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保税科技打造仓储智慧平台,苏宁物流“无人仓”,村鸟网络深耕农村

本站2019-09-2516人围观
简介 保税科技打造仓储智慧平台,苏宁物流“无人仓”,村鸟网络深耕农村产经纵横 中国江苏网讯 近日,电商巨头京东在张家港的一系列动作,引发物流全行业关注,按照计划,京东将与张家港保税区携手“打造大宗

保税科技打造仓储智慧平台,苏宁物流“无人仓”,村鸟网络深耕农村

保税科技打造仓储智慧平台,苏宁物流“无人仓”,村鸟网络深耕农村产经纵横  中国江苏网讯 近日,电商巨头京东在张家港的一系列动作,引发物流全行业关注,按照计划,京东将与张家港保税区携手“打造大宗商品产业互联网平台”。 之所以在这一轮“跑马圈地”中锁定张家港,京东看中的是保税区下属上市公司已经展现的智慧物流转型成果。

作为长江中下游液体化工品仓储龙头,“牵手”京东的背后,是智慧物流对整个物流行业版图的重构。 而在这一过程中,江苏企业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为传统仓储物流加点“智慧”  9月12日,记者来到的生产区,看到超百座大型立式储罐分布其间,彰显这家仓储龙头的硬实力。

据董事长唐勇介绍,公司所在地张家港保税区是全国液化产品的主要集散地之一,液体化工品散化进口量居全国前列。 而公司主要仓储品种乙二醇,在2018年的进口量占全国总进口量的33%。

  在此基础上,的客户群体涵盖了一万余家化工品贸易商。 不过,虽然拥有区位和集聚优势,此前的业务模式依然单一——仓储业务只能看天吃饭:化工行情好时,罐容利用率高,就多赚钱;反之就赚得少。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要为传统仓储物流加点智慧。

”唐勇所提的“智慧”,最初是在传统业务上“互联网”,做互联网平台。 这个初衷,和乙二醇等大宗商品的市场环境有关。 尽管乙二醇的交易主要是围绕熟人圈进行的,但由于大宗商品的交割与资金划转存在时间差,别有用心的人就有机会给对方带来巨大损失。   于是,顺势推出长江国际网上仓储智慧物流服务平台。 “这是我们的版本,交易双方达成协议后,系统自动核查货物真实性,并确保将货交到买方手中。

”唐勇告诉记者,确保“货权”后,交易双方还有一个痛点,那就是谁先交钱或谁先交货,“由于单笔交易往往达到数百万元,这个交割的顺序很容易扯皮。 ”  为解决这一痛点,与银行合作,在买方下单后,银行会暂时将支付资金锁住,并在确认交易之后划转给卖方。 据唐勇介绍,这就是公司智慧物流的版本,并由苏交网电商平台负责落地。   在完成平台的升级后,从今年3月开始收取每吨元的手续费。 苏交网负责人吴晓君告诉记者:“一开始,我们担心客户不愿意,结果却超出预期,为了更安全、快速完成交易,客户都积极缴纳。

”不仅如此,新的平台还为公司带来更多客户,今年上半年,公司乙二醇库存量已占华东地区乙二醇总库存量的65%以上。   “打通最后一公里”命题最受关注  向智慧物流转型的,只是赶上“风口”的江苏企业之一。 作为最具代表性的行业标杆,苏宁已经在智慧物流的风口上“大象起舞”。   日前,记者来到了苏宁南京雨花物流基地,亲身体验了苏宁物流无人仓的“黑科技”。 在这里,曾经10个员工每天工作8小时,顶多能搬万件整箱商品。 现在,在配置苏宁自主研发的“指南针”智能仓储控制系统后,无人仓的两个小时就可完成普通员工一天的工作量。

  “现在,我们的整件商品拣选效率可以达到600件每小时,商品最快20分钟出库,单件商品拣选成本降低52%。

”苏宁物流集团物流研究院副院长栾学锋告诉记者,智慧物流使物流作业更高效准确,更加柔性化,大大降低了苏宁物流整体的运营成本。

  “智慧物流同样有很多细分领域,除智慧仓储外,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是业内最关注的命题。

”行业分析师韩雨认为,在“互联网便捷配送”这一赛道的竞争,可能会产生未来的巨头。   记者了解到,成立仅仅一年多,隶属于五星控股集团的“村鸟网络”,就是一家致力于解决农村“最后一公里”物流问题的综合服务商。

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依托村鸟“农村最后一公里”智慧物流平台,积极打造无车承运生态圈,参与交通部门新型交通业态试点,开展基于车货匹配的网络货运业务。

  在具体运行中,“赋能”成为该业务的关键词。 村鸟网络与宣城安能物流共同合资成立宣城村鸟物流,该公司发展半年多以来,依托村鸟的资源与赋能,其业务规模同比提升30%。

安能物流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村鸟的赋能下,我们只需集中力量整合当地资源,做好具体业务,把物流网络往农村延伸。 ”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村鸟已联合投资成立70余家平台公司,签约规模突破10亿元,业务范围迅速覆盖至安徽、山东、河北等11个省份。   中小企业再缺钱也不能缺“智慧”  虽然智慧物流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风口,但是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江苏大量中小物流企业要想搭上这趟“快车”并不容易。

“我们当然明白智慧物流是大势所趋,但只是心里干着急,具体不知道该怎么做。

”苏州一家物流公司创始人向记者坦言。

  韩雨告诉记者,实施智慧物流的先决条件是信息化,没有信息化,“智慧”就无从谈起。 不过,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已实施或部分实施信息化的物流企业不到四成,全面实施的企业仅占10%。

也就是说,大多数物流企业的信息化水平较低,导致大量中小物流企业对智慧物流“熟悉又陌生”。   而对于信息化的投入,上述苏州物流公司创始人表示,公司靠自有资金起步,在日常经营中,要面临流动资金、应收账款,以及业务保证金等资金压力,难以在“似近实远”的信息化上投钱。

  对此,韩雨表示,中小物流企业确实面临融资障碍。

一方面,物流企业的经济效益需要长期积累,短期偿债能力不足是造成融资难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资本“抢滩”物流业有退潮趋势。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物流行业全年融资笔数从2017年的182笔下降至150笔,融资金额更是从2017年创纪录的亿元大幅下降至亿元。   不过,即便如此,韩雨还是认为,中小物流企业也应主动拥抱信息化,“因为投入会带来更大的产出。 ”面对巨头不断挤压的市场,中小物流企业能不能保证手上的订单“一单到底”,决定了未来其是否还能继续留在赛场。 而“一单到底”,就需要物流全链条流程的数字化。   同时,信息化不仅降低了成本,提升了效率,还为中小物流企业的融资增加了可能。

记者了解到,基于电子订单的供应链金融,降低了金融机构对于中小企业的信息不对称,提升了其获得信贷的机会。

而且,通过供应链金融,国内物流巨头正纷纷加快拓展物流金融领域,比如顺丰就已涉及订单融资等金融业务,这为中小企业“靠近”智慧物流提供了机遇。   见习记者陈澄/jsyw/201909/t20190923__bid=5408441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