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超维术士第1936节 发言顺序

本站2019-07-2270人围观
简介 在拉普耶的星空秘法下,观星殿的气氛慢慢变得平静,不仅逐渐希声,所有人的情绪也在恢复镇定。 那些之前还沉浸在未来片段的人,在星空秘法之下,全都从自我情绪里抽离出来。 那些未来

超维术士第1936节 发言顺序

  在拉普耶的星空秘法下,观星殿的气氛慢慢变得平静,不仅逐渐希声,所有人的情绪也在恢复镇定。   那些之前还沉浸在未来片段的人,在星空秘法之下,全都从自我情绪里抽离出来。 那些未来片段里的纷纷扰扰,仿佛都成为了陌生人之事。   他们现在,只是一个旁观者。

在冷静的思考着发生的一切。

  在拉普耶施展秘法的时候,他特意看了眼多多洛。 这个在往届观星日,就吸引过他目光的预言学徒。   拉普耶注意到,相比起玛雅,她的弟子多多洛更加的沉默。

在星空秘法之下,他表现的一如既往的冷淡,平静的宛如真正的时空观察者。   拉普耶的眼神里带着赞许。   拉普耶的表情,也被其他预言巫师看在眼里。

虽然有一部分预言巫师不解多多洛有何可赞赏的,但位于中心的一众观察者,却明白拉普耶的意思。   拉普耶显然是非常看好多多洛。

  他们其实也对多多洛很好奇,之前观星时那宛如神祇的表情,他们可没有忘记。

只是,现在他们并没有立刻去询问多多洛,观星日虽然结束了,但真正的重点却还没到来。

  在所有人都恢复镇静后,众人纷纷将期待的目光看向拉普耶。   拉普耶也明白众人的意思,缓缓走回自己的座位,坐定之后,目光逡巡了一圈:“观星日已经正式结束,接下来,便是各位交流的时候了。 ”  随着拉普耶的话音落下,全场绝大多数人都屏气凝神,耳朵竖的高高的。

这些预言巫师基本都没有实力能在星空之谜中看到未来,他们之所以千里迢迢的从各个地方聚集在光耀界,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

  这些人中,虽然绝大多数都带着各自巫师组织的密令而来,就是为了听这交流会,但就算没有密令,他们自己也会来。 因为搜集更多的未来数据,其实对他们自己的预言推演,也有莫大的好处。   故而,当交流会正式开始时,没有任何人再发出杂言打乱会场,所有人全都注视着拉普耶,等待他宣布这一次交流会的规则。

  “这一次的交流会,人数大概是最近三十年最多的一次。 包括观察者,也来了足足十一位。 相信这么多优秀的巫师前来,应该会得到不少能影响未来格局的预言。

”拉普耶顿了顿,目光看了看一众观察者,又扫向周围其他预言巫师。   “既然人数这么多,那么这一次交流的规则,干脆就独立发言吧。 ”  以往拉普耶基本都会先让观察者发言,但这一回却说独立发言,不限制观察者和普通预言巫师的发言顺序,这看上去很公平,但某些观察者心中却是隐隐有些猜测。   譬如此刻,长着三个头,并且眼睛全都紧闭着的观察者——“死海的守护者”海德拉,就在暗地里用心灵导引术,与身边的好友说着话。

  “发言顺序,往往代表了重要程度。

拉普耶以往让观察者先发言,等下一日交流的时候,才让其他预言巫师发言。 其实某种涵义是说,观察者看到的未来片段更有价值。 ”海德拉顿了顿,眼底带着揣测:“但这一次他选择独立发言,是不是意味着,他认为台下的预言巫师,也有看到非常重要的未来片段?”  海德拉的身边,坐着的是一个被破烂斗篷所笼罩的瘦削身影,在斗篷下,是一个近乎风干的骨架。

他便是海德拉在冠星教堂唯一的好友,一位徘徊在地狱边缘的死亡预言师——“陈迈的往生者”阿塞托斯。   阿塞托斯淡淡道:“拉普耶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他安排独立发言,肯定是有内情。 所以,你的推测很有可能是真的。

”  海德拉目光轻轻扫过玛雅:“玛雅女巫之前丧失了时感,或许她就是拉普耶这样安排规则的原因。 ”  阿塞托斯不置可否的抬了抬头,斗篷下那黑洞洞的眼眶中,闪过一道绿色的幽焰:“或许不止玛雅女巫,她的弟子,也值得关注。

”  海德拉看向多多洛,他之前自然也注意到了多多洛的异样,也相信多多洛或许真的看到了什么……但要有多重要,他却不这么认为。

  阿塞托斯似乎看出了海德拉的轻视,淡淡道:“我在之前的观星日上看到过他,他的天赋怪异,出身无法摸透,拉普耶有一些怀疑他是……”  阿塞托斯顿住了,在海德拉好奇的目光中,阿塞托斯摇摇头:“等真的证实后再说吧。

”  阿塞托斯的迟疑,让海德拉忍不住多分了一点注意力在多多洛身上,这一看,还真让他发现了怪异的地方。

  正如阿塞托斯所说的那般,多多洛的出身一片迷雾,他的过去他的未来,仿佛都在不停的扭曲。

  这种情况,海德拉还是头一次见到。   不过,最让海德拉惊疑的是,在他暗中观察多多洛的时候,多多洛突然转头看向了他,眼神虽然很平静,但海德拉却从这波澜不惊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点点排斥,甚至警惕的意味。   多多洛居然发现了他的窥视?  一个学徒,发现了他的预言?!  这是海德拉很惊讶的一点,因为他说是暗中观察,但其实并没有真正注视多多洛,纯粹是在预言的层面上,低调的去测算多多洛的过去与未来。   多多洛不仅发现了有人在暗中观察,甚至直接锁定了自己。

这是海德拉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   一般而言,只有正式巫师,才会有这么高的灵觉。

并且必须还是预言系的,才能在游移的命运、摇摆的时光中感应到他人的窥视。   一般的预言学徒,根本不可能察觉。   多多洛能如此清楚的找到海德拉,是不是意味着,多多洛在精神层面上,其实已经达到了正式预言巫师的境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只要肉身一达标,晋级正式巫师岂不是轻而易举?  在海德拉被自己的猜想吓得一惊一咤的时候,另一边,拉普耶已经开始对着众人询问:“交流现在开始,谁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