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中国留法学生 巴黎圣母院失火亲历记

本站2019-07-28108人围观
简介 中国留法学生巴黎圣母院失火亲历记原标题:巴黎圣母院失火亲历记1991年,巴黎圣母院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是“巴黎塞纳河河畔(Paris,BanksoftheSeine)”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留法学生 巴黎圣母院失火亲历记

中国留法学生巴黎圣母院失火亲历记原标题:巴黎圣母院失火亲历记1991年,巴黎圣母院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是“巴黎塞纳河河畔(Paris,BanksoftheSeine)”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未想象会遇到的直播法国当地时间4月15日傍晚时分,我刚从超市购物回家。 一天的课程已经结束,同学们都开始轻松下来,准备晚饭。 这时突然有消息传来“巴黎圣母院着火了!”。 几乎是一瞬间,巴黎圣母院燃烧的照片就在社交网络上“霸屏”。

当我点进数万人都在观看的电视台现场网络直播时,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评论也一下子涌进来,“哭泣”“悲伤”的表情扑面而来……“对于世界文化遗产来说,这是伤心的历史性一刻。

”随着不断更新着的火情进展,有人在朋友圈这样评价。

与此同时,我的法国、意大利甚至南美洲的朋友,都在个人主页上表达着震惊和痛惜,大家纷纷慨叹: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被火焰包围了。

我是个在法国巴黎求学的中国学子,但这样的新闻直播,却从不愿亲身遇见,我觉得心也要被烧碎了。

我和周围的法国人一样悲伤难过。 真的,烈焰中的巴黎圣母院让我心痛。 在当时的直播画面中,现场火焰蹿得非常高,这让人不由得担心起最坏的结果。 巴黎昼夜温差很大,我注意到现场的许多人,匆忙中没有穿上厚衣服;但是他们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聚在一起唱起了祈祷歌,多了几分感人的温情。 火情是从下午6点多开始的,到了晚上9点,圣母院还在大火中挣扎。

直到深夜,火情才逐渐被控制。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开通了直播,并且发表了电视演讲,直播的背景还是熟悉的圣母院主楼,他表示:“我们来重建巴黎圣母院。

”和许多人一样,我也一直陪伴到凌晨。

燃烧后的现场挤满了人4月16日的傍晚,我从学校赶去现场。

在地铁站台上,巴黎圣母院站的站牌指示灯已经不再亮起,变成了暗淡的灰色。 这意味着该站的几个地铁出入口都已经关闭。 我就多坐一站,在卢森堡公园下车,再穿过先贤祠。

此时,巴黎圣母院肯定是需要步行才能前往的了。

一路上都能看到一些背着相机的人,有的是游客,有的看起来是来自附近。 与平常的气氛完全不同,大家面色都很凝重。

路边的书店,也放上了关于巴黎圣母院的各种书籍。

还未到巴黎圣母院的路口,就看到许多记者架着摄影机采访,四周还有安保人员巡逻。

走近一点,只见整个教堂四周的路都被警戒线封锁起来。 虽然已经过去了24小时,虽然夜晚就要来临,但现场民众还是络绎不绝。 他们站在警戒线外看着塞纳河对岸的古迹,在河边站成了一道“人墙”。

大家纷纷举起手机或相机,记录下火后的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是这座城市和法兰西的标志性建筑,蜚声全球。

1991年,它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到巴黎读书后,我曾数度在此驻足游览,站在圣母院塔楼上,放眼塞纳河两岸,欣赏这里旖旎的风光,品味千年的繁华。 抬头凝望高耸的塔尖,仿佛要被它引向另一个飘渺的世界。 而今,塞纳河风景依旧,而圣母院已是面目全非。

我看到许多背着巨大旅行包的游客,他们可能本就计划今天来游览巴黎圣母院,怎料到如此变故——许多珍贵的遗存就此消失了、无法挽回了;可能在很长时间内,人们都没有机会进去参观了。

他们坐在石凳上,无言遥望,久未离去。 我听到有人在桥下拉起小提琴,顺着琴声走下已经挤满人的桥,看到一位少女面向圣母院演奏,琴弦上流出哀伤的旋律。

我们目光相遇,她朝我点点头,又耸耸肩示意共有的遗憾与哀伤。 巴黎圣母院并不只是属于法国,此时我们的心情是同样的。

许多人都想参与下一步重建在巴黎圣母院门前广场,有个零点(PointZéro)纪念物,环绕这个标志的四块大青石上面刻着:“DEFRANCEDESROUTES”,中文的意思是“法国道路起点”,这是法国丈量全国各地里程时所使用的起测点,其他城市的坐标以此理论起点为准。 巴黎圣母院对于法国人来说,是城中心的中心,它也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

火情发生后,当地民众心情是什么样的我向我的法国朋友莎乐美求证,对于法国人来说,巴黎圣母院意味着什么。

结果她连回了3个感叹号。

在1889年的埃菲尔铁塔建成之前,圣母院就是法国最重要的象征之一。 圣母院所在的西岱岛上,聚集了法国的最高法院、巴黎上诉法院等机构。 无论从建筑、宗教、文化、政治和精神意义上讲,圣母院都在法国历史文化中占据着重要一席。 4月16日上午,我刚到学校没多久,校长就在群里发了一封长邮件,鼓励全体师生通过专业培训以及对文化遗产的研究,积极加入这项“全国性挑战”的重建工作中去。

最后的落款,不仅是以我们学校的名义,还有法国多所大学一起创办的联盟称号。

全法国的高校也以类似的方式动员专家、学者、研究人员以及学生们,加入重建的队伍。

法国时值多事之秋。

黄马甲的运动尚未结束,卢浮宫和凯旋门前的骚乱还犹在昨日。 今天,巴黎圣母院又遭受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但我感到,人们在沮丧中仍然保持希望,恰如我常在巴黎街角乃至在超市里听到的那句话:Cestlavie(这就是生活)。 来日方长。 愿巴黎圣母院这个绮丽的人类文化遗产能早日重现雄姿。 (胡启元文/摄影)《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4月18日第09版)[责编:jyw1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