介意说得明白一点。

至少,他是心地磊落,问心无愧的。 秦阳很坦然的回答道:“是,至少我师傅是这样期望的。

”文雨妍眼光直直的盯着秦阳,眼光如同锐利的刀子,身上无形中已经透露出公司老总那种强悍气势,只不过这气势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会有影响,对秦阳来说却没有半点作用。 秦阳神色依旧平和宁静,迎着文雨妍的目光,眼光清澈而明亮,没有半分退却,也没有半分胆怯。 两人这般对视十来秒中,文雨妍冷冷的说道:“那你呢,你又是怎么想的呢?”秦阳耸耸肩膀:“老实说,我听到我师傅的这个……要求后,我也是很吃惊意外的,但是后来想想,你如此漂亮,出色,有能力,大家接触一下,如果彼此有好感,最后走到一起,这也未尝不可,抛开我师傅的期许,追求校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至于能不能成,那自然是之后的事情了。 ”秦阳回答得如此坦白,文雨妍心中原本有的两分不满反而消散了几分。

秦阳说得很有道理,让人无可反驳。

一个男人追求一个女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最后要在一起,总得那个女人喜欢他才行吧?秦阳就算追求自己,那也是光明正大的,自己可以拒绝,可以不接受,这完全没毛病啊。 文雨妍沉默了几秒,问道:“那你现在是怎么看我的呢,是当作一个必须到手的猎物呢,还是一个可能喜欢追求的对象?”秦阳笑笑,眼光清澈,神态坦诚:“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秦阳的这句话如同一抹明媚的阳光,驱散了文雨妍心中的几分不满。 文雨妍默默的点头:“是,我们是朋友。

”秦阳笑笑:“那不就行了吗,朋友之间交往看心,看态度,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对你,在朋友相交的过程中,都能感受得到,虽然我们认识还不算久,但是我想你应该能感受我的性格不是那种城府很深阴险小人吧。

”文雨妍虽然心中依旧有着两分小别扭,但是不可否认秦阳的表现一直都很好。

不管是在对她,还是在为人处事,还是在学校里的风评,都是正面的,而且他也感受对到他对人的真诚,这一点从他身边的一群人就能看得出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秦阳看着文雨妍沉默不语,眉宇之间有着那么两分小纠结,知道对方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别扭,当下温和的说道:“我想这个事情你或许需要想一想,又或许你想问一问秋阿姨,我只有一个建议,那就是你去问秋阿姨的时候最好单独问。 ”“单独问?”文雨妍眨眨眼,眼光有着那么两分不友好:“你是说让我避开我爸?”秦阳笑道:“不管秋阿姨怎么评价,我想当着你爸,这都不太好吧,你单独问的话,就当是母女间的私房话,或许会听到更多,说话也更方便吧。

”文雨妍一想,确实也有道理,当着老爸的面老妈肯定很多话都不好说吧。 有理归有理,但是文雨妍心中还是有着两份不爽,冷哼道:“你倒是挺细心的呢,连这都考虑到了。 ”秦阳呵呵一笑,也不生气:“看现在这架势,恐怕和我一起吃饭也吃不好了,要不,我们各吃各?”文雨妍心中原本正别扭着呢,听着秦阳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她确实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刚才说的这些。

“好,那我们回头聊!”秦阳洒脱的点头:“行,回见!”文雨妍抱着自己的书本走了,秦阳看着文雨妍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两分无奈。 或许现在文雨妍的心情,和自己当初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很相似吧。

不管那个人多优秀,多好,但是有这么一个说法后,人的内心中都会感觉到别扭,甚至怀疑……文雨妍和自己原本关系还不错,如果自己追求她,她会觉得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但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她难保不会多想。

自己追求她是否是出于真心喜欢她啊?只是为了完成师傅的遗憾?替师傅争口气?文雨妍的背影消失在了食堂里,秦阳吐出一口气,夹着自己的书,向着食堂而去,神态轻松。 虽然这次的谈话,让他和文雨妍之间的关系产生了裂缝,产生了怀疑,但是秦阳心胸坦荡,觉得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秦阳和文雨妍之间现在还都是清清白白的朋友关系,交情也还算不上多深厚,在这个时候说清楚这事反而伤害不大,如果两人真的关系都进展到一定程度了,这事再说出来,恐怕反而伤害更大,按文雨妍心高气傲的性格,难保不得做出一些激烈的事情。

林竹从后方赶了上来,奇怪的问道:“老大,你不是和文美女约会去了吗,怎么又一个人了?”秦阳耸耸肩膀,笑嘻嘻的说道:“我说了些话,把文美女给得罪了,她气呼呼的一个人吃饭去了,所以我也就一个人了。

”林竹眨眨眼,小声的说道:“该不会是宇文涛的事情吧?”秦阳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没有,其他的事情,宇文涛的事情,她没说什么,只是提醒我小心宇文涛的报复。 ”林竹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就说文美女应该不至于为了宇文涛找你麻烦吧,嘿嘿,女人嘛,生气也就那么一会儿的事情,你说两句好话,哄哄就好了。

”秦阳笑笑:“这事你就别操心了,美女是要哄,但是有些原则性的东西,哪怕是美女,也不能让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