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一阙《虞美人》,歌尽多少爱恨悲欢

本站2019-07-2898人围观
简介 2《虞美人·波声拍枕长淮晓》波声拍枕长淮晓,隙月窥人小。 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 竹溪花浦曾同醉,酒味多於泪。 谁教风鉴在尘埃,酝造一场烦恼送人来

一阙《虞美人》,歌尽多少爱恨悲欢

2《虞美人·波声拍枕长淮晓》波声拍枕长淮晓,隙月窥人小。

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

竹溪花浦曾同醉,酒味多於泪。

谁教风鉴在尘埃,酝造一场烦恼送人来。 苏轼和秦观两人因词结缘,成为一生挚友。

当苏轼第一次读到秦观的诗词,就大为惊叹,遂结神交。

两人终于在三年后初次相见,一见如故的两位诗人,从此成为挚友,过从甚欢。 如果有人要问,苏轼和秦观的友谊到了什么程度?我可以用一个故事来告诉你。

一直到明代,还有小说虚构出苏小妹洞房三难的故事,硬是将苏轼的妹妹强行嫁给了秦观。

乌台诗案后,苏轼被贬黄州,生活穷困潦倒,与好友秦观难以相见。 初到黄州的苏轼,没有房子,就自己搭建雪堂;没有耕地,就带着家人们开垦于东坡。 可即便是这样的日子,也不能将苏轼打倒。

对于生活的热情,对于好友的真情,从未有一丝的改变。

元丰七年,苏轼至高邮同秦观相会,为了这次相见,两人都风尘仆仆。 有人说,人世间最美的不是遇见,而是重逢。 但是重逢后的别离却承载着太多的愁绪。

这次相见对于二人来说,都极其不易。

所以分别就成了让人痛恨的字眼。

但是作为被贬之人,二人都不得不赶回被贬之地。 分别时,秦观厚意拳拳,自高邮相送,一路溯运河而上,经宝应至山阳,最后止于淮上,途行二百余里。 到了淮上,二人临流帐饮,惜别依依。

秦观离去后,苏轼以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来描绘自己当时的心情,足见两人情谊深厚,更见离愁叫人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