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回 楚天舒之狂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180人围观
简介 突然,一道紫白色的剑光破空而出,如同一道闪电划开了苍穹,伴随着楚天舒声嘶力竭的怒吼声:“受死吧!”这一剑以快得无以复加的速度,直奔李沧行的右肋!李沧行的眼中红光一阵暴射,猛地一扭足踝,伟岸的身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回 楚天舒之狂沧狼行最新章节

突然,一道紫白色的剑光破空而出,如同一道闪电划开了苍穹,伴随着楚天舒声嘶力竭的怒吼声:“受死吧!”这一剑以快得无以复加的速度,直奔李沧行的右肋!李沧行的眼中红光一阵暴射,猛地一扭足踝,伟岸的身形一个大旋身,瞬间就错开了两步,而那柄闪着紫光的干将剑,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堪堪地从他的右肋后背处的护体软甲的边缘擦过,冰冷的剑锋,直接划过了火热的甲面,带起阵阵火花的同时,又在这件坚不可摧的乌金冰蚕软甲的表面,留下了一道白花花的印子。

李沧行的眉头一皱,这一下实在是太险了,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闪过这一剑,可仍然被划中,若不是有这乌金冰蚕丝宝甲护体,那一定是个皮开肉绽,骨断筋折的结果,甚至给一剑断了筋骨,直接就会失去战斗能力。

闪开两步之外的李沧行,几乎是凭着本能,斩龙刀兜头盖背地一阵乱舞,在周身拉出了一个二尺见圆的护体战气圈,而随着他的手腕微抖,十余个两仪气旋在圈内构成了第二道防线,有如此的布置,即使武功高绝如宗主,也不太可能趁机偷袭自己了。

李沧行急道:“楚前辈,是我,别误会!”楚天舒一扭头,他的表情让李沧行大吃一惊,此时的楚天舒,双眼之中已经一片枯败的颜色,不再是刚才那种黑白分明,刚才的楚天舒,即使脸再难看,再象僵尸,起码这眼睛看起来是个正常人,还有理智,而现在的这个样子,任谁一看都知道,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进入了癫狂的攻击状态了。

果然,楚天舒一声狂吼:“误会个鸟,老夫杀的就是你,宗主。 拿命来!”随着他的吼叫声,他手中的干将剑一剑快似一剑,招招不离李沧行的要害,而他周身的紫白色战气,一阵阵地从他浑身的每个毛孔里钻出。 左肩的那个血口子里,又黑又腥气的血液,如火山熔岩一般,不停地喷着,李沧行这才发现,楚天舒的全身上下,已经淋满了这些黑血,刺鼻的腥味已经超过了这终极魔气,在不停地让李沧行想要吐的同时,也让他的思维和神经。 反应变得慢起来。 李沧行意识到这股子毒气非同小可,原来的楚天舒,有理智状态下还不至于这样牺牲自己的血液来攻击对手,可他现在已经发狂,再也顾不得自已的生死,这样打下去,三百招之内,他一定会血尽而亡,而自己能不能撑过三百招,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了。 李沧行一咬牙。

背上的莫邪剑脱鞘而出,现在的李沧行,完全可以通过意念来操纵有了充分灵性的刀灵剑魄,亏了楚天舒给莫邪提供的那一口老黑血。

饱饮高手血液的莫邪,就有了跟李沧行通灵的能力,一柄寒光闪闪,散发着墨绿色苻文光明的邪剑,诡异地绕着走马灯般厮杀的两大盖世高手旋转着,时不时地根据着李沧行的念力所及。 向着楚天舒的两把神剑上刺出,拨挡着剑身,阻止楚天舒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

楚天舒虽然人已经发狂,但靠着一个盖世高手的本能,靠着他多年练剑,几乎已经是本能的意识,仍然在疯狂地向着李沧行进攻,在这幽暗的地底,只见一紫一青两柄快剑,闪着紫白相间的寒芒,配合着他的声声怒吼和凄厉的叫声,在来回地穿梭着,围绕着火红一片,真气护体的李沧行,在不停地,全方位地攻击。

楚天舒左手一招天蚕吐丝,干将剑的剑尖,猛地喷出一道紫气,直冲李沧行的风府穴而来,李沧行看得真切,向后退了一步,刀身缩到三尺左右,猛地向上一跳,刀背重重地磕到干将剑尖上,一股绝大的力量,把干将剑生生地向上顶出了一尺,而那道破空的紫白剑气,堪堪地从李沧行的头顶擦过,一绺头发,被剑风所刮,脱离了李沧行的头皮,在空中来回飘舞。 与此同时楚天舒左手的镇岳剑,一招苍鹰搏兔,自高向下一招飞击,直刺李沧行的左腰,李沧行的脚下反踏九宫八卦步,不可思议地一个大闪身,身子如中滑溜溜的泥鳅一般,生生地从楚天舒的身边一尺处闪过,而剑随意至,就在他闪过楚天舒的一瞬间,莫邪剑悄无声息地刺向了楚天舒的后肩,再强的高手,也不可能不挡莫邪剑的这一下突刺,而继续追击李沧行了。

可是楚天舒早已经神智尽失,他已经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全,违反一个武者的本能,双剑一错,根本不管身后的莫邪剑攻击,继续跟踪追击李沧行,李沧行没有料到楚天舒会如此不顾性命地追击自己,匆忙之间莫邪剑顾不得攻击楚天舒的本体,剑锋一偏,击上了楚天舒的左手镇岳剑,两柄神兵相交,发出一声巨响,而两人的身体,同时向后倒跃两步。

宗主那阴恻恻的笑声再次响起:“楚天舒,再告诉你一件事,你的老婆和女儿,都是我亲手所杀,你不知道吧,哈哈哈哈哈哈,那天在落月峡,我扮成一个魔教教众,死在我手下的各派名宿,可不知有多少呢!”楚天舒落地之后,浑身浴血,咬牙切齿,状如厉鬼:“宗主,拿命来!”双剑一错,揉身复上。

李沧行摇了摇头,经过这一回合的攻击,他已经知道楚天舒已经彻底疯狂,命不久矣,好在楚天舒已经年过古稀,又一直在失血,虽然剑法精妙,内力凶猛,但速度已经渐渐地慢下来了,李沧行打起十二分的小心,踏起各种精妙步法,甚至不停地分出幻影分身,开始躲避起楚天舒的攻击。 终于,楚天舒最后一招“长江三叠浪”攻出,又是离李沧行的身躯差了有一寸多,剑势已老,再也递不出半分,手腕一松,干将剑“当”地一声,落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