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我的魔法时代178.活着的树林

本站2019-07-22156人围观
简介 荆棘环形山被耶罗土著们称为圣地,据说这里曾是古树族的发源地之一。 而病木林,迷雾沼泽这两个地方被黑森林南部的耶罗土著人视为两大禁.区,一直以来,战争古树不断地告诫耶罗土著们不要踏

我的魔法时代178.活着的树林

  荆棘环形山被耶罗土著们称为圣地,据说这里曾是古树族的发源地之一。

  而病木林,迷雾沼泽这两个地方被黑森林南部的耶罗土著人视为两大禁.区,一直以来,战争古树不断地告诫耶罗土著们不要踏足这两个地方,因此土著人对这两处地方了解的并不多。

  从病木林最外围的枯树林进入一片环状的沼泽开阔地,我对除了黛博拉之外的所有队员施展了‘水上行走’,才算顺利通过这里,我们在沼泽开阔地里面击杀一条植物系魔兽鬼尸藤,只是这条鬼尸藤不知道很么原因,竟然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异,身躯趋于魔化,身体拥有了黑魔法中的地狱烈焰魔纹,只是病木林最外围的一条鬼尸藤,就让我们颇费了一番周折,最后才得以斩杀。

  让我们所有人在心底蒙上了一层阴影,如果这片森林里所有的魔兽在这片区域里某种气息的感染之下发生变异而魔化,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我不敢想象眼前这片幽暗雨林中究竟潜藏着多少杀机。   沼泽开阔地就是病木林的第一道天然屏障,几乎阻隔了森林里所有不具有飞行能力的魔兽进入病木林。   这样的话,按说病木林应该是鸟类的天堂,但是整个病木林充斥着死亡气息,我根本看不到一只鸟儿在病木林上空飞翔。   卡兰措单手拖着双刃大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随后是身穿一身全覆式金属铠甲的牛头人鲁卡和穿着一身亚龙轻甲的卡特琳娜,我和莫拉雅儿,科妮三位魔法师被保护在队伍中间,在后面负责断后的人是贾斯特斯,黛博拉一直徘徊在我们头顶上的天空中,我们踩在魔化鬼尸藤的尸体通过了这片沼泽地。   我们眼前出现了一片所有枝叶呈现出淡紫色的树林,这片边缘地带的植物长势非常的繁茂,看上去就像是热带雨林中巨大的芭蕉树一样,一片叶子通常情况下都有两三米,叶片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纹理,让这片树林更显得阴暗和腐朽。

  卡兰措刚刚迈步走进这片林地,地面上那些墨绿色的青草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缠绕在卡兰措脚踝上。

  那些草叶儿虽然只有两指宽左右,但却是异常坚韧,看得出每次卡兰措抬脚向前迈步都需要花费一些力气,在绷断这些草叶之后,这些叶片竟然发出砰砰的断裂声。

  那些巨大的芭蕉叶片纷纷向卡兰措伸了过来,呼呼的风声中,芭蕉叶片就像是一片片利刃,好在这些叶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韧,卡兰措挥动着手里的双刃大剑,将这些树叶纷纷削成碎片。   我与莫拉雅儿面面相觑,无法想象眼前居然是一片活过来的树林。   卡兰措只是在林地间的草地上向前走了几步,并没有继续深入,就谨慎的从边缘位置退了回来,反而是树林边缘的那些张牙舞爪的枝叶,依旧朝着卡兰措追逐而来,知道卡兰措彻底退到沼泽开阔地上面,这场追杀才算暂停。

  似乎有某种束缚之力,将它们禁锢在一个巨大的环状区域,只有  我看着这片茂密的幽暗树林,眼前的画面忽然有了某种熟悉感觉。   “怎么会这样?所有的草木居然完全活了过来。

”莫拉雅儿向前走了两步,看着一些不停在空中舞动的树藤,惊讶地说道。

  她小心翼翼地向前走,试图要接近那些植被,旁边的猛毒花藤不停地在她周围绕来绕去,显得异常烦躁。   我站在莫拉雅儿的身边,说出此刻心中的感受:“我发现这里的植物对我们的态度……就好像尼布鲁蛛人在绿谷密林遭遇阻击时候,树精们拼死将蛛人战士拦截下来的样子,大概当时尼布鲁蛛人硬着头皮冲进绿谷密林时的心墙也会像我们现在这样。

”  我在手里凝聚出一支冰箭,丢进林中,那根冰箭将一片树叶打断之后,冰箭也瞬间化成了一捧冰粉。   在这片树叶掉落之后,立刻化成普通的叶片,这是颜色依旧保持着墨绿。   我对莫拉雅儿说:“依我看现在这些片树林,也将我们视为敌人。

”  莫拉雅儿语气肯定地说:“没错,病木林里面的这些植物好像并不欢迎我们,而且它们好像是被林中的那棵战争古树施展了‘活化术’。

”、  “施展了‘活化术’的树木们应该是这片林地里的树精搞出来的。 ”我这样对莫拉雅儿说。   莫拉雅儿的手被一些草叶缠住,不得不用刀子将草叶割断,她揉着被勒得通红的手腕,抬头问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说:“很简单,直接冲进去,这些树木应该不具备很强的攻击力。

”  听我这么说,卡兰措说了句:“那好……”,就提剑准备重新冲上去,却被我伸手拦住。   “让我用冰系魔法试试!”我对卡兰措这样说道。   卡兰措停下脚步,一脸疑惑地望着我,我直接对着这片树林边缘释放了一道‘冰尖柱’,蕴藏着极大寒意,直接冲进了林地里。

  将近两米多长的六棱形冰柱在森林里爆开,瞬间周围三米范围化成白茫茫一片,在三米范围之内,那些活过来并对我们张牙舞爪的枝叶都凝结成冰,在冰爆的瞬间就变成了冰屑,另外一些活化的枝叶纷纷退散。

  随后,我又在脚下凝结出一道‘冰棱小径’来,被这道‘冰凌小径’所笼罩的青草也纷纷冻结在原地,那些草叶的表面浮现出晶莹的冰粒,卡兰措率先踩在充满了冰刺的冰棱小径上,一脚踏碎了冰凌小径上的结冰草叶,再次走进这片充满了诡异气息的幽暗森林。   不断地有一些树枝向我们缠绕过来,牛头人鲁卡挥动着手里两把月刃斧,与卡兰措并肩战斗,将大部分阻碍尽数斩断,那些枝叶一旦脱离了树木的本体,所有的异状立刻全部消失。   我们就这样在病木林里硬生生打通了一条通道,向林地中心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