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三国之龙图天下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刘表的惊恐 四

本站2019-07-09110人围观
简介 入夏的雨水,来势有些凶猛,今天下,明天停,隔不到两天,又下一场,江河水位不断的在攀升起来了。 早晨。 一片朦胧胧的天际,乌云压顶,这将会是一个提示,表示这一天,将会有雨

三国之龙图天下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刘表的惊恐 四

  入夏的雨水,来势有些凶猛,今天下,明天停,隔不到两天,又下一场,江河水位不断的在攀升起来了。   早晨。   一片朦胧胧的天际,乌云压顶,这将会是一个提示,表示这一天,将会有雨下,甚至是一场大雨,要做好的防御工作。

  刘表从软塌之中的起来了,披着一件长袍,站在庭院门前,抬头看天,看不到半分的光芒,让他心中也蒙上的一层阴郁:“才晴朗的两天,今天又要下雨了!”  下雨对现在的江夏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虽然现在只是五月,但是也是入夏了,入夏就容易有梅雨季,不一定等到七八月那头的,一旦形成洪水,整个江夏又的乱一阵时间。   梳洗过后,吃完早饭,丫鬟们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州牧袍,刘表才出门。

  最近荆州显得有些太平。   但是越是太平,刘表反而越是不安,他也说不清楚,到底哪里的不安,要说天下人讨董的大势如同潮流,一时半会荆州也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才对。   可刘表的心里面,就是越发的惶恐,仿佛天都要塌下来的那种胸闷感觉时期的出现。

  “文聘这几日有消息回来吗?”  坐在首位上,刘表突然问。   “没有!”  回答他的是蒯良,蒯良显得有些苍老了很多,特别是蒯家如同蔡氏一族遭遇族内分裂之后,更是让他有些心灰意冷,毕竟作为家主,他出现这种情况,他责无旁贷。

  不过作为刘表的左右手,士为知己者死,他与刘表,已经是捆绑在一起的蚂蚁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还是劳心劳力的围荆州谋事的:“之前传回来的消息,是已经随主力进入了关中,目前战况不是很明朗,所以消息也不会多!”  “关中被突破,董卓是不是必死无疑了?”  刘表突然问道。   “难说!”  蒯良摇摇头:“西凉军能把持朝廷,必然有过人之处,而时至如今,西凉军还是没有主力交锋,只是出兵围剿了关中军,斩了皇甫嵩,其余的都是避其锋芒,或许他们又更大的谋算,要是能挫败诸侯联军,此战,西凉之势,将会更加凶猛!”  “西凉军已成为公敌,他们还有的挫败群雄之力?”  “当年牧军不也成为了天下公敌,被关东无数诸侯讨伐吗,可虎牢关战役,陈留血战,牧军却能打的关东诸侯节节败退!”蒯良道:“诸侯虽多,可人心不齐,若是挑拨一二,反目成仇,伺机出兵,未必没有反败为胜利的希望!”  “当面牧军依旧败了!”  刘表提起牧军,都有些咬牙切齿,这么多年,他吃了亏,都是吃在了牧军的身上了。

  “那是因为西凉军在背后捅刀子!”  蒯良道:“不然牧元中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战死了!”  “我们能做点什么?”刘表站起来,来回踱步:“才能把我们在这一战之中的作用力表示的更加到位一点!”  他不能如同孙坚一样,披甲上阵,亲自领兵。   倒不是因为他没有胆子,虽读书人出身,但是他刘表也是单骑入襄阳的人,在领兵上,也自认为有一些天赋。

  但是关键的是,荆州并不稳定。

  是继承人问题不问题。   长子刘琦,虽然得不少人支持。   可年幼的次子刘综才是的荆州士族支持的对象,特别是蔡氏一族,要是在这事情他敢有一点点把荆州交给长子刘琦的意思,蔡氏恐怕会立刻反了。

  但是次子刘综不说才能,年纪不过才几岁而已,如此幼主,一旦他有什么不测,岂不等于把权柄交给外戚,这也是他不允许的事情。

  因此,荆州只能他自己亲自坐镇,才能放心。

  “现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该出兵已经出兵了,该做的我们也做了,只能等消息,若是董卓败亡,那自然最好,要是……”蒯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们可能就要做好和长安缓和关系的准备了!”  “这方面我倒不是很担心!”  刘表道:“我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即使董卓对我有意见,天子也信任我,而且我荆州,又不是他最大的敌人,未必会和我们过去不的!”  他顿了顿,眸子变得凌厉起来了:“牧军最近有什么动向?”  “牧军向北进军,虽然不参与关东战役,但是在西线战场上,和西凉军正打的惨烈,要说天下诸侯之中,谁与西凉仇深似海,唯明侯也!”  蒯良道。   “这我就放心很多,就怕这厮会突然出兵,我们防了他这些年,始终寝食难安啊!”刘表叹气,他感觉自己越发的苍老,力不从心,心力都是消耗在,怎么防备牧军的份上了。

  “应该不会吧!”  蒯良心中一突,之前他也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天下讨董,难道牧景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兵荆州吗,再说了,益州也不应该有这么多的兵力,两线开战。   但是刘表这么一说,他忽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   牧军这些年,让他意外的事情,可真的是不少。

  “八百里加急奏报,行人退避!”  就在这时候,一匹快马飞奔入城,横冲直撞,过了几条长街,直入州牧府,身负令旗,无需禀报,长驱直入,直接俯跪堂前:“使君大人,武陵急奏!”  “呈上来!”  刘表的心还真的是有些沉了一下,刚刚才说起益州,突如其来武陵就来奏报了,要是知道,武陵毗邻益州,大多奏报,都是关于益州的。   一个文吏把这奏报,从斥候手中拿过,然后直接呈报上来了。

  “怎么会?不可能……”刘表打开一看,瞳孔猛然的睁大起来了,脑子一片的空白,甚至感觉有人在自己脑壳上敲了一棍子,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晕乎乎的。   “主公,怎么了?”  蒯良看着刘表这神态,猛然的站起来了,迎上来。

  “自己看!”  刘表半天才顺了一口气,面容铁青,把手中的消息,递给了蒯良。   蒯良张开消息的布条,仔细的看了看,面容也一下子有些的清冷下来了,不过他倒是比刘表更加沉得住气,只是拳头稍稍的攥紧起来了,低沉的吐出了几个字:“我们大意了!”  总感觉牧军不敢在这事情出兵荆州。   可偏偏,牧军就来了。

  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可就是牧军最容易的的手的时候。   武陵郡。

  不足七日时间,居然已经被牧军全境占领了,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他们居然一直被蒙在鼓里面,可想而知,牧军筹划的多久,才能做得如此缜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