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收存,是彼此最好的纪念

本站2019-07-12128人围观
简介 欣然听种子讲外面的事情,有海边,有大山。 细碎的皆是风景看透的大沉淀。 土地成美丽的音符,释怀了自己过往顾虑种种,只是为邂逅伏笔,关死的心嵌开一条罅隙,一时间涌进各种情绪和久违

收存,是彼此最好的纪念

  欣然听种子讲外面的事情,有海边,有大山。 细碎的皆是风景看透的大沉淀。 土地成美丽的音符,释怀了自己过往顾虑种种,只是为邂逅伏笔,关死的心嵌开一条罅隙,一时间涌进各种情绪和久违的阳光。

  恣意陶醉:春暖的晨曦,处处抽芽的绒绒草地。

夏晚的林间,流萤一一飞入芒花。 猜度着种子将来各种的样子,是草,绵延铺展是树,蓬勃高大抑或是一株蒲公英,自由自在,四海为家种子承受了他给予的化养,于他,何尝不是一种排遣寂寞的施舍相惜且相犀。   北风好冷,自己的广袤虽在,但稀缺温度。

贪婪的依存生不出挨过凛冽的力量。 尽情地袒露是一种伤害。 一层层包裹才是心疼。

深爱便深埋。

于是,种子被土地覆盖。   回归了沉寂。 想念,绝口不提。

眼中不见。

土地:你虽看不见我,听不见我,但我就在你的周围。

种子:谢谢你给的温暖,我就在你的心里!不见也是团聚!  土地尽力浅湿,等到集满饱和热力就转身离开。

种子带着眷存的味道,成长。

有理由等待更加美丽的继续。

土地深深地知道,在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种子穿一件嫩绿的衣裳,隆重地出生,成长,还会遇见另一颗种子,初见,相恋。

时就开花,难过时就落叶。 自己每一粒尘的介入,都是心甘情愿的陪伴。

你我类似终不是。

拒绝悲伤留宿,微凉的芬芳,还有羞涩得纤尘不染,都携一份吧!  破土,即是分离之始。

依偎着突破暗伤,即是宿命,也要感谢这一段遇见。

若再遇见,狠心作不曾相识,匍匐陌路,泯然。

手掌里盛住无限,一刹那便是永劫。

不作殷切的叮咛,朝花夕拾封存永远,新一轮的沉眠又如约而至。

  有人说他不曾收获,他却说,曾经得到过。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