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它存在的世界 第十八章这个女人不好惹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本站2019-07-0961人围观
简介 当前位置:>>它存在的世界第十八章这个女人不好惹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余凡感觉自己脖颈位置的力量在自己吐出那口血唾沫后瞬间加重,少年似乎特别生气打算直接掐断他的脖子。

它存在的世界  第十八章这个女人不好惹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它存在的世界第十八章这个女人不好惹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余凡感觉自己脖颈位置的力量在自己吐出那口血唾沫后瞬间加重,少年似乎特别生气打算直接掐断他的脖子。

  余凡的眼睛开始上翻泛白,身体也痉挛的无法控制,头与脖子的拉扯感愈发剧烈,他明白也许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感受一下断头之痛。

  少年虽然脸上没有皮,但是他的愤怒也可以通过脸上血腥扭曲的肌肉看出,眼前这个杂碎,居然临死也要吐自己一口可恶!  少年掐住余凡脖子的手愈发用力,就在它准备彻底了解余凡生命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一声炸雷声传来。   “天地正法,五雷诛邪!”  语罢,  两道雷弧在黑夜里散发着淡淡的雷光直冲少年而来,少年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后背偷袭,中了个正着。

  五雷符直接正中少年血躯,顷刻强大的雷弧直接在少年身上炸开两个黑乎乎的小洞。

  原本束缚在余凡脖子的力量忽然消散,余凡直接摔倒在地,滚了一圈,随后用左手撑地,爬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妈的,差点挂了。   可余凡也不傻,直接从裤兜里掏出剩下的三张五雷符,甩了出去。   轰!  三张五雷符正中少年肩膀,三声五雷轰体,少年左肩直接炸飞。   “贱人!死!我要你们两死!”少年咆哮着对着坐在小毛驴上去而复返的徐月。   “你怎么回来了!”余凡冲着徐月喊道,是的徐月去而复返,直接给了少年一个回马枪。

  “谁跟你说我刚才跑路了?我刚才给你去找干架的东西了,打架赤手空拳怎么行!”徐月一脸得意说着从小毛驴上拿了个东西下来,随后寒光一闪,直接抛给余凡。   这一抛当真是快准狠!  差点少年都不用动手了余凡就直接一命呜呼,徐月找来的武器是菜刀,估计刚才这小妞是骑着小毛驴跑附近超市买刀去了,菜刀还是崭新的,上面的标签还没撕。

  “大姐,悠着点,我又不是马戏团耍杂耍的,空手接白刃我不会啊!”  余凡不满吐槽了一下,不过也没闲着,现在也不是闲着的时候,左手抄起菜刀往刀上抹了点自己的血,也就往少年冲了过去,少年已经受伤,现在是大好时机,可不能错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而徐月也拿了把菜刀跳下了小毛驴冲了过去,现在这个时候不能怂,高人都冲了,自己不能退缩,要帮高人一起斩妖除魔!  少年森白双瞳泣血,嘶吼着,血气如丝,挥舞血拳,轰向余凡,对于他来说,这个普通女人不足为惧,只要杀了这个男的,女的还不手到擒来。   刀光血影,  菜刀也确实是比板砖好用一些,余凡直接朝着少年砍,虽然少年鬼躯坚韧但是毕竟只是鬼躯,不比僵躯,菜刀沾染余凡的血也有破邪之用,直接砍进少年体内,瞬间鬼躯开始破损绽裂,血花四溅。

  当然余凡也不好受,一击击中腹部,又是大口吐血,骨折已成必然。   “干娘咧!真当我好欺负!”余凡咆哮,今天晚上他也确实有些憋屈,被人压着打,差点被打死。

  “卑微的虫子!”少年也有些疯魔,那五张五雷符对它的伤害不小,体内阴煞之气早就紊乱,力量也降低了不少,早先有厉鬼巅峰的实力,现在恐怕就只剩下普通厉鬼的实力了。

  哪怕身受重伤,余凡却依旧有条有理的战斗着,他发现自己似乎找回一丝当年战斗的感觉了,这些年养尊处优,遇鬼直接雷符伺候,都快忘了最初杀伐技巧了。

  一劈,  一砍,  脚下步伐越发精巧,  手中菜刀也开始如臂延伸。   而少年应付了前方的余凡却忘记了后头的徐月了,  它真的是大意了,  人类不一定都好惹,  特别是跆拳道九段的徐月,  朝着少年鬼躯的腰部就是踢去,速度之快之准确之狠,恐怕少年很长时间不会忘记了,徐月大长腿的爆发力超乎想象。

  没有防备的少年一个踉跄,哪怕鬼躯坚韧,也直接是被徐月踢错位了,随后滚了出去。

  看的余凡也是一呆,  昨天她说是跆拳道黑带还以为徐月在开玩笑,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鬼都给它踢骨折。

  “哈!我居然可以踢到它!可以打的到哎!”徐月看着滚出去的少年开心的蹦了起来,在她的印象里鬼怎么可以被人打倒?  她这一脚其实也只是试试看,毕竟看余凡好像也没用什么特殊工具也可以跟鬼干架,那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现在看到这鬼居然可以被自己踢飞,  她真的是十分开心,  毕竟可以被人打到的鬼,  那她还怕个球?  亏她害怕了这么久,  只是她刚刚要迈步向去,却又一个激灵的倒退,因为她看见少年浑身上下血丝飞舞,直接冲自己过来了,跟血丝一同袭来的还有冰冷刺骨的寒气。   “贱人!”  少年爬了起来,腰骨瞬间正位,凄厉的咆哮道,血气直接一股脑的朝徐月攻击而去,毕竟他的阴煞血气对余凡没用,但是徐月一个普通人,只要阴煞入体,就要你暴毙而亡。

  “快过来我这边!”余凡一边冲向徐月一边咆哮,徐月要是阴煞入体那就真的没的玩了,直接嗝屁。   一听余凡咆哮也不顾有二,三步并做一步,直接跑到余凡身边,浑身是血的余凡也顾不得解释,直接对着徐月就抱了下去。

  余凡使劲的在对方身上蹭了蹭,搞的本来一身白裙的徐月血迹斑斑,末了,左手抹了把鲜血淋漓的脸,随后朝着徐月身上还露出衣外的肌肤就涂去,当然这双大长腿抹的犹为仔细,一气呵成,徐月还没反应过来,余凡就完事了,这男人真快!  “你吃我豆腐!”  徐月反应过来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余凡,身体开始发烫,脸色潮红起来,卧槽,老娘被人吃豆腐了!  “吃你妹豆腐,你抹了我的血,给我干他娘嘞!”  余凡一副大义凛然模样对着徐月指着少年喊道。

  听到余凡的话,  徐月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好像少年那些血丝带来的冰冷的感觉在自己涂上余凡的血后直接退去了,那煞气化的血丝似乎也不敢靠近自己了!  “我要杀了你们!”  少年咆哮化作血影冲了过来,徐月也来不及回味刚才的事情了,扔了菜刀暴起直接赤手空拳上阵。

  随之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跆拳道!  咏春!  太极!  八卦拳!  天残腿!  少年体验了一把华夏武术的博大精深!  少年鬼躯虽然坚韧,但是眼前这个女子也太过可怕,自己虽有强躯,却少了战斗技巧,每每让这女人以柔克刚,踢飞或甩飞,而自己的煞气又因为有余凡血液阻挡根本无法侵入她的身体。   徐月外表可爱,看起来也挺娇柔的,可这手段看的余凡也是目瞪口呆,这小妞还真的没骗自己,她真的是跆拳道黑带!  余凡见此情景也松了口气,扔了菜刀颓废的蹲坐在一边大口喘气,眼睛也开始晕眩起来,抬起左手看了看,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嘴角露出猥琐的笑意:  “嘿嘿,手感不错嘛,还挺有料的。

”  随之他晕了过去,  今天晚上他实在失血太多了,  能撑到现在已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