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渔家傲·近日门前溪水涨 - 渔家傲·暖日迟迟花袅袅 -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 - 渔父·一棹春风一叶舟 -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 - 水龙吟·黄州梦过栖霞楼 - 念奴娇·中秋 - 浪淘沙·九曲黄河万里沙 - 清平乐·村居 - 秋思 - 向往

本站2019-07-04196人围观
简介 这首词前面的小序交代了背景和写作经过。 词虽然是写梦,但一开篇却像是正在展开的令人兴致飞扬的现实生活。 “小舟横截春江,卧看翠壁红楼起。 ”“横截春江”,就是序中所说

渔家傲·近日门前溪水涨 - 渔家傲·暖日迟迟花袅袅 -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 - 渔父·一棹春风一叶舟 -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 - 水龙吟·黄州梦过栖霞楼 - 念奴娇·中秋 - 浪淘沙·九曲黄河万里沙 - 清平乐·村居 - 秋思 - 向往

  这首词前面的小序交代了背景和写作经过。

词虽然是写梦,但一开篇却像是正在展开的令人兴致飞扬的现实生活。   “小舟横截春江,卧看翠壁红楼起。

”“横截春江”,就是序中所说的“扁舟渡江”。 长江波深浪阔,渡江的工具不过是古代的木帆船,而句中所用的警示极快当的“横截”二字,可见词人那种飘飘欲仙的豪迈之气。

“卧看”,意态闲逸。

又因在舟中“卧看”高处,岸上的翠碧红楼必然更有矗天之势。 春江水是横向展开的,翠碧红楼是纵向的。 一纵一横,展示出一幅飞动而开展的图景。

  “云间笑语,使君高会,佳人半醉。

危柱哀弦,艳歌余响,绕云萦水。

”六句写闾丘公显在栖霞楼宴会宾客,席上笑语,飞出云间;美人半醉,伴随弦乐唱着艳歌,歌声响遏行云,萦回于江面。 这里从听觉感受,写出乐宴的繁华。

而由于词人是在舟中,并非身临高会,所以生出想象和怅望:“念故人老大,风流未减,独回首、烟波里。

”前两句由对宴会的描写,转入对闾丘公显的评说,着重点其”风流“。 后二句回首往事,从怅望里写出茫茫烟波和渺渺情怀。 虽是那种特定环境中的情与景,但扑朔迷离,已为向下片过渡做了准备。   下片开头,把上片那些真切得有如实际生活的描写,一笔启开。 “推枕惘然不见,但空江、月明千里。

”仅仅十三个字,就写出了由梦到醒的过程,乃至心情与境界的变化。 “惘然不见”点心境,与下句“空江、月明千里”实际上是点与染的关系。 醒后周围景色空旷,与梦中繁华对照,更加重了惘然失落之感。 不过,正因为茫然失落,而又面对江月千里的浩淼景象,更容易引起浮想联翩。

以下至篇末,即由此产生三重想想。

“五湖闻道,扁舟归去,仍携西子。

”是想象中闾丘公显的现实境况:他过着退休生活,像范蠡一样,携同美人,游览五湖。 “扔携西子”应上面”风流未减“”佳人半醉“等描写,见出闾丘公显的生活情调一如既往。

“云梦南州,武昌东岸,昔游应记。

”追思闾丘公显。

作者曾在这梦之南、武昌之东的黄州一带游览,其情其景,仍然留在闾丘公显与作者记忆里。 “料多情梦里,端来见我,也参差是。 ”进一步推想重拾情谊的老友,会再梦中前来相见,刚才那真切的情景,差不多就是吧。

这三层,由设想对方处境,一直到设想“梦来见我”,回应了上片,首尾相合,构成一个艺术整体。 而在行文上,由“江月”到“五湖”,到武昌东岸,再由昔游引出今梦。

种种意念活动互相发生,完全如行云流水之自然。   作者写一场美好的梦。

所梦的故人风流自在,重视情谊。

彼此间既有美好的昔游,又有似真似幻的“梦来见我”的精神交会。

其情调是浪漫的,因而有人认为这首词带有仙气。 这从作者精神活动的广阔自由,从笔致的空灵浩淼看,并非没有根据。 但如果因此认为词中所梦所想,都是也在一种神仙般的快乐心境上产生的,恐怕也不符合实际。 苏轼谪居黄州,是他受打击非常沉重的时期。

在实际生活中孤独寂寞,与亲朋隔绝离散,甚至音信不通。

而另一方面,苏轼性格中又有豁达的、善于在逆境中自我派遣的特点。

因之像词中所写的梦境和梦醒后的怀想,实质上是在孤独寂寞中,对自由、对友情、对生活中美好事物的一种向往。

作者实际处境的孤独寂寞,虽然被他所写的色彩缤纷的梦境、昔游等所笼罩,但又并非掩盖无余。

  此词上下片衔接处的“空回首,烟波里”与“推枕惘然不见,但空江月明千里”,感情之怅惘,身世之孤孑还是很清楚的。 结尾处不说自己梦故人,而想象故人梦来见自己。

正像一切事物在超负荷重需要有超剂量的补偿一样,是由异常寂寞的心境上产生出来的浪漫幻想。

这使得这首词在风流潇洒中又有沉郁之致。 这种沉郁,正是诗人实际处境、心情的一种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