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上海奉贤:记得住乡愁、看得见发展的“美丽约定”

本站2019-06-0795人围观
简介 新华社上海11月22日电题:上海奉贤:记得住乡愁、看得见发展的“美丽约定” 新华社记者姚玉洁、兰天鸣 杭州湾北、黄浦江南,以贤文化闻名的上海奉贤区,是上海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主战场之一。

上海奉贤:记得住乡愁、看得见发展的“美丽约定”

  新华社上海11月22日电题:上海奉贤:记得住乡愁、看得见发展的“美丽约定”  新华社记者姚玉洁、兰天鸣  杭州湾北、黄浦江南,以贤文化闻名的上海奉贤区,是上海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主战场之一。 国际化大都市的郊区农村怎么搞乡村振兴?近年来,奉贤转换思路,通过一系列制度创新,把“三农”当作稀缺优质资源,引进工商资本,植入城市文明,挖掘乡贤文化,改善农村发展环境,让奉贤成为“记得住乡愁、看得见发展”的城乡融合典范。

  用好“三块地”,不再“捧着金饭碗要饭”  在奉贤区西渡街道益民村,原村部办公楼不久后将变成一家能源科技公司的研发总部。

这是奉贤为乡村振兴打造的“一庄园一总部”经济模式的体现。

  “把总部建在村庄里,不仅环境优美,也与公司环保理念吻合,今后还能就近进行乡村绿色能源研发。 ”在上海弘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志强眼里,把总部搬进“庄园”,不仅有诗意,相关成本也只有市区的几分之一。

  在几百米外,该村三幢相连的民居也正经历“脱胎换骨”的改造。

不久后,这里将迎来3家企业入驻。   益民村党总支书记薛斌告诉记者,通过宅基地流转和集体建设用地的盘活,每年将为村集体带来租金和税收留存约400万元,流转了宅基地的村民每户每年将获得近10万元收入。

  近年来,奉贤区积极探索用好承包地、宅基地、集体建设用地“三块地”的有效举措,推进农村生产生活资料向工商资产转化,让富民与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两条腿走路”。   2013年奉贤区成立上海百村实业公司,由该区100个经济薄弱村参股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每村占1%股份。 4年来,该公司为100个村分红累计达亿元,平均每村分红230万元,让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从依靠“输血”变为“造血”。

  上海奉贤区委书记庄木弟表示,对乡村怎么看,决定了乡村振兴怎么干,要破除“捧着金饭碗要饭”窘境,需要盘活乡村沉睡资源,激发乡村发展活力,把农村碎片化资源变成优质资源,发挥集聚和整体效应。

  打造“乡村里的都市、都市里的乡村”  看得见发展,还要记得住乡愁。

如今的奉贤水相连、路相通、林成网、田成片、湖镶嵌,美不胜收。   “村里越来越敞亮,孩子比以前更爱回家了。

”奉贤区金汇镇新强村十一组村民谢文才回忆说,一年前,出门就是断头河,河边是垃圾,夏天有异味,村民都不愿出门。

如今,水清岸绿的河浜和林荫小道成了村民晚上散步的好去处。

  美丽乡村背后是“美丽约定”。 奉贤梳理制定辖区238条河道治理任务清单,组织“河长”培训,吸纳党员担任“党员河长”“民间河长”,创建“党员护河护水责任示范岗”。 各村还制定出台了“村规民约”,用老百姓共同承诺制定的宅基公约,约束公共行为,加强自我服务,由“自治”实现“共治”。

  青村镇李窑村村民小组长杨勤芳主动将家门口零星空地上杂乱种植的1200株玉米清理,为宅基绿化和村组“口袋公园”让路。

她说:“我是党员又是村民小组长,应该给村民做榜样。

”  为了让村民在农村获得都市生活品质,奉贤区探索建设“生活驿站”服务综合体,打造“十五分钟生活服务圈”,让商业服务、医疗健康、文体教育、公益互助等衣食住行、吃喝玩乐都能在家门口搞定。   如今,奉贤区在黄浦江南岸48平方公里区域内,规划布局建设150个田园综合体,通过推进“农艺公园·田园综合体”建设,乡里花开遍野、四季芬芳,成为“乡村里的都市,都市里的乡村”。

  深挖乡贤文化,破解乡村“人才荒”  人才流失问题一直是农村发展的痛点和难点。 奉贤自古秉承“敬奉贤人、见贤思齐”的文化,正努力汇聚社会力量,奏好乡村振兴大合唱。

  在区级层面,当地依托区域化党建平台,设立奉贤区企党建联盟,吸引84家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参与,开展村企联动;在镇、村级层面,依托乡贤理事会等,集聚企业力量,解决乡村面临的一些问题。

  一家企业投资260万元为村子建设面积约1200多平方米的“微公园”;一家公司为村里新建的综合文化服务中心捐赠10万元音响设备等;企业高管主动担任村里的经济顾问,助力乡村经济发展……  去年7月1日,奉贤区遴选30名企业家乡贤,一对一签约结对,共发布农村实事项目148个。 奉贤还制定了有关意见,明确将国有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民营企业家等列入到村任职的乡贤范围,探索企业家进入村干部队伍的渠道。 2015年以来,共有来自各界的79名乡贤到村里任职。

  金汇镇明星村党支部书记周海霞对此感触颇深。 此前村里进行的“五违”整治中,有村民抵触情绪较大,拆违工作难以进行。

结对企业负责人了解情况后,主动打电话给该村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没过多久,这个村民就答应拆除违建。

  “开展工作中,不少村干部苦于没有先进的理念和做法。

引入社会力量不仅是给农村‘扶资’,更是‘扶志’和‘扶智’。 ”周海霞说。   庄木弟表示,将先进思想、先进理念、先进做法引入农村,让农民既富口袋更富脑袋,有利于实现农村基层组织强、经济实力强、社会治理强,激发乡村振兴内生动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