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199章 最明智的选择

本站2019-05-15196人围观
简介 夜静三更,靖王府后花园中的清琉殿水雾弥漫,热气腾腾。 池水本就自然温热,再加入药矿石和熬煮得滚烫的药汤,此时的水温要比寻常的温泉还要热上三分。 君九辰几乎整个身体都沉浸

  夜静三更,靖王府后花园中的清琉殿水雾弥漫,热气腾腾。   池水本就自然温热,再加入药矿石和熬煮得滚烫的药汤,此时的水温要比寻常的温泉还要热上三分。   君九辰几乎整个身体都沉浸在药汤中,药汤都已经淹到了他的脖子。

可哪怕如此,他仍旧脸色苍白,唇色发紫,天知道此时此刻他到底有多冷?  他那英俊无双的眉头紧紧锁着,除此之外,他并没有表现出痛苦来,他的腰杆甚至都是直的,分毫都不显狼狈。

  他之所以蹙眉,并不是因为承受不住冻彻心扉的寒冷,而是因为,每每发病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会急速闪过一些画面。   他很努力地想“看”清楚,只可惜,至今都从未看清楚过。 他非常肯定,这些闪回的画面,一定是他失去的记忆。

  一室寂静,君九辰沉浸在药汤中,亦沉浸在痛苦中,在偌大的池子里显得无比静默,孤独。

  足足一个多时辰,寒气才渐渐散去,君九辰的身体才渐渐恢复温度。

他整个人都往后靠去,靠在石壁上,仰着头,疲惫而且无力。

  夏小满连忙端来汤盅,“殿下,奴才备了人参汤,趁热着,奴才喂您。 ”  君九辰没动,靠了一会儿才睁眼,自己端来人参汤喝。

  这下,夏小满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君九辰离开温泉池,刚穿戴整齐,芒仲就匆匆过来了,呈现了一份信函,“殿下,神农谷老执事的信了。 ”  君九辰连忙打开一看,见了里头的内容,他嘴角就泛起了好看的弧度。   别说夏小满了,就是芒仲都无比好奇神农谷老执事为何会给靖王殿下写信?他们更加好奇的是,这信里到底写了什么,竟能博靖王一笑?  君九辰收好了信,问夏小满道,“孤飞燕回来了吗?”  夏小满连忙如实回答,“孤药女似有急事,一回来就要寻殿下,这会儿还在寝殿门口守着。 ”  君九辰立马大步往外走,夏小满连忙追上,劝道,“殿下,孤药女怕是为了三月之期的事来的。 皇上一直盯着这事呢。

殿下可不能冲动呀!”  君九辰没做声,仍旧往前走。

夏小满正要追去,芒仲连忙拦住,“小满,这事,你管不了的。

”  夏小满气愤地挥开他的手,毅然追上去,拦在君九辰面前,认真劝,“殿下,孤药女知道了皇上的秘密,她再留府上,于殿下于她皆百害而无一利。 再者,皇上已经有侧妃人选,殿下若对孤药女破例,侧妃怕是推不掉了。 ”  君九辰挑眉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让开。   “殿下,奴才……”  夏小满还要劝,君九辰终是冷声,“退下!”  夏小满不说话了,却不走,直接跪了下来。 君九辰眸光一沉,直接一脚踹开,大步而去。   君九辰这一脚是真的狠,夏小满扑在地上,都爬不起来。

  芒仲大急,连忙来搀扶,“没事吧,我都说了这事你管不了,你怎么就不听?”  “我还不是为了他们好!”  夏小满想来想去,实在郁闷,“殿下若夺了皇位,不就没这些麻烦事了!咱家就不明白了,殿下放着皇位不要,寻什么冰海秘密。

到头来,还不都便宜了太子殿下!这储君之位,本也该是殿下的!”  芒仲吓得连忙捂了他的嘴,“你小声点!这种话也是能乱说的!”  夏小满掰开他的手,低声道,“这事,不会就是殿下对大皇叔的承诺吧?殿下不会是受制于大皇叔吧?”  芒仲更惊恐了,又一次捂了他的嘴,“叫你别乱说话,你还说!”  夏小满打开,偏偏要说。   他们两人就这么争执了起来。

而君九辰早就出后花园了。   君九辰明明走得很急,可远远地看到孤飞燕坐在寝殿门口,他就突然止步了。 他犹豫了许久,终究是没有走过去,而是从一旁离开,出府了。   孤飞燕等了一宿,直到翌日日上三竿,都没等到人。

她终于意识到靖王殿下并不在寝宫里。

  她恼了,直接冲到夏小满屋里去,拽住了夏小满的衣领,“骗子!靖王殿下在哪里,快说!”  夏小满始料不及,都有些愣。

  孤飞燕又着急,又生气,另一手掐了他的脖子,警告道,“你说不说!”  夏小满还说不为所动,孤飞燕狠狠地推开他,眯起眼来,怒声,“夏小满,你给我等着。 等本姑娘成为御书房里的大红人,本姑娘头一个饶不了你!”  这话一出,夏小满就惊了,“什么?”  御书房里的大红人不是梅公公吗?  难不成,皇上不是要她回御药房,而是要将她留在身旁伺候?  夏小满太了解天武皇帝的品行了,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急急道,“你你,你怎么不早说!你等着,咱家这就去找靖王殿下!”  然而,夏小满寻了一天,都没寻到自家的主子,他问了芒仲,芒仲就也都不知道!夏小满懊恼极了,甩了自己两巴掌,才去见孤飞燕。

  他原本日思夜想盼着殿下能听得进他的劝说,而如今,却无比懊悔,就怕殿下真听进了他的劝说,躲了起来不见孤飞燕。   殿下必是也没料到皇上会将孤飞燕留身旁吧!  这事,除了殿下,谁都帮不了孤飞燕了。

三日很短,一晃就过去了!殿下若真躲起来了,孤飞燕就惨了!  孤飞燕都忐忑了一天,什么事都做不了,干着急。 一见夏小满过来,她连忙问,“怎么样,寻着殿下了吗?”  夏小满一脸内疚,直摇头。

  孤飞燕气得抡起胳膊来,可最后还是放下了。

她在花坛边坐了下来,大大地吐了口浊气。

  夏小满突然想起几个地方来,二话不说,继续去找。 孤飞燕只能继续等。   可惜,夏小满还是徒劳而回。

  直到第三日晚上,孤飞燕都没有等到君九辰。

  今夜是最后的期限,而按规矩,靖王殿下没有留人,明日一早她便要自行离开,回御药房去报道,从明日开始,又是谁都可以借调她了。

  其实,孤飞燕非常清楚,这个节骨眼上,靖王殿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露面,不露面就等于不表态,天武皇帝就完全摸不透他的心思。

  可至少,主仆一场也得关心一番不是吗?至少,她曾经两次恳求过,他得给她一个明确的回复,不是吗?  她还一直以为,自己在男神心中还是有点位置的,如今才知道,原来一点点位置都没有。   孤飞燕低下头,心中浮出深深的失望和挫败感来。

  然而,她并不想妥协。

她想,还是靠自己吧,明日,无论付出这样的代价,她都不会留在天武皇帝身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