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我在医院工作时的恐怖经历

本站2019-07-0542人围观
简介 继续讲故事:在医院的那段日子过的真是快乐又痛苦啊,快乐的是一般老师都不怎么指使我们干活,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毕业也不用找工作,一般都指使地方来实习的那些。 下面这个故事是可以考证的

我在医院工作时的恐怖经历

  继续讲故事:在医院的那段日子过的真是快乐又痛苦啊,快乐的是一般老师都不怎么指使我们干活,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毕业也不用找工作,一般都指使地方来实习的那些。

  下面这个故事是可以考证的,我们医院院子里有一个老教堂,历史悠久,演员付彪的爸爸妈妈就是我们医院的老干部,一直住我们医院的家属区域,哎呀,远了,说老教堂,我们来实习的时候宿舍实在紧张,我们实习的都住那个老教堂里头,那里面是几十年前翻新过的,但是我们住的时候还是很破烂了,地方踩上去嘎吱嘎吱的声音,有时候穿高跟鞋不小心还能踩出来个窟窿,里面的房间都是后来隔出来的,不隔音,我们军校的18个人住一个大房间,在一层有两个这样的大房间,另外一间是地方卫校的实习护士,那个教堂里面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年四季都要开灯,要不根本什么看不到,夏天我们睡觉还要盖军被要不冷,总是很冷的感觉。   在那个教堂住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就总听我上铺的女孩说,她晚上总做梦梦到一个外国人被关在水牢里,水在他腰以上,他都快不行了,还经常拉出水牢打,这样的话说了几次,我们都笑她。

以为自己拍电影哪啊,后来一天晚上,我上前半夜,晚上不想睡那,我就一个人回来了,回来的路上很害怕,那教堂又在半山腰,远远看过去很多树档着一个教堂,教堂上面还有一个十字架,只是都歪斜了,很破旧的样子,我一路从教堂一楼上到三楼我的宿舍也没觉得害怕,不知道是不是穿着军装,正气比较重,然后我刚拿要是开宿舍门,就听见哇的一声惨叫,吓死我了,回过神来,好想是水房发出来的声音,我马上跑过去,这时候我们宿舍也有几个人出来了,我们一起去到水房,看见一个地方卫校的女孩在水房地上哭,我问她怎么了,半天她才说,她起来去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照了一下镜子,突然看见镜子里有一个满脸血的外国人,然后她就叫起来了。   我们大家什么都没说,安慰了一通,都心照不宣的回宿舍了,这件事我们也和实习的领导说了,也没反映,过了一个多月,又是一起相同的事件发生,继续反映,过了一个多月,我们搬家了,那个教堂被封了,理由是:危楼。   直到我2007年离开那个医院,教堂都还被封着,然后有一次和原来的领导聊天,领导说:那个教堂要拆,可是考虑到也许有文物价值,前段时间清理了一下地下室也没什么发现,我还问怎么还有地下室?我们怎么不知道?领导说:这个很多人不知道,但是老一辈都知道,那个地下室是原来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法国人盖了教堂然后地下室是水牢,他们关法国间谍的地方,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哪。

  这一说我想起来原来我同学那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