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至尊纪耳机,当代青年最后的避难所(转载)

本站2019-06-21148人围观
简介 一天24小时,当代青年人总有那么1400多分钟不想理人。 在马路上看到同事,只要没对上眼,他们就能若无其事地将眼神飘向其他方向,假装没有看到。 在办公室里遇到领导,只要

至尊纪耳机,当代青年最后的避难所(转载)

  一天24小时,当代青年人总有那么1400多分钟不想理人。   在马路上看到同事,只要没对上眼,他们就能若无其事地将眼神飘向其他方向,假装没有看到。

  在办公室里遇到领导,只要有个路口,他们就能立马转向并戴上耳机,不管领导在背后叫了几声,都假装没听到。   装瞎装聋已然成为当代青年最为熟练的生存技能,为了让嘴巴少说几句话,他们不惜连眼睛和耳朵也同时关闭。   耳机,当代青年的“金钟罩”  前阵子,“11亿年轻人面临听力受损”的新闻上了微博热搜,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全球近50%的年轻人有损失听力的风险。

  有多少人戴着耳机却没有听歌?又有多少人假装听歌,却连耳机线都没插?  戴耳机不一定是为了听到耳机内的世界,也可能是为了隔绝耳机外的世界。

  对当代青年来说,聋不可怕,尬聊才可怕。

哪怕冒着“残疾”的风险,也要让耳机成为继手机后人体的第二大体外器官。   因此,我国未来智能耳机市场规模将持续增加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更好地屏蔽外界社会,为用户打造一个“金钟罩”是耳机行业的大势所趋。   其实,耳机避难所的功能在邻国日本早有体现。

  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市场销量最高的某款耳机,就是在减少低频噪声的基础上,大幅提升了对人声等高频噪音的主动降噪。   事实上,为了少说几句话,日本人做了更多的努力。

在东京街头,自动贩卖机遍布每一个角落。 除了饮料,从自动贩卖机还可以买到章鱼烧、电话卡等。

  你不是内向,你只是社恐  不过你可千万别以为日本人都很内向。 根据“社交恐惧”的心理学定义,同样是拒绝交流,内向和社恐的内因有着本质的区别,内向的人是“不想社交”,而社恐的人是“不会社交”。   社交恐惧:个体对可能出现尴尬的社交或工作情境明显而持久的恐惧,害怕自己的行为或表现引起羞辱或难堪。

  研究日本社会最负盛名的著作《菊与刀》用了大量的篇幅叙述了日本民族对于丢脸的恐惧,从根本上解释了日本为什么有那么多社恐。

  然而为什么在没有耻感文化的当代中国,年轻人会一次次急不可耐地将“社恐”这一标签贴在自己身上呢?  有人认为“社恐”像瘟疫一样在年轻人中传播,是因为过度的被动社交已经将他们掏空。

  一个人一天的社交能量是有限的,微信已经将社交能量榨取得所剩无几,在其他时间,他们必然会恐惧社交。   然而,这时所谓的“社恐”或许只是“社畜”给自己立的人设而已,“不想说话”不能等同于“不会社交”。

  更为合理的解释也许是:手机让大量的社交场景发生在线上,很多人的线下社交能力发生了退化。

  在网上,面对尬聊总是有很多解决方案。

或是表情包轰炸,或者假装没看到,实在聊不下去还能假装去洗澡。

  而在面对面社交时,不仅辅助技能完全缺席,而且还要调动表情、肢体、语气等多种感官,交流难度直线上涨。

  面对老板的指令,他们来不及去买一朵玫瑰;面对甲方霸霸的无理取闹,他们学不会一边笑一边掩面流泪;面对同事过分的玩笑时,他们的微笑一点也没有终结话题的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