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5章 一辈子都不嫁

本站2019-05-1545人围观
简介 看着小念尘,君九辰一时间竟分不清楚自己是对端斋面来的一幕熟悉,还是对这张天真稚嫩的脸熟悉了。 他缓缓飞落下来,看了小念尘,迟迟都没说话。 小念尘连忙把斋面递到他眼前,“

  看着小念尘,君九辰一时间竟分不清楚自己是对端斋面来的一幕熟悉,还是对这张天真稚嫩的脸熟悉了。

  他缓缓飞落下来,看了小念尘,迟迟都没说话。

  小念尘连忙把斋面递到他眼前,“殿下,面在这里。 ”  君九辰这才缓过神来,他接过斋面,靠着树干坐下,静默地吃。

熟悉感总是一晃而过,他都抓不住,细看细想起来,总是徒劳。   小念尘盘腿坐在他面前,歪着脑袋看他吃面,眯眼而笑,开心得特别纯粹,简单。   君九辰吃完面,小念尘接过碗筷就要走。 他虽然很爱笑,可话也不多。 缄默的性子,跟君九辰是很相似的。   君九辰拦下了他,问道,“你是孤儿?”  这大慈寺虽是国寺,可僧侣却早都是君九辰的人了。

这个小沙弥是老主持三年前收养的。 君九辰其实早就了解过了。   小念尘点了点头,“嗯!”  君九辰再问,“几岁了?”  “九岁?”小念尘掰了掰手指,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八岁?”  他纠结了很久,最后挠了挠小光头,不好意思地笑了,“八九岁吧。

”  君九辰又问,“想爹娘了吗?”  小念尘笑得整双眼睛都明亮了起来,“想。

”  君九辰是好奇的,他从未见过哪个孤儿提起父母,会这般开心、幸福。

此时此刻的小念尘仿佛不是个孤儿,而是个有爹娘疼爱的孩子。

  他狐疑起来,又问,“爹娘不要你了,你不怨吗?”  小念尘仍是笑着,小小年纪,温和的笑意中竟流露出大人们都鲜少会有的怜悯,就仿若这寺里供奉的佛尊,心可容纳人世间一切罪恶,悲悯一切苦难。

  天真无邪的孩子同通透一切的佛,皆是大慈大善。

  小念尘说,“爹娘嘛,原谅他们了!”  爹娘呀,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  君九辰心头微微一怔,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沉默了。 许久,他都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揉了揉小和尚的脑袋,离开了。   君九辰离开了大慈寺,便往晋阳城方向走。 而此时,孤飞燕正在同南宫大人交接御药房的事务。

  南宫大人早就很好看孤飞燕,对于孤飞燕这一次提拔,他是不意外的。 他意外的是孤飞燕新官上任,就烧了大火。

  把几个印章和各项事务都交代清楚之后,南宫大人特意走到孤飞燕身旁,压低声音,提醒道,“孤药师,这御药房里,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咱们当药师的,将药方把握好,便可。

”  孤飞燕暗想,就是南宫大人的不作为,御药房里才会有上官英红和温雨柔之辈。 她点了点头,没做声。   见唐静那边还有什么动静,她又去了太医院找了苏太医。

苏太医是靖王殿下的人,孤飞燕对他的信任,远胜过南宫大人。 孤飞燕同他聊了许久,了解的并非太医院的事,反倒是御药房。   太医院所出的药方,都要御药房检查,抓药,熬制。

这两个机构,其实相互协助,相互牵制的。 很多秘密,都是瞒不住的。   孤飞燕了解了一番,基本心中有数了,知道了哪些人能用,哪些人必须提防。

  没多久,苏太医派去的太监就来了消息,说是天武皇帝亲自作陪,要陪唐静一整日,唐静一时半会是出不了宫的。

  很明显,天武皇帝有意讨好,收买唐静这个使者了。

  孤飞燕可不相信唐静姐姐那么好收买,她托了太监给唐静稍去几句话,便出宫回孤家了。

  在路上,她琢磨起一件事来,她觉得自己必须尽快在宫里宫外养些能用之人,收买一些耳目。

  孤飞燕回到孤家,天都黑了。

可是,孤家大门口却围满了一大圈人,灯火通明,非常热闹。   只见孤家的大门敞开,门口摆满了好多大宝箱,一个个排成整齐,就像一条长龙一样,从门口越过台阶,一路蔓延到屋内去。

所有宝箱都是打开的,里头不是珠宝首饰,就是绫罗绸缎。

  这是什么状况?  天武皇帝给她的赏赐也没那么多吧?  孤飞燕推开众人,沿着宝箱往府内走,一直走到了风华堂。 只见风华堂里满满的也全是宝箱,一堆堆金灿灿,银闪闪的珍宝,差点闪瞎了她的眼睛。

  孤二爷和王夫人坐在主座上,笑容可掬,尤其是王夫人,笑得都快看不到眼睛了。

而程亦飞和林老夫人坐在一旁,也都面带微笑。   天知道他们聊得有多愉快,多投入,竟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孤飞燕已经到门口了。

而孤飞燕认真一听,发现他们竟在聊生娃的事情。   孤飞燕一着急,冷不丁将身旁大宝箱的盖子狠狠盖下,“嘭!”  程亦飞他们四人瞬间就停住了,齐刷刷回头看过来,都愣了。

  王夫人第一次回过神来,立马箭步走过来,笑呵呵说,“我们家的大药师终于回来了!赶紧过来,赶紧过来,老夫人和大将军都等你大半天了。 ”  王夫人一边说,一边亲切地挽住孤飞燕的手臂。

孤飞燕却不客气地推开了。

王夫人正要开口,孤飞燕一个警告的眼神,让她乖乖闭了嘴。   这下,不仅孤二爷和王夫人,就连林老夫人也都尴尬了。

程亦飞这个始作俑者却一点儿都不尴尬,仍翘着二郎腿,没心没肺地冲她痞笑。

  孤飞燕在屋内走了一圈,将敞开的大宝箱一一盖上,最后才朝程亦飞看去,认真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程亦飞伸展了个懒腰,立马跟出去。   孤飞燕生气了,怒声,“你非得搞得全城的人都知道吗?”  程亦飞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哀求,“小药女,你就嫁吧。

你也听见了,我娘都开始盼孙儿了。 ”  即便她晋升为大药师了,他仍旧喜欢喊她小药女。

他恨不得她一辈子都是他一个人的小药女。   孤飞燕认真道“不嫁!”  程亦飞很哀怨,“那什么时候想嫁?”  孤飞燕毫不犹豫地回答,“一辈子都不嫁!”  程亦飞立马呵呵大笑起来,“呐,你自己说的一辈子都不嫁,本将军记住了!你若哪天想嫁人,本将军头一个不许!你若敢嫁,本将军一定抢亲!”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