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6章 无关紧要的黄皮猴子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57人围观
简介 “杰西,坚持下去,天黑前,妈妈不会骗你,今天天黑前,我们一定能赶到基地。 ”“睁开眼睛,我的宝贝,不要睡。 ”“基地里有你最喜欢吃的蛋糕、巧克力,还有糖果。 ”“亲爱的宝贝,

第206章 无关紧要的黄皮猴子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杰西,坚持下去,天黑前,妈妈不会骗你,今天天黑前,我们一定能赶到基地。

”“睁开眼睛,我的宝贝,不要睡。 ”“基地里有你最喜欢吃的蛋糕、巧克力,还有糖果。 ”“亲爱的宝贝,快睁开眼睛,你一定不能睡过去。 ”纽约市西效,一座叫“萨森”的小镇外,一群幸存者正在悄悄地行进着。 不和谐的唠叨声来自于一个年轻的少妇,费力地抱着四岁的女儿,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蓬头垢面也掩映不了她漂亮的容颜,褴褛的衣衫更是掩藏不住她凹凸有致的线条。

当因为惶恐,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时,终于招来了横祸。 一个白人大汉拎着自动步枪跑了过来,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谢特……我说过多少次了,谁都不能说话,丽莎,你是不是没听到。

”一记耳光打闷了少妇,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少妇不显愤怒,惶恐地连声赔起不是来。

“碧池,要不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路上也能给兄弟们解解闷,我们会带上你这个累赘。

”白人大汉嘴里骂着,也不管一行人看了过来,狠狠在那少妇饱满的胸膛捏了一把,这才露出一脸贱笑提枪走远了。 “唔……”少妇强忍着痛楚,眼中泛起了泪花,而她怀中洋娃娃似的女儿刚好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张口哭了起来。 哪里敢让她的哭声传出去,少妇丽莎连忙捂住她的嘴巴,低声安慰起来。

“她怎么了?”一个亚洲面孔探了过来。

却是一个精瘦的小伙子,一脸关切地小声问道。 “有点发烧,而且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了。 张。

你还有没有吃的,求求你给她一点。

一点点就行。 ”“什么都行,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丽莎小声苦苦哀求着,腾出一只手抓着“张”的手就向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前放去。

“别这样,丽莎。 ”小伙的脸庞有些通红,挣扎抽回了手。

跟着人群慢慢走着,四顾几眼见没人注意他们。

小伙子这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隐蔽地递给了少妇。

“谢谢谢谢……”喜极而泣,少妇撕开包装连忙塞进了女儿口中。 见她一边哭泣一边香甜地吃着,少妇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 看着小伙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丽莎突然想起自己以前是怎么对待这个亚裔小伙的,心中忍不住一阵内疚。 “巧克力啊,我说这个气味怎么这么让人迷醉。 ”还不等她想道歉,女声响起,紧接着一个少女走了过来。 年龄约莫在十七、岁左右,少女留着一头短发。

相貌漂不漂亮不说。

光是一脸密集的雀斑,哪怕是她刻意化妆掩饰过,却仍旧让人看上一眼就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哪里来的巧克力。

临走前,我们不是通知过了,所有人的食物都要上缴,我们会统一分配的。

”神色不善地看着丽莎,少女的神情十分冷漠。

“康妮,不关我的事,我没有藏任何食物,我要有食物的话,杰西也不会饿两天了。

”丽莎惊恐地说着。

甚至不敢跟少女对视。 “别告诉我你是捡的。

”冷笑着打了个响指,少女康妮的指尖燃起了一团淡蓝色的火苗。

“是张给我的。 不信你问他。 ”亲眼见过康妮将一个以前得罪过她的女同学烧成了灰烬,丽莎哪里还管什么情义。 忙不迭伸手指向了脸色有些苍白的小伙。 苍白的脸上,因为瞬间的愤怒而充血,小伙不能置信地看着丽莎。 “张,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康妮扭头看向了小伙子,神情狐疑。

张口就想否认,可看着少妇怀中的杰西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想起自己当初在镇上时,她每次看到自己时,那一声甜甜的“叔叔”,小伙子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缓缓点了点头。

“拿我们的话当什么了!”有心借口除掉丽莎,康妮极度厌恶这个比自己美得多的少妇,却没有一拳打了个空,有些恼羞成怒的康妮就想弹出火花将这个亚裔青年点着。 “不要!”这时,一个身穿警服的大汉走了过来,低声喝住了冲动的康妮。 “老板,他私藏食物,如果大家都这么做,我们还怎么管大家。 ”康妮明显对他有些畏惧,赔着笑脸低声解释道。 “我不是阻止你惩戒他,而是不想你弄的太过夸张,用火烧,你难道不怕烤肉的香味招来那些地狱的魔鬼吗?”看向亚裔小伙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非人的动物,或者说一摊排泄物,“老板”淡淡说着。

“明白了,老板。 ”康妮嘿嘿笑了起来,那脸上无数的雀斑仿佛都要飞了起来。 “我研究了好几次,用了四个死人和三个活人试验过,只要将一点火星控制着打进你的体内,灼热的火焰会将你的内脏焚烧一尽,所以只要封住你的五官,也不会有气味弥散出来。

”说着,康妮走向了小伙子。 路上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包括丽莎在内,根本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错。 或许他们不完全都是种族主义者,但在末日,当上位者要杀死一个举家耗费了十几年光阴,也没能成功融入“萨森镇”的黄皮猴子,没有人会说什么。 “亚裔,你是哪里人?华夏?韩国?还是岛国?”就在少女康妮走到面如死灰的小伙面前时,就在那些人或兴奋或悲哀或麻木或内疚地看着这些时,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扭头看了过去,不禁呆了。

一个衣着干净的少年,相貌并不怎么英俊,只是一双眼睛格外清亮。 一个打扮时尚的少女,那妖媚的容貌和玲珑的身段,让康妮看上一眼,就觉火冒三丈。

没有理会所有人的目光,那个少年从林中慢慢走过来,只是看着亚裔小伙。 “华人,我是华人,跟着父母移民过来的……”小伙子这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华夏语言,连忙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