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1章 一辈子只要你一个

本站2019-05-1526人围观
简介 其实,从前日开始,御药房里上上下下的人就都开始关注孤飞燕的去向了。 三月之期一到,他们既害怕孤飞燕正式成为靖王府的人,又怕孤飞燕回御药房后被晋升成大药师的副手。 毕竟,孤飞

  其实,从前日开始,御药房里上上下下的人就都开始关注孤飞燕的去向了。   三月之期一到,他们既害怕孤飞燕正式成为靖王府的人,又怕孤飞燕回御药房后被晋升成大药师的副手。

毕竟,孤飞燕在药膳案上的表现,非常出众!  而昨日一天都没动静,今日孤飞燕孤身一人回来。 众人便都肯定了,她没能治好程大将军的双腿,毁了自己本该有的大好前程!  同行相争,群美相妒,孤飞燕的年纪算是在场众人中最小的,即便她没有晋升,医师们依旧是忌惮她的药术,忌惮着她的潜力,更不会为她去得罪大有来头的温雨柔。   没有雪中送炭,只会落井下石,  “呵呵,不懂规矩就该好好教训。

”  “世道变了,区区一个小药女也敢跟药师叫板。 不教训一番,咱们药师的颜面何存?”  “呵呵,前几日大药师还在夸她。 依我看,大药师这一回也是估计错了形势!押错了宝!”  ……  冷言冷语不断传来,药女们步步逼近,大有要撕了孤飞燕的架势。   孤飞燕拳头紧握,见一个药女突然挥手甩来巴掌,她毫不犹豫一脚踹开。

  要闹是吧?  她一肚子的火没地儿出呢!她们自找的,就休怪她不客气。   谁都没想到孤飞燕会动手,一时间,三四个药女一起仆过来,要抓孤飞燕的头发。 孤飞燕灵巧地躲到她们背后,一一将她们踹开。 又有药女来拽她的手和脚,她狠狠挣扎开,又是推,又是踹,又是抓。   就这样,她以一敌多,跟药女们打成了一团。

  她身上有毒,有匕首,她都没用,就这样赤手空拳,宣泄一般狠狠地打,痛痛快快地打。   最后,十多个药女竟全都被她打哭,打趴了。   她身上也挂了彩,虽疼痛,却也觉得无比痛快恣意!她一步一步朝温雨柔走过来,温雨柔吓得脸色都白了,步步后退,生怕她动手。

  孤飞燕也不追,她朝一旁的上官英红和女药师们看去,轻笑地问,“还有谁看我不爽的?今日一并都站出来!要跟我比药术,还是比蛮力,随你们挑!不怕告诉你们,本姑娘今日就是进宫来吵架的!”  上官英红和女药师们也全都目瞪口呆,没想到孤飞燕这么个瘦弱的黄毛小丫头,居然这么能打架,此时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头小狮子一般,威不可犯。   她们纷纷怯了,生怕孤飞燕对她们动手。

上官英红一着急,大喊,“护卫,来人,传护卫来!孤飞燕要造反了!”  孤飞燕仍旧笑着,过一把瘾,出口恶气,她满足了!  她是该见天武皇帝了,是该真的造反了!  很快,几名护卫就冲进来,将孤飞燕包围起来。

孤飞燕表情淡定,她正要开口,这时候,门外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造什么反?这小药女是本将军相中的人,谁敢污蔑她,就是跟本将军过不去!”  一听这话,孤飞燕愣了。

  这不是程亦飞的声音吗?他竟然来了?  只见程亦飞身着一身银白战袍,大步走进来,他身姿魁梧挺拔,眉目英武桀骜,不像是大病了一场的人,比起之前更加意气风发。 他笑着,黝黑的眼眸里似乎有星光。

  一时间,所有人全朝他那颀长双腿看去,一个个目瞪口呆。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温雨柔。

  程亦飞一见着孤飞燕脸色挂了彩,他就恼了,冷眼扫扫周遭众人,怒声,“谁干的?”  被打的药女们全都不敢出声,温雨柔吓坏了。

面对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竟一声都不敢吭,更不敢多看。   孤飞燕缓过神来,她可不想程亦飞在这个节骨眼上搀和进来。

她连忙上前,低声,“这是宫里,你少乱来。

我自己能处理,你走!”  程亦飞冲她温柔一笑,竟冷不丁单膝跪了下来!  孤飞燕吓了一跳,还未出声,程亦飞就递上了一个手镯,也不避讳周遭那么多人在场,大声说,“孤飞燕,我要你!嫁给我吧!我一辈子只要你一个!”  程亦飞确实休息了三日,但是,他一直记着日子。

他早就跟母亲商量好了,如果,他的腿恢复不了,就不娶孤飞燕了,如果,他恢复了,就一定去下聘!  他一大早就拽着母亲去孤家下聘,一得知孤飞燕没回孤家而是直接进了宫,他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就怕来迟了,这小药女又被别人调派走。

  她救了他两次,他这一条命,这一辈子都愿意给她!他更愿意倾尽全力,护她一辈子!  全场,鸦雀无声。

  程亦飞恢复如初的双腿已经足够令人震惊了,如此又霸气又露骨的求娶之言,简直令人震撼!在场的女人们,无论是年轻还是年长,无不心跳加速,少女之心都被勾出来了!  孤飞燕也懵了,她忍不住问自己,天武皇帝还没有下令,她答应程亦飞,嫁给程亦飞,是否就能躲过一劫了?  答案,是肯定的!  可是,她会给程亦飞惹来杀身之祸的!  天武皇帝就算现在杀不了他,也会起杀心,徐徐图之的!  她不能嫁!  更何况,她不想嫁他,她不喜欢他!  孤飞燕特别嫌弃地说,“程亦飞,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才来求娶?迟了,我不嫁!趁早滚!”  刚刚还想着,他没来,她可以揶揄他,开开玩笑。

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众人听了孤飞燕这话,更是震惊地都说不出话了,温雨柔眼中的嫉妒简直能杀人。   这个女人嚣张什么呀?  如此桀骜的男人,如此硬气的男人,手掌数十万大军的将军,竟都给她下跪求娶,她居然是这种态度?  程亦飞却一点儿都不生气,反倒非常高兴,“这么说,你原是打算嫁?哈哈,我娘就在孤家,今儿一早就去下聘了。

我没迟到!”  他说着,起身来,拉住孤飞燕的手臂,“走,咱们去孤家!”  孤飞燕正要出声,这时候,院外突然传来了通报声,“皇上嫁到!”  皇上竟也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很不可思议。   程亦飞倒是乐了,“正好,请皇上做过见证!”  孤飞燕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她不着痕迹地推开了程亦飞的手。   很快,数名宫女太监鱼贯而入,站成两列。

只见天武皇帝款步而入,他身旁,竟跟着一个女子。   此女子生得十分清秀英气,明明是个大美人,却偏偏高束墨发,身着男装。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神农谷最有名的竞拍师,唐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