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3章 我看到屋里有别人的影子

本站2019-05-15110人围观
简介 手一抖,我差点把江霏的手机打落:“你也看到我直播了?” 身为阴间秀场主播,我在午夜12点后是镜头前探寻城市惊悚传说的冒险者,但是在白天喧闹的城市里,我只是一个经营着成.人店的普通人。

  手一抖,我差点把江霏的手机打落:“你也看到我直播了?”  身为阴间秀场主播,我在午夜12点后是镜头前探寻城市惊悚传说的冒险者,但是在白天喧闹的城市里,我只是一个经营着成.人店的普通人。   我是这个城市当中很不起眼的存在,而我本身也需要一个这样不惹人注意的身份用以伪装。   我不希望有人能将我认出,如果都像江霏和谢顶大叔那样,认出我的人越多,我的处境就越危险。

  当秘密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阴间秀场终会在某一天被公开,而那一天也可能就是我违背合约被抹杀的日子。

  “进屋里聊。

”我拉开店门,想要让江霏进来,但是她却收起手机,拿出了车钥匙。

  “出去吃个饭吧,我们边吃边聊。

”她好像拿捏住了猎物弱点的猎人,饱满水润的嘴唇轻轻上扬,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   我思考片刻,点了点头:“不过你要先把送到银行,我需要去取一些东西。 ”  “没问题,上车。

”  江霏开着自己的法拉利敞篷跑车,火红色的车身,就像她的内心一样,奔放火辣,好似一把燎原的大火。   我大早上刚起来也没有怎么打理,只是随便披了件外套,此时坐在副驾驶上,多少有些不自在。   到了银行,大堂经理早已恭候多时,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熟门熟路,进去一会工夫就取出了我兑换的东西。

  黑色包裹有一个篮球那么大,因为江霏在车上,所以我并没有打开,只是抱在怀中。   “拿的什么宝贝?咱们去吃饭,要不就先搁我车里怎么样?”  “不用了。

”我摇了摇头,这包裹里的东西都是用阴间秀场积分兑换而来,都是用钱也很难卖到的珍贵物品,自然要随身携带。

  “你这人总是神神秘秘,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好像也是去银行取东西。 ”江霏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路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好像是今天遇到了什么开心事,打心里面高兴。

  “是啊,不过你这前后变化挺大啊,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我将黑布包裹放在腿上,这命鬼碑还满沉的。   “当初年轻不懂事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这不是专程向你谢罪来了。 ”江霏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抽空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捂着嘴笑个不停。   “看路,好好开车。

”我不明所以,只好绷着脸,闭目养神。

  十几分钟后,我和江霏来到市区的一家韩式烧烤店,店面不大,但胜在布置的十分用心,环境也好,餐桌不大,独立隔间,很安静,不容易被打扰。   江霏选择这家店倒是有些出乎我意料,我本以为会被江霏带去世纪新苑,毕竟那是江家的地盘,也是整个江城最好的饭店之一。   “知道你跟我哥不对付,所以我就随便找了一家店,味道很好,今天又正好是开店三周年,还有特别优惠……”江霏介绍了一大堆,这哪里是随便找的一家店,分明是下了很大的工夫,斟酌很久,考虑了方方面面问题才确定的。

  进入店内,我更加觉得别扭,卡包内坐着的都是成双入对的小情侣,吃个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腻歪,酸酸甜甜黏黏糊糊,看的我直皱眉。

  “高健,这里。 ”江霏早就订好了位置,她这明显是“蓄谋已久”。   “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不要弄得这么麻烦。

”要不是因为江霏也看到了阴间秀场直播,这时候我估计会直接离开,倒不是说不给江霏面子,我这个人不是太擅长为人交际,做事喜欢直来直去,奉行极简原则。

  江霏清楚我的脾气,朝服务员招手,示意上餐。

  “现在能说了吗?”我其实不想在公开的场合讨论这件事,但现在比起担心让别人听到,我更想早点离开这个江家的大小姐。   “你急什么,烤肉要慢慢吃,他们这的韩式料理味道很正的。

”江霏慢悠悠的开始烧烤,但我却没有这个闲心陪她浪费时间。   “如果你真的看过我直播,你应该知道再过段时间我会遭遇什么,所以不要再耽误你我的时间了。

”桌上餐筷丝毫未动,我点燃一根劣质香烟,皱着眉思考起昨天晚上关于阴间秀场的事情。

  “先生,我们这里禁止抽烟。

”站在一边的服务员早就看不下去了,江霏这身材脸蛋,放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色彩最艳丽的地方,上帝的偏爱在这个女人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貌美如花,身材火辣,还有个江城最有钱的老爹,完全就是大众情人的模板,所有雄性心中的女神。

  自从江霏进门的那一刻,几个服务员不管送菜还是结单,都有意无意的从我们这桌路过,那眼睛都快掉到地上了,表现的这么明显,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我没必要跟这些无关的人计较,掐灭烟头,指着江霏的手机:“那个软件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你手机里的?”  “就在你把我救出来那天。 ”  “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我心里一惊,这江霏还真能沉得住气。

  “你尝尝,蘸着酱料吃,味特别好。 ”她似乎很享受现在的氛围,将烤好的肉片放在我盘子里。

  看着盘中散发香味的烤肉,我一点食欲没有,心里不断猜测江霏究竟知道了多少关于我的秘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都看见过什么?”  我“恶劣”的态度让服务员小哥都不爽到了极点,他眼中冒火,愤怒的瞪着我,然后又带着几分眼馋和羡慕看向我盘中的烤肉,外焦里嫩,金灿灿的色泽,诱人的香味,更重要的是这是女神用自己那双白嫩纤细的手亲自烤出来的。

  江霏听到我的话也不恼,而是朝我招了招手:“人太多,你坐过来,离近点我再告诉你。 ”  卡包不大,两人坐在一起会显得略有拥挤。   “可以说了吧?”  我则身倾听,江霏轻声细语:“在你把我救出以后,我的手机里就多出了这么一个软件,没办法卸载,也没办法点开,所以我就一直没有管。 ”  “直到前天晚上,我又梦见了恨山精神病院里的场景,被吓醒以后怎么都睡不着,无意间拿出手机,随便一点,居然打开了软件,接着就看到你在屏幕中出现。

”江霏打开手机,点了点图标:“我当时很诧异,但是联想起你救我那次,手里好像也一直拿着一个手机在拍摄,这么一想就全部明白了。 ”  她好像一条狡猾的狐狸,手轻轻落在我外套上:“你那次在恨山精神病院出现只是为了做节目,遇见我也是一个意外,根本不是为了我爸的钱。

”  “别这么说,我只是怕你哥弄死我,所以没敢去领赏金而已。 ”得知江霏只看过一次直播,我松了口气,“以后我的直播你最好别看,会害了你的。 ”  “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江霏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如果是的话,那我以后就不看了。

”  “等噩梦降临的那一天,你就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了。

”  我起身准备坐回自己座位,手臂突然被江霏拽住:“我知道你不是在开玩笑,自从你那次不躲不闪,迎着我刺向你胸口的刀子时,我就知道你和我的那些追求者不同,你的话我全都相信。

”  她示意我坐下,然后悄悄靠近,俯身在我的耳边:“我今天来找你有正事,就在我看到你直播那晚,我发现自己卧室里多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