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081章 三千万本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36人围观
简介 “叶老弟,汇丰已经帮你开了个子账户,这个是你的账号和密码。 ”袁天帆将一张字条交到叶景诚手中。 两人所在的地方非常隐蔽,正确来说,这个地方是叶景诚特意租下来的,接下来的行动大部分时

第081章 三千万本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叶老弟,汇丰已经帮你开了个子账户,这个是你的账号和密码。 ”袁天帆将一张字条交到叶景诚手中。 两人所在的地方非常隐蔽,正确来说,这个地方是叶景诚特意租下来的,接下来的行动大部分时间会在这里进行。

看了字条一眼,将上面的内容默默记下,叶景诚问道:“那两个人呢?”“刚才我已经打了电话给他们,他们正从我的办公室赶过来,估计再有五分钟就可以到。 ”袁天帆看了看手上的腕表。 五分钟之后,被叶景诚挑中负责这次行动的两人,曹人超和李政平风风火火赶到。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雇主叶景诚,而这里将会是你们接下来的办公地点。

”看了两眼一眼,叶景诚继续说道:“现在,可以提出你们需要的待遇。

”“我想知道叶生要我们做些什么?”曹人超问道。

这个问题同样是李政平想要询问的,不同的平台和项目,要求的待遇自然有所不同。

“炒期货。

”一字一节从叶景诚口中吐出。 “一百万基本佣金,另外5%的盈利。 ”听完了要求,李政平首先说出所需的待遇。

看得出他是一个非常有冲劲的人,可能正因为这样,所以导致他做事毛毛躁躁。

想法不够务实是他最大的缺点,不然以他之前的成绩,也不用来给叶景诚打工了。 至于曹人超,则是和李政平相反,性格沉稳,老成持重。

并没有自主提出要求的待遇,而是等待叶景诚的开声。

如果要对两个人做个区别,那就是李政平属于行动派,而曹人超属于理论派。 各有各的优点和缺点,实践上肯定是李政平排头,而运筹帷幄当属曹人超。 “不可能。 ”叶景诚摇了摇头。 他反对的不是对方提出的基本佣金,而是对方所说的盈利比率。

一百万对现在的他都算不得什么,而5%的盈利比率,在对方眼中或者没什么,只不过是多讨个红包。

但是在叶景诚眼中,那无疑是在分他身家。

5%的盈利,大概的数目他说不出,不过肯定比两人的基本佣金高得多。

到底是翻了十倍?还是二十倍?“这个数目已经是市场价,叶生你不是打算克扣吧?”李政平现在很缺钱,所以他开价非常中肯。 因为他已经有一个好的构思,只要捞完叶景诚这一笔,他就有足够的资金移民加纳大,在那里投资一个高档别墅的项目。 袁天帆在一旁叹茶,笑了笑说道:“叶老弟嫌多的不是你们的基本佣金,而是盈利比率。 ”“叶生的投资金额很大?”李政平试探道。 “本金三千万,十倍杠杆操作,你觉得大不大?”叶景诚笑了笑。 他向汇丰银行贷款了二千一百万,另外还投入了九百万的资金,除了拍摄《叶问2》所需的资金,这已经是他所能拿出来的最大限额。 “嘶!”李政平倒吸了一口冷气。 换而言之,那不就是亿亿声上下的操作?要知道他平时都只是几百万的操作,最大的一笔交易,就是他为之骄傲的黄金交易。 而且当时的他还是替别人打工,那笔钱自然不是他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提出的5%比率,的确是高得离谱。

“二百万基本佣金,1%的盈利如何?”思前想后,李政平开出另外一个价位。

“一百万基本佣金,另外2%的盈利。 ”这时候,曹人超开声了。

说话的时候,眼睛甚至闪过一道亮光。 各自开完价,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虽然没互相骂一句傻比,不过那意思也接近了。

一个认为叶景诚根本赚不到那么多,高1%比率最多也就多分几十万,哪里有一百万来得实际。

一个认为叶景诚肯定可以赚更多,高1%的比率指不定能多分几百万,你多要一百万算得了什么?“不变了?”叶景诚确认道。

只要不是和他分身家,他也不打算讨价还价。 见到两人点头之后,叶景诚示意袁天帆,让他拿出雇用合同并进行签署。

叶景诚这份雇用合约期限为三个月,期间李政平和曹人超不得泄露任何信息,不得再接受他人雇用,只有三个月的期限结束,或者叶景诚宣告交易完成,两人才能恢复自由身。

签署完合约,叶景诚一人递上一份早前收集的资料,要求他们用最短的时间消化,而后才开始自己的计划。

袁天帆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自然不参与接下来的行动。 起身告辞道:“叶老弟,没事我就先走了。 我可是等着看你的辉煌战绩,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银行当初对叶景诚的评估,最大借款金额是二千一百万,但并不代表他真能借到这么多钱,还会受到其他方面的因素影响。

所以叶景诚真正到手只有一千九百万,剩余那两百万,是袁天帆用全副身家支持的。 别看袁天帆从事业务投资方面的工作,真正要他学叶景诚‘奋身’下去,心里不担忧那是骗人的。 更何况,他还指望叶景诚带携,让自己的财产翻上几番。

“那我就送你到这里。

”将袁天帆送到电梯口,叶景诚压低声音说道:“帆哥,黑市代理那边替我催一下,务必要在半个月之内落实。 ”“这个我明白。 ”袁天帆很认真说道。 他已经猜测到叶景诚的赚钱大计,接下来的计划只能算开胃小菜,真正的主菜和大餐还在后头,不过这一切必须依靠黑市交易来完成。 回到办公室,叶景诚发现曹人超和李政平已经放下手中的文件,并针对其中的问题进行专业性讨论。 “给你们的资料,消化得如何?”坐下之后,叶景诚问道。 “大概的动向已经清楚,叶生是想炒贵金属?”酌量了一番,曹人超下定义道。

这时候,李政平上来给他斟茶,叶景诚呡上两口,问道:“白银你们怎么看?”曹人超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李政平,这一方面对方比他有经验。

李政平说道:“最近的白银价格水很深。

”李政平没有特意去调查过,不过在他早几年炒黄金的时候,也有借机留意过白银的价格。

当时白银价格不过美元/盎司,如今的国际价格已经攀升到美元/盎司。

短短几年就翻了十数倍,如果背后没有人暗箱操作,这话说出来都没有人会信。 叶景诚真要炒白银的话,就要看这个幕后推手的后台够不够硬,以及对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到底是继续暗箱操作,还是抛售手中所有的存货。

外汇和期货的杆杠工具在1972年已经登录港岛,但是港岛在资讯方面还是很落后,这一点会对能否及时吸纳和抛售有巨大的影响。

如果叶景诚真的要行动,不仅要四处打听国内外的消息,还要冒险搏一把,因为消息准不准确,都要等下单之后才知道。

如果李政平当初没有做足功夫,而且背后还有靠山收集信息,他也不会成为第一个炒外汇吃螃蟹的人。

不同于叶景诚,他炒外汇黄金首先交易灵活性高,投资金额只需%的保证金,风险程度也比较小,看到势头不对还可以立刻设止损单。 而且他当初就是趁着港岛信息不通畅,利用国际金价还没更新的一小时,在其他国家下了巨额工业金的订单。 重新熔铸后以市价发售,赚取足足一千万的盈利。 而期货相比外汇,它的风险性要更大。 (还是那句话,内容只为娱乐,如果出现内容错误,相关专业的书友就别对号入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