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4章 二者相互牵制

本站2019-05-1519人围观
简介 六月初的大慈寺,老榕树的枝叶都已经茂密了起来。 傍山而建的大小佛殿,错落有致,掩映在一片绿意中,显得幽静而神秘。 正午时分,除了风吹草木动的声音之外,整个寺庙静谧得好似一切

  六月初的大慈寺,老榕树的枝叶都已经茂密了起来。 傍山而建的大小佛殿,错落有致,掩映在一片绿意中,显得幽静而神秘。   正午时分,除了风吹草木动的声音之外,整个寺庙静谧得好似一切都睡着了。   大雄宝殿外的院子里,一株老榕树参天而上,根如盘龙,冠如巨伞。   君九辰就坐在最高的树杈上,他闭着眼,背靠树干,一手枕着后脑勺,一手轻轻拨动手中的奇楠沉香佛珠。

他似乎在休息,又似乎在思索。

  他安静的时候,这张好看的脸更显得英俊无双,无论是五官还是轮廓线条都好似天工雕刻出来,完美得无可挑剔。

然而,也是安静的时候,他更加孤冷、孤高,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疏远感,冷冷清清,遗世独立。   寂静中,他突然按住佛珠,停下了。

  很快,芒仲就在一旁树上借力,飞了过来。   芒仲低声禀道,“殿下,妥了!唐静以谷主大人的名义,送了令牌。 孤飞燕晋升为大药师,从一品,监管太医院。

她当场驱逐了上官英红,贬了十多位药女。

属下听说,她被提拔之前,还以一对多,跟十多个药女打了一架!”  话到这里,一直闭眼的君九辰忽然睁开了眼睛,转头看来。

芒仲连忙补充,“孤药女……不不不,孤药师打赢了,就是受了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 孤药师……还挺能打架的”  芒仲直到昨日早上,还为孤飞燕捏了一把火。

当唐静路过大慈寺,来见了靖王殿下,他才知道真相。   原来,在孤飞燕识破皇上病情的时候,靖王殿下就猜到皇上有意留孤飞燕在身旁伺候。 殿下既不希望孤飞燕跟老执事走得太近,更不希望孤飞燕留在皇上身旁伺候。 二者只能择其一,殿下却二者都没有选,而是让二者相互牵制,让孤飞燕仍旧留在晋阳城。   在殿下出发去烟云涧的时候,就给老执事写了一封信,暗示了皇上的病情。

老执事是何等人物,一想就明白了皇上是绝不可能放孤飞燕走的,而且,待皇上无药可救之时,孤飞燕必有性命之忧!  老执事惜才心切,又不想直接跟天武皇帝起冲突,便想出了授予孤飞燕“荣誉理事”这么个头衔来。 而殿下却觉得不够,一定要老执事用上谷主大人的名义。 老执事上一回被天武皇帝婉拒了,心里头一直有疙瘩,因而很爽快地答应了。

  老执事虽可全权代表谷主大人处理神农谷一切事务,但是,对外要用谷主大人名义,他仍不敢擅作主张。

  他一边派唐静赶往晋阳城,一边去求见谷主大人。   就在三日前,老执事来信报了好消息。

而唐静昨夜抵达大慈寺,见了老执事的亲笔信函,便连夜进城,大胆地自称是谷主大人派来的使者。

  见殿下对孤飞燕打架一事,似乎不怎么高兴,芒仲连忙转移话题,“殿下,还有个事,林老夫人一大早就带了媒人,去孤家下聘。 程大将军找到御药房去求娶。

”  这话一出,君九辰分明更不高兴了。   芒仲急急补充,“孤药师没答应!”  君九辰却似乎仍旧不高兴,他问道,“如何求娶?”  芒仲思索了一番,觉得还是言简意赅比较妥当。

于是,他回答道,“当众求娶。

”  君九辰却又追问,“如何当众求娶?”  芒仲只能如实答说,“单膝跪地,以祖传玉镯当众求娶!”  君九辰不说话了,却再次转头朝芒仲看过来,他明显想知道更多的情况。   芒仲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程大将军说……说……说,说他想要孤药师,一辈子就要孤药师一个人。

”  芒仲觉得主子要恼了,然而,君九辰并没有。 他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了一抹落寞之色。

半晌,他才轻笑起来,“程亦飞……倒是个恣意痛快之人。

”  芒仲郁闷了,着实忍不住,认真说,“殿下,只要您想要,大可比程大将军更加恣意!别说一个女人,哪怕是这天下,都是您的囊中之物!皇上病重,太子尚且,殿下何不……”  君九辰蹙起眉头,芒仲才知道自己逾越了,他闭了嘴,却满腹的憋屈和不解。

  他并不知道,天武皇帝背后还有一位大皇叔,那是君氏家族曾经的大家主,君氏真正的执掌者。

他更不知道,自家这位主子至今尚在皇上和大皇叔面前做戏,不为别的,只为了弄清楚自己失去的记忆。   君九辰将那窜长长的佛珠,缠在手臂上,放下衣袖,掩藏好。

他转移了话题,“凤凰虚影,可有消息了?”  冰海异变之日,冰海上空不仅仅出现了龙吸水的异象,还出现了凤凰虚影。

这算是如今唯一的线索了,他花了天价,让钱兄钱妹那对密探在半年之内打探得凤凰虚影的线索,如今已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芒仲如实禀道,“属下还未收到他们的消息。

其他的,也都无进展。

属下倒是听说,万晋国的苏家亦是打探冰海的消息。

”  君九辰警觉起来,问道,“可是百里皇族授意?”  芒仲亦是认真,“属下亦是怀疑,已派人调查。 ”  君九辰点了点头,又道,“凤梨草可有下落?”  芒仲答道,“属下派出的人已经在西南山林问遍了,无人见过此物。

属下怀疑韩三小姐并没有实话。 属下已令人到南部继续打探。

”  君九辰是满意的。 韩虞儿送给他的凤梨草,他自是没有随身携带,而是交给了芒仲。 之前没有实物在手,只能凭口形容,大多数花农都是不明白的。

如今有了实物,寻起来方便多了。

  芒仲又交代了不少事,才离开。

  君九辰又待了一会儿。

他正打算回城,却发现念尘小沙弥双手捧着一碗斋面,屁颠屁颠地跑过来。   君九辰坐了下来,等着。

  小念尘很快就跑到树下,仰头看他,抿唇而笑,眼儿眯成了两道月牙儿。 这笑容,稚嫩纯净,似乎有种超乎佛法的力量,能瞬间涤荡人心的一切杂念,令人如沐四月春风,温和心安。

  他说,“殿下,饿不?”  君九辰看着他,忽然怔住了。 方才那一瞬间,他心头上竟掠过了一抹熟悉感,仿佛曾经也有人站在树下,这么端着面汤,冲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