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归来第一仙第九十七章 飞而死,归来第一仙第97章 飞而死

本站2019-06-0557人围观
简介 “这就完了?!”俏皮姑娘见状惊讶道。 “完了。 ” “你,你太没诚意了,这算是什么,你说呢师父?”姑娘转头却发现自己的师父愣在那里,那表情仿佛见到了佛祖下凡一般。

归来第一仙第九十七章 飞而死,归来第一仙第97章 飞而死

  “这就完了?!”俏皮姑娘见状惊讶道。

  “完了。

”  “你,你太没诚意了,这算是什么,你说呢师父?”姑娘转头却发现自己的师父愣在那里,那表情仿佛见到了佛祖下凡一般。

  “师父,师父?”她喊着,伸手在自己师父眼前晃了晃。   “大师觉得如何?”  “好,好,好,妙,妙,妙!”  “值吗?”  “值,值,太值了!”大和尚回过神来之后道。

  “师父,你是不是在说梦话呢?”一旁的姑娘晃着大和尚的胳膊道,她实在是看不出来刚才这个差不多和自己一般大的年轻人这一套掌法有什么玄妙的地方,简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修为不够自然不知道这掌法的玄妙。 ”大和尚道。   刚才王显那看似普通的几掌在他的眼中却是极其的厚重、沧桑,当掌横推而来的时候,给他的感觉是避无可避,挡无可当,那种意境实在是玄妙的很呢。

  “告辞。 ”王显道。

  “这么急啊?施主,你看我们相遇即是缘分,不如去寺里坐坐如何?”大和尚笑着邀请道。   “对了,我们寺院的斋菜味道还是不错的,吃过的都说好。

”  “呃,还是不用了,谢谢大师的好意。

”王显听后笑了笑道,他暂时不太想和这些人有太多的交集。   “施主慢走,我们有缘再见。 ”  “好。

”  王显告别这师徒二人,转身慢慢的下了山。   “师父,我感觉你被骗了,你是不是今天下山的时候没节制,被掏空了身子了,头晕眼花,连最基本的判断力都没有了?”那美丽俏皮的姑娘道。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掏空了身子,为师现在精满气足,龙精虎猛的很,没看到刚才为师那一套般若掌打的虎虎生风吗,他刚才那几掌你看上去是极其的普通,但是其中意境却是异常的高深,也不知道他这么年轻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玄妙的掌法。

”  “那师父你学会了吗?”  “以为师的悟性,当然,没学会!”  姑娘听后一副看白痴的样子。   “师父,我觉得你的法号应该改一下,叫逗比!”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般若掌已经将教你了,好好练习,为师还要事要做,先回寺里了,对了,你一个漂漂亮亮的姑娘,在这里有些危险,还是和我一起回寺里吧?”  俏皮的姑娘噘着嘴跟着大和尚下了山。   王显也很快下了山,这一趟嵩山之行,他收获良多,“山意”更进了一步,而且看了一套精妙的佛掌。   前前后后,他在一共在嵩山逗留了五天的时间,却是仍旧有些意犹未尽。

  嵩山之行之后,他乘车继续出发,下一站西岳。

  只是在半路上他下了车,改变了原来的计划,临时决意先去一趟黄河。   因为他在网络上发现这条大河出了些意外,有人在河里看到了一条龙。   “龙?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吧?”  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他是不信的,这种神奇的动物及时在未来他也没有真真正正的见过实物,不过确实有传闻在几个地方出现过。

  他在上阳城下了车,  这里有有名的黄河大坝。

  四面环山三面水,半城烟树半城田。   古老的母亲河就从这座城市的身旁流过。

  下了车之后,王显就直接来到了河边上,这里的水还不算太过浑浊,九曲黄河万里沙。

  他沿着黄河逆流而上,看着滔滔不尽的河水,  如那剑意也似河水这般绵绵不尽该是何等境界?他在在这条大河旁边驻足了好一会。

  在这路上他倒是还发现了其他的人,同样是因为听到了“龙”的传说而过来的,也想见见那传说之中的生物是什么样子。

  渐渐的,离城市越来越远,靠近了野外,走很远都看不到一个行人。 只有那条大河静静的流淌着,有些沧桑,有些荒凉。

  边走边看边想边悟,  渐渐的,走到了荒山野岭。   嗯?  王显停住了脚步,他听到前面有人。

  “大哥,怎么样啊?”  “不错,细皮嫩肉的,我喜欢。

”  “要不,再搞一个?”  两个男子的对话。

  不一会的功夫,他看到了两个男子从树林后出来,一个矮胖,满脸的麻子,一个告状,染着黄毛,两人穿着普通,看到王显之后一愣,下意识的又朝着四周望了望。   “兄弟,一个人啊?”满脸麻子的男子笑着道。

  “对啊,怎么了?”  “别往前面走了,前面危险。

”  “是吗,有老虎啊?”王显道,一看这两个人就准没干好事。   “没有。 ”男子脸上仍旧挂着微笑,一看就很虚假,不怀好意的那种。   “那为什么,有恐龙啊?”  “不让你去,你就别去,他玛德在这里唧唧歪歪的干什么啊?”那个高壮的男子忍不住了,直接身后抽出一把一尺多的刀来。   “嗯,这个地方不错。 ”王显看了看四周。

  “什么?”  那人刀就上来,然后倒飞了出去,半空之中吐出一口鲜血来。   “不,兄弟,大哥,大爷,有事咱好商量啊!”那个一脸笑容的男子道,一只手却摸向了背后。   王显虚空一按,  咕咚一声,那个人跪倒在地上,感觉身上就像压着一座山一样。   “在这等着。 ”王显说这话向前走去,那两个人一个躺在地上挣扎着起身,一个跪倒在地上,浑身被压制的动弹不得。

  王显向前走了没多远看到了一个女子,躺在在杂草之中,身上没有衣服,亮眼直直的望着天空,表情是痛苦,是愤怒,是不甘。   他回头望向那两个人,  “你们真该死。

”  天空之中两道弧线,有人在飞,还有鲜血抛洒。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满脸麻子的男子脸上似乎还有些笑容,这是他第一次离地飞行,但是身体是前所未有的痛苦,窒息、骨头碎裂的痛,还有面对死亡的恐惧。   你他玛德!高壮的男子还想骂人,但是鲜血堵住了喉咙,让他呼吸都困难。

  他们两个人都看到了身下滔滔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