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191章 值得欣赏的汉子

本站2019-05-15116人围观
简介 百里明川当日就离开烟云涧,孤飞燕他一行人亦没有逗留,马不停蹄直奔晋阳城。 一路上,孤飞燕总是控制不住,朝顾云远投去幽怨的眸光。 而且,她一看他,视线就像是钉上去了,半晌都不

  百里明川当日就离开烟云涧,孤飞燕他一行人亦没有逗留,马不停蹄直奔晋阳城。   一路上,孤飞燕总是控制不住,朝顾云远投去幽怨的眸光。

而且,她一看他,视线就像是钉上去了,半晌都不移开。

  顾云远每一次都是回避的,到了后来,也不管孤飞燕看不看他,除了骑马赶路之外,但凡休息的时间,他都粘着君九辰。 只有他走到君九辰身旁,孤飞燕的视线才不敢追过来。

  除了目光逼视之外,孤飞燕还一直寻机会,想同顾云远单独聊一聊,只可惜顾云远有心提防她,她怎么都找不到适当的机会。   孤飞燕若要争取一下,还是有的,只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比起刚见到顾云远的时候,她算是冷静了很多。 她惦记着程亦飞的病情,再怎么心急,都不会在这种节骨眼上耽搁时间。

  十日之后,天还未亮,孤飞燕他们终于抵达晋阳城了。

进城之后,他们就直奔程家大宅。   程家的老管家来开门,一见是孤飞燕和靖王殿下回来了,他高兴不已。 只是,他左瞧右瞧,只瞧见一个年轻的书生,并没见着什么老医师。 他不安了,难不成靖王殿下和孤飞燕此行,并没有寻得隐世医师来?  老管家虽然着急,但靖王殿下在场,终究不敢询问,连忙将他们请进门,往后院带去。   孤飞燕一边匆匆走,一边询问,“程大将军的情况如何?这阵子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老管家正愁没说话的机会,他连忙回答,“孤药女,程大将军一切安好。

这阵子也没出什么大事,就是……就是外头不少人都乱嚼舌根,说你的闲话。 真是太委屈你了。

”  孤飞燕狐疑了,君瀚引应该是收敛了的,还有谁这么别有用心呢?莫非是祁家?  老管家是趁机试探,可说的也是实情。

他怯怯地瞄了君九辰一眼,壮了胆子又道,“孤药女,外头的人都说你说大话,寻不找隐世医师,躲在靖王府里不敢出来了。

还说……还说再过几日,三月之期就到了,你躲都没地儿躲了。

”  孤飞燕微微一愣,并非被这些流言吓着,而是忽然意识到三月之期就快结束了。

她偷偷朝君九辰瞄去,只见君九辰目视前方,面无表情。

  她想,他一定是听到了的。 他心里头……怎么想的呢?  孤飞燕暂时无暇多想,孤飞燕也懒得理会那些无聊的流言蜚语,她加快脚步往里头走。

  老管家试探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悬着一颗心,继续带路。 顾云远跟在后头,眼观鼻鼻观心。

  刚到后院,孤飞燕他们就迎面看到程亦飞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出房来。   二十日不见,程亦飞瘦了,可是,哪怕是坐在轮椅上,他都要腰杆挺直,精神抖擞。   要知道,他非但废了,而且每天晚上双腿都要承受剧烈的疼痛。 他脸上竟然并没有任何残疾人氏的黯淡和自卑,更没有颓废,甚至都看不出有病魔折磨过的痕迹。

  他依旧双眸囧囧,眉宇之间尽是风发意气,桀骜不训。 此时此刻,他身穿整齐的一品武官官袍,整个人显得威武硬气,不可冒犯。

  这个时间点,他分明是要上朝去呀!  这是程亦飞醒来后,孤飞燕第一次见他。 她太意外了!这么骄傲的家伙沦落到这种地步,不自暴自弃就已经很令人安慰了,她怎么都没想到他还能这么倔强,这么淡定,会以这样的姿态去上朝,去面对满朝的文武官员。   君九辰显然也是意外的。   何为桀骜不训,不被世俗眼光,权贵强权所驯服尚不能称为真正的桀骜不驯,不为自己心中“自尊”的那一道坑所牵绊,才是真真正正的桀骜不驯,也才是真真正正的有尊严的男子汉!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几道坎,能迈过自己给自己设的坎,那么,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摔不倒!  祁程两家,祁彧和程亦飞之间,君九辰本就看好程亦飞,如今见了程亦飞这份倔强不屈,真汉子的姿态,他不仅仅认可,而且露出了欣赏的眼光。   程亦飞突然见着他们,则是愣了。

  但是,他立马就缓过神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一直等着,等着他最崇拜的男人回来,等着他最喜欢的丫头回来,还有什么事情能比等到他们,更令人兴奋的呢?  程亦飞先同君九辰抱拳行礼,才朝孤飞燕看去,他欢喜不已,一时间都说不出话了。   孤飞燕连忙问询,“程亦飞,腿上的疼痛可有加剧?”  程亦飞真心是高兴坏了,就是傻笑,没回答。   孤飞燕催促道,“你说话呀!”  程亦飞还在傻笑。

  这时候,问询而来的林夫人,箭步冲了过来,喜出望外,都忘了给君九辰行礼了。

她惊喜地问,“靖王殿下,燕丫头,你们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你们可是请到了隐世医师?”  君九辰让开一步,这时候,程亦飞和林老夫人才注意到一直站在他背后的顾云远。

  君九辰介绍道,“这位是隐世医师,顾医师。 ”  程亦飞和林老夫人都非常意外,老管家亦是如此。

  面对众人的目光,顾云远温文尔雅,温良谦恭,似乎还有些小紧张,他连忙朝林老夫人和程亦飞作揖,“在下顾云远,受孤药女之邀,专程来为程大将军诊治,不知程大将军何时方便?”  林老夫人是傻眼了,程亦飞倒是很快就缓过神,“现在便可!”  虽然眼前这家伙就是个书生,但是,他是靖王和小药女专程去邀来的人,他就愿意相信。

  顾云远大喜,“现在能方便,那自是最好。 大将军,请回屋吧。

”  林老夫人和孤飞燕几乎同时上前,想推程亦飞回屋,可是,顾云远却抢了先。

他将程亦飞推进去之后,竟要关门,没让任何人进去的意思。

  林老夫人连忙道,“顾医师,要不,孤药女给你打下手吧?”  顾云远答说,“不必了,在下不习惯。 ”  林老夫人实在忍不住,直接说,“顾医师,你可是亦飞最后的希望了,你一定要治好他!”  顾云远谦虚地说,“在下必是尽力。

”  他说罢就关了门。 林老夫人立马朝孤飞燕和君九辰投来询问的目光。

  孤飞燕和君九辰对顾云远一点儿都不了解,但是,他们相信神农谷老执事的推荐,对顾云远的医术是认可的。   君九辰走到一旁坐下,孤飞燕低声,“老夫人,这是唯一的希望了,等着吧。 ”  就这样,他们在门外守着。   直到日上三竿了,屋内仍旧没有动静。 宫里头的梅公公却闻讯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