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柳花飞入正行舟,卧引菱花信碧流:李益《行舟》赏析

本站2019-07-12163人围观
简介 行舟李益柳花飞入正行舟,卧引菱花信碧流。 闻道风光满扬子,天晴共上望乡楼。 作者简介:李益(约750约830),唐代人,字君虞,陇西姑臧(今甘肃武威)人,后迁河南洛阳。 大历

柳花飞入正行舟,卧引菱花信碧流:李益《行舟》赏析

行舟李益柳花飞入正行舟,卧引菱花信碧流。

闻道风光满扬子,天晴共上望乡楼。

作者简介:李益(约750约830),唐代人,字君虞,陇西姑臧(今甘肃武威)人,后迁河南洛阳。 大历四年(769)进士,初任郑县尉,久不得升迁,建中四年(783)登书判拔萃科。

因仕途失意,后弃官在燕赵一带漫游。

以边塞诗作名世,擅长绝句,尤其工于七绝。 李益祖籍陇西狄道,后迁居河南洛阳。 约生于天宝十年(约750年),约卒于文宗大和初年(约830年),享年八十余岁,是唐代最长寿的诗人之一。

《唐才子传》:大历四年齐映榜进士。 这一年(769)科举有长安和洛阳两个考点,齐映为此年状元。

《登科记考》:大历四年,进士二十六人。 上都,礼部侍郎张渭;东都,留守张延赏。

李益到底是在洛阳参加考试还是在长安参加考试,学术界尚有争议。 李益进士及第之后,于大历六年(771)参加制科考试,授官郑县(今陕西华县)主簿。

有《华山南岳》《入华山访隐者经仙人石坛》等诗。 三年满秩后,从大历九年(774)至大历十二年(777),李益西游凤翔,到凤翔节度使李抱玉幕府任职。

参与了大历九年郭子仪、李抱玉、马璘、朱泚分统诸道兵八万的防秋军事行动。 写下了《从军有苦乐行》等诗。 大历十二年李抱玉去世后,李益赴渭北。 期间可能到过灵武,后转回内地。 建中元年(780)深秋或初冬,李益再次到灵武,依附朔方节度使崔宁。 期间写下了《夜上受降城闻笛》《祝殇辞》《军次阳城烽舍北流泉》《从军北征》《盐州过胡儿饮马泉》《塞下曲三首》等著名。 建中四年(782)李益在长安,再次参加制科考试,登第。

徐松《登科记考》:建中四年,李益、韦绶登拔萃科。 贞元十二年(798)到元和元年(806),李益到幽州刘济幕府。

元和初,宪宗召李益回京,任都官郎中。

后官中书舍人,后出为河南尹,后转为秘书少监,元和八年后,转太子右庶子,元和十五年后,为右散骑常侍。

太和初,以礼部尚书致仕。

赏析一:这是一首抒写游于思乡情怀的诗作。 一般写思乡情深之作,不免有哀婉之辞,但这首诗却以悠闲之笔写出一段淡淡的乡愁,读来别有一番情韵。

一叶小舟行驶在扬子江中,岸上绿柳飞絮,沾襟惹鬓;诗人斜卧舟中,在赏识着那随波荡漾的点点红菱。 看来诗人悠闲得很。 然而,面对这江水碧澄、红菱泛波的明媚春色,诗人为什么毫不动容?莫非那随风入怀的柳絮,使他回忆起杨柳依依的离乡之日?莫非一年一度的春色使他想到久羁异乡的处境?细心的读者在细研诗意之时,心中不免会生出这些疑窦。 如果说,读前两句时读者的疑窦还是一种敏感的猜测,那么后两句诗则给了一个明证。

闻道风光满扬子.春到扬子,人所共见,诗人却只是听人道来,可见他对这大好春光是既不想看,也不愿看,毫无兴趣的了。

难怪他斜卧舟头,不理会那撩人的红菱碧波哩!那么他行舟江上又是为何呢?天晴共上望乡楼,原来诗人是被一腔乡愁所驱而来到江上的。 怪不得那善解人意的柳絮会逐舟而来,扑入游子的襟怀!天晴二字大有深意。

晴天丽日正是游春的大好时日,诗人却要趁着此际登楼望乡,也许他以为天晴气爽,可以极目千里、望断云天吧?尽管诗人没有明说,读者却可以体会到他的用心。

读罢全话,我们的眼前会出现一位独卧舟头,百无聊赖的诗人形象,在扬子江的烂漫春光中,他显得多么孤寂啊!我们不准从中品出一丝落寞惆怅的苦味。 赏析二:此诗特点在于给读者以想象的余地,读后有余味,有言外的意思和情调。 前两句写景。 舟行扬子江中,岸上柳絮飘来,沾襟惹鬓;诗人斜卧舟中,一任菱花轻舟随着碧绿的江流荡漾东去。 粗粗看来,俨然一幅闲情逸致的画面,仔细品味,方使人觉出其中自有一种落寞惆怅的情绪在。

春回大地,绿柳飘絮,按说应使人心神怡悦,但对于客居异地的游人来说,却常常因为又是一年春好处而触发久萦心怀的思乡之念。

何况,柳枝还是古人赠别的信物,柳花入怀,自然会撩惹游子乡思的愁绪。 如果说,诗人这种思乡的愁绪在前两句里表达得尚属含蓄,不易使人体察,那么,后两句就表露得比较明显了。

闻道风光满扬子这一句是说,诗人自己思乡心切,愁绪萦怀,没有观赏风景的兴致,风光满扬子只是听人所道,他不想看,也不愿看,因为他身处江南,神驰塞北(诗人故乡在陇西姑臧),眼前明媚的春光非但不能使他赏心悦目,反倒只能增其乡思愁绪。

类似这样的情状,我们在古代的优秀当中是常常可以见到的。 宋代女词人在《武陵春》一词中写到: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同样是闻道春光好,同样是自身愁绪多,一个终于没有去,一个尽管去了,但根本无心赏景。

所取态度虽殊,感情表达的效果却是同样深切的。 既然舟行扬子江,不是为了赏景,那又为何而来呢?第四句作了回答:天晴共上望乡楼。 原来诗人是为登楼望乡而来。

但读诗至此,读者心里不免又生出许多新的疑问:为什么要在风光满扬子的晴天才登楼望乡呢?诗中没有明说,留给读者去想象、体会、玩味。 或许是,古时别家出走多在岁寒过后,当物华又换,春光再满时,游子的乡思倍切吧?或许是,风光明媚的晴天丽日,空气清朗,登楼望乡,可极目千里吧?所有这些,尽管没有写出,却比明白形诸文字更丰富,更耐人寻味。 这正是这首绝句的神到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