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1卷·在辽远的海极(11)

本站2019-07-1080人围观
简介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有几艘大船开到北极去;它们的目的是要发现陆地和海的界线,同时也要试验一下,人类到底能够向前走多远。 它们在雾和冰中已经航行了好几年,而且也

第1卷·在辽远的海极(11)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有几艘大船开到北极去;它们的目的是要发现陆地和海的界线,同时也要试验一下,人类到底能够向前走多远。 它们在雾和冰中已经航行了好几年,而且也吃过不少的苦头。 现在冬天开始了,太陽已经不见了。 漫长的黑夜将要一连持续好几个星期。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冰块。

船只已经凝结在冰块的中间。 雪堆积得很高;从雪堆中人们建立起蜂窠似的小屋有的很大,像我们的古冢①;有的还要大,可以住下三四个人。 但是这儿并不是漆黑一团;北极光射出红色*和蓝色*的光彩,像永远不灭的、大朵的焰火。 雪发出亮光,大自然是一片黄昏的彩霞。 ①这是指欧洲现存的一些史前期的古墓(KaempehAie)。

它们比一般坟墓大。 当天空是最亮的时候,当地的土人就成群结队地走出来。 他们穿着毛茸茸的皮衣,样子非常新奇。

他们坐着用冰块制作成的雪橇,运输大捆的兽皮,好使他们的雪屋能够铺上温暖的地毡。

这些兽皮还可以当做被子和褥子使用。

当外面正在结冰、冷得比我们严寒的冬天还要冷的时候,水手们就可以裹着这些被子睡觉。 在我们住的地方,这还不过是秋天。 住在冰天雪地里的他们也不禁想起了这件事情。 他们记起了故乡的太陽光,同时也不免记起了挂在树上的红叶。

钟上的时针指明这正是夜晚和睡觉的时候。 事实上,冰屋里已经有两个人躺下来要睡了。

这两个人之中最年轻的那一位身边带着他最好和最贵重的宝物一部《圣经》。 这是他动身前他的祖母送给他的。 他每天晚上把它放在枕头底下,他从儿童时代起就知道书里面写的是什么东西。 他每天读一小段,而且每次翻开的时候,他就读到这几句能给他安慰的神圣的话语: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①。

①引自《圣经旧约全书诗篇》第139篇第9至第10节。 他记住这些含有真理的话,怀着信心,闭起眼睛;于是他睡着了,做起梦来。 梦就是上帝给他的精神上的启示。

当身体在休息的时候,灵魂就活跃起来,他能感觉到这一点;这好像那些亲爱的、熟识的、旧时的歌声;这好像那在他身边吹动的、温暖的夏天的风。 他从他睡的地方看到一片白光在他身上扩展开来,好像是一件什么东西从雪屋顶上照进来了似的。

他抬起头来看,这白天并不是从墙上、或从天花板上射来的。 它是从安琪儿肩上的两个大翅膀上射下来的。

他朝他的发光的、温柔的脸上望去。

这位安琪儿从《圣经》的书页里升上来,好像是从百合的花萼里升上来似的。 他伸开手臂,雪屋的墙在向下坠落,好像不过是一层轻飘的薄雾似的。 故乡的绿草原、山丘和赤褐色*的树林在美丽的秋天的太陽光中静静地展开来。 鹳鸟的窠已经空了,但是野苹果树上仍然悬着苹果,虽然叶子都已经落掉了。 玫瑰射出红光;在他的家一个农舍的窗子面前,一只八哥正在一个小绿笼子里唱着歌。 这只八哥所唱的就正是他以前教给它的那支歌。

祖母在笼子上挂些鸟食,正如他她的孙子以前所作过的那样。

铁匠的那个年轻而美丽的女儿,正站在井边汲水。 她对祖母点着头,祖母也对她招手,并且给她看一封远方的来信。

这封信正是这天从北极寒冷的地方寄来的。

她的孙子现在就在上帝保护之下,住在那儿。

她们不禁大笑起来,又不禁哭起来;而他住在冰天雪地里,在安琪儿的双翼下,也不禁在精神上跟她们一起笑,一起哭。 她们高声地读着信上所写的上帝的话语:就是在海极居住,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四周发出一阵动听的念圣诗的声音。 安琪儿在这个梦中的年轻人身上,展开他的迷雾一般的翅膀。 他的梦做完了。 雪屋里是一片漆黑,但是他的头底下放着《圣经》,他的心里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在这海极的地方,上帝在他的身边,家也在他的身边!(1856年)这篇作品最先发表在《丹麦大众历书》里。

安徒生在这里热忱地歌诵了上帝这也是他儿时在他笃信上帝的父母的影响下所形成的信念的再现。 雪屋里是一片漆黑,但是他的头底下放着《圣经》,他的心里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在这海极的地方,上帝在他的身边,家也在他的身边!对安徒生来说,上帝不是抽象的神,而是信心和希望的化身。

人在困难的时候需要精神力量的支持,但安徒生在当时的现实社会中找不到这种力量,他只有在上帝身上寻求出路,他的出发点是人民,特别是那些善良勤劳的人民。 (第1/1页)(本章完,请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