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重生归来,娇妻不娇闵夏染,宋衍全文 孩子的情感教育

本站2019-07-1771人围观
简介 主角闵夏染,宋衍重生归来,娇妻不娇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重生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场死亡,她终于看清自己爱了整整七年的男人的真实面目。 一场重生,她发誓要扭转乾坤。 前世宋衍

重生归来,娇妻不娇闵夏染,宋衍全文 孩子的情感教育

主角闵夏染,宋衍重生归来,娇妻不娇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重生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场死亡,她终于看清自己爱了整整七年的男人的真实面目。 一场重生,她发誓要扭转乾坤。

前世宋衍对她付出的虚假暧昧,怎么到这一世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竟有点像真爱?他还以为她是以前那个不谙世事的闵夏染?孰不知,她布下一场局,要把过往的不甘与恨一点一点讨回来。

精彩章节虽是问句,可是宋衍的语气里是满满的笃定,根本没有第二项的可能。 要是在以前,闵夏染此时不仅面红耳赤还早就已经是心花怒放的了。 宋衍向来怎么知道玩弄别人的心。 这样的男人,最万恶。 闵夏染用了重力,再次一把推开了眼前的魁梧身躯,脸上依旧扬着得体的笑的宋衍。

宋衍没想到她会有此动作,也没想到她的力气竟然会有这么大,他脚下的步伐居然被她推开一步远。 他微拧了下眉头,只见闵夏染落拓的抬手将额前的头发拨至耳后,脸上竟是一点异常都没有。

“宋总怕是对我的助理有什么误解。 ”边说着,她径直朝沙发走去,端起那杯水,不经意的喝着。 “我的助理只是怕这家酒店的饭不对我胃口,所以才说要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我爱吃的东西,至于出现在恒天门口,我想我这助理跟着我第一次来到A市,目前为止除了恒天再没有别的认识的建筑物了吧。 ”她淡然的解释说道,说完又喝了一口水,眸中略带深意的望着宋衍。 宋衍的脸色越来越寒,看向闵夏染的时候,眼中的暧昧和旖旎已经消失殆尽了。

他的所见,不过是自以为罢了。

而闵夏染心中暗笑,得逞极了。 这样的挫败感,想不到他宋衍也有一天能够体会到。

足足欣赏了长达一分钟宋衍黑沉的脸色之后,闵夏染没再继续沉默下去,聪明的人知道在什么时候适可而止,知道怎么开始恰当的导入到下一步。

“宋总来找我共进晚餐?”她依旧挑眉,眉上的得意若隐若现。 眼看着宋衍在自己面前似哑巴吃了黄莲,她不自觉的用手指轻敲了敲玻璃杯壁,心情愉悦。 宋衍扫了一眼她手中的水杯,似是也从刚才的尴尬之间切换了回来,没回答她的问题,道:“不意外我来?”他不信易尔卉出现在恒天门口只是一个巧合。 不过,闵夏染倒也满意他的反应。

“我助理给我打了电话。 ”她平静的答。 宋衍脸上的神情又沉了一分。 此时,门铃再次响起。 闵夏染还以为是易尔卉这么快就回来了,打开门才看到是服务员来送餐。 “放这吧。 ”她用下巴点了点茶几,又扫了一眼宋衍,脸上依旧阴鸷难看。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也望向她,带着浓浓的危险气息。

她抿嘴一笑,友善极了。 “宋总,不送?”她下了逐客令。 宋衍抬了抬嘴角,皮笑肉不笑的道:“不是吃饭么?一起。

”完全没有在征求意见的意思,宋衍说完就在解开西装扣在沙发上坐下,饶是十分有耐心的看着服务员摆餐。

闵夏染哑然,却也只是一瞬。 “看来宋总是不怕关小姐生气了?”她在他对面坐下,声音刻意放的轻柔,透着淡淡的魅惑。 “没想到关小姐对宋总的包容性这么强。

”她又添了一句,面上颇为感慨。 “我就说….”“闵夏染。 ”宋衍听不下去了般,打断她。 “你够了没有。

”她如此频繁的提起关霖,不就是因为她误会他和关霖的关系么?不就是因为她喜欢他么?还不承认?她的眼神映出几分娇媚,但是不掩其眉眼的锋芒,直接果断,毫无畏惧。 “你觉得我花心?”她没想到宋衍会突然问的这么直接,嘴角不由的僵了一下。 “还是滥情?”宋衍问,直直的对上她明亮的双眸。 她笑了一声,故作玩笑道:“有区别吗?”也无疑是给了宋衍一个肯定的回答。 宋衍眯了眯眸,再次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柔顺的长发紧贴在其肩上,只落少许在脸颊旁,修长的双腿交织在就沙发前,似有若无的轻摆着,拖鞋离开她的脚后跟,露出她白嫩的脚踝。

宋衍此时脑海中只浮现出两个字,妖精。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宋衍前半身前倾,撑在膝盖上,邪魅又不羁。 她轻笑:“试试?”“嗯。

”“怎么试?”“你不知道?”“不知道。

”“来我身边,我会向你证明。 ”如果这句话换做任何一个其他的男人说出来,都会是一句煽情又真挚的话,可是从宋衍嘴里说出来就像是蛇吐出的信子。 而闵夏染的反应,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还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他说几句漂亮话就贴上去的闵夏染呢。

等她笑够了,她才徐徐说道:“宋衍啊宋衍,你可真是死性不改啊。 ”她依旧笑着,她不想太轻易的就撕破了脸,始终都是一副开玩笑的样子。

宋衍沉着脸。

没等他发脾气,她又说道:“之前好像和我暧昧,又和关霖恋爱的人,是你吧?”“现在,和关霖都要谈婚论嫁了,又找新鲜找上我了?”她讽刺意味极浓,可是笑却很好的将那份鄙夷掩藏了起来。 服务员已经摆好了餐,礼貌的告别了,闵夏染点头致意,道了声谢。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再次回头的时候,宋衍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宋衍拉住她的手臂,紧紧的收在手里,之间的距离隔的很近。 “闵夏染,你恨我?”虽然她说的风轻云淡的模样,但是字里行间的控诉无不透露着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她下意识的蹙眉,随即又扬起笑,拨开他的手,拉开距离:“不恨。 ”她的回答很快,不像是假的。 “只不过时隔太久,如果再没见面的话,我想我大概都很难再记起宋总这个人了。

”她略带歉意的勾起唇。

宋衍猛然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闵夏染,似是已经忍无可忍到了尽头。 事实也确实如此。

“很难再记起?”宋衍的声音彻底冷了下来。

闵夏染扬了扬眉,承认了。 他成功被她激怒了。 她却笑的更得体,也站起来,压低了声线,透着某种引诱般。 “不过碰见了,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她知道宋衍骄傲不已,根本容不得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说话,刚才那些已经是他所听到过的极致了吧。 正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所以她知道怎么能够收放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