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诸天仙武半侠传 第二十七章 逼问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本站2019-07-09111人围观
简介 当前位置:>>诸天仙武半侠传第二十七章逼问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呵呵~” 姜少峰心底暗自冷笑,也不戳穿这厮,反而开口问道:“黑煞鬼是谁,你们又来了多少人,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

诸天仙武半侠传  第二十七章 逼问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诸天仙武半侠传第二十七章逼问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呵呵~”  姜少峰心底暗自冷笑,也不戳穿这厮,反而开口问道:“黑煞鬼是谁,你们又来了多少人,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他。

”  “还真是小心!”  这个差人暗骂一声,眼珠子一转,带着悲伤的语气道:“黑煞鬼原先我乐昌县外的虎刨山上一群土匪的头子,他们那帮黑煞众打家劫舍无恶不作,去岁被都督府派军围剿,只不过黑煞鬼这厮逃了。   黑煞鬼混迹江湖近二十年了,你的年纪根本对不上。

前几日我们乐昌县六扇门得到线报,黑煞鬼入了天云山,我们一群二十人在铜章巡捕刘一狩大人的带领下前来搜捕。 没曾想,却,你又是何人,为什么要攻击我!”  这个差人也是个戏精,说到最后还一脸悲戚的看了看几只死狗,脸上流出了悲伤的泪水。

不知道内情的人听了这些,只会是以为这是一场由姜少峰造成的误会。   这个捕快眼角挤出几滴泪水,心中却是紧张无比,他知道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刻。 一旦姜少峰相信了他,他就可以趁机提出需要帮助,而姜少峰‘误伤’自己的猎犬,心里肯定过意不去,到时候就~  “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姜少峰屹然不动,冷静的看着这个惺惺作态的家伙。   这个捕快心中一慌,有些不敢面对姜少峰冰冷的目光,但是心知这是自救的唯一机会,强自镇定的语带悲愤道:“当然是真的,黑煞鬼~啊~”  这个家伙还没有说完,姜少峰一匕首捅出穿了他的大腿根,鲜血哗啦啦流了一地。

  姜少峰面无表情的将匕首在他的伤口上转了几下,而后冷声寒语道:“说真话,刘一狩真的只带了二十个人来追我。

我都已经跑到天云山了,你们又为什么还要穷追不舍。 ”  “啊嗷~我说,我说~”  这个捕快刚还有点犹豫,姜少峰立时狠手一戳,伤口更深数分,察觉到姜少峰还有要再转匕首的举动,这个家伙崩溃了,满头冷汗哀嚎道:“我都说,刘一狩真的就带了二十个人,但是黑煞鬼的事情也是真的。   我们八个人是负责追踪的,跑到了最前面,我负责这个方向,他们几个就在……”  这个捕快说的很快,黑煞鬼的事情他倒真的没有说谎,乐昌县确实有悍匪黑煞鬼这一号人物,也确实在今岁被围剿。

  黑煞鬼,其实也是七煞门的暗子,去年上一任铜印捕头离任,刘一狩想要上位,围剿之事,不过是给刘一狩造势上位立功的一次行动。 只不过中间出了些差错,上面这一次直接空降了一个铜印捕头,来头极硬,让刘一狩的算盘落了个空。   刘一狩在追捕姜少峰到了天云山之后,根据情报判断出姜少峰真的非常难缠,他的内心不太想得罪这种家伙。

  但是偏偏行来的路上,手下人抓了三个倒霉的小乞儿,有个家伙和疤脸关系好的家伙居然把他们杀了,他自忖已经得罪了姜少峰,既然已经结仇,就必不能让他成长起来,于是准备将他扼杀在摇篮之中。

  刘一狩是个谨慎的人,决定了要动手就动用了手头所有七煞门的力量,要不是怕七煞门死灰复燃的消息泄露出去,他都准备动官面上的力量了。

  黑煞鬼算是刘一狩的平级,只不过和他关系要好,之前刘一狩还在犹豫要不要把‘少主’的消息透露出去,当时在想着多一个人多一个抢功的,现在的话他就没有犹豫了。

  他特地派人传消息给了乐昌分舵舵主,别说黑煞鬼,就算是最远的祁门寨都动了。

因为害怕姜少峰逃脱他们的追捕,刘一狩带了二十人先行入山追踪,不求抓到人,最起码要搞清楚姜少峰到底跑去了哪里。

  “刘一狩!好大的手笔!”  姜少峰抽出匕首擦了擦锋刃后收了起来,刘一狩确实是个人物,一看事不可为就果断非常,要不是手下人自作主张了,他带人追捕姜少峰的事情说不定就过去了。

但是现在,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马六子!”  姜少峰眼神一寒,那些个小乞儿虽然和自己不怎么熟,但总归是认识的,他们会死,自己也有原因,为他们报仇是肯定的。

这个叫马六子的敢用那种手段害死他们,他的命,来追自己的这些人的命,姜少峰收定了。   那个捕快这时候已经靠自己接上了脱臼的臂膀,虽然因为疼痛的关系力量不足,但是摆动起来已经不成问题了。

  “小爷,我什么都不知道,饶了我吧!”  他此时正捂着腿苦苦哀求着姜少峰,只不过哭求的时候不时看向姜少峰的右腿,看他挪动确有不便后,眼神有了些变化。   “滚吧!”  姜少峰看也不看这人,转身之时却亮起了长刀。

  “蓬~”  这个捕快随手抓了一根树枝当做拐杖勉强站了起来,就在他背对姜少峰的那一刻眼露凶芒,未曾受伤的左足并上拐杖用力朝前一跃,跨过三丈重重砸在地上后猛地转身手指姜少峰。

  “咻~”  他的袖间一动,一支袖间猛地射向姜少峰的背心。   “铿~”  就在他动手的那一刻,姜少峰转身挥刀,长刀磕开袖箭后脱手而出,当胸一贯而出,让这个家伙另外一直举起的手臂无力的耷拉下来。   姜少峰面色不变,没有再用拐杖,略微有些瘸步的走到这个家伙的身边,掀开他的另外一只手臂,一支袖箭紧绷待发。   “哼~”  姜少峰冷哼一声,伸手解开他手臂上的袖间机关,系到自己手上后熟悉了一会。 刘一狩二十人都是好手,自己要动用一切力量把全身武装起来。   ……  “汪汪!”  “汪汪汪~”  小半个时辰之后,更多的猎犬扑来,围绕在死亡的同伴周围,嘴里发出呜咽之声。   山道间的草丛被人拨开,三个人结伴走到了这个捕快的尸体旁:“刘司死了,大概在半个时辰前,看这个方向,他下山了。 ”说话的人感觉到了突兀和错愕,完全没有想到姜少峰会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