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本站2019-07-0864人围观
简介 灵桥俗称老江桥,横跨奉化江,连接城内与江东。 原为船排连锁而成的浮桥。 1931年由旅沪甬籍绅商乐城葆、张继先、张申之等发起组成改建宁波老江桥筹备委员会。 于1934年开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灵桥俗称老江桥,横跨奉化江,连接城内与江东。 原为船排连锁而成的浮桥。 1931年由旅沪甬籍绅商乐城葆、张继先、张申之等发起组成改建宁波老江桥筹备委员会。

于1934年开工,1936年竣工。

图为举行灵桥通车典礼时搭建的庆贺牌楼。   建于公元851年(唐大中五年)的天宁寺西塔,因塔砖有咸通四年造此砖记铭文,故称咸通塔,坐落于中山西路上,现寺毁,塔尚存,为江南仅存的唐代方形砖塔。   19世纪60年代时的宁波孔庙大成殿,遗址位于今中山广场。   图为宁波灵桥建造之前的浮桥,始建于公元823年(唐长庆三年),原称东津浮桥。   《宁波旧影》全书共分十五个章节,除第一章节19世纪中叶有关宁波的图片为水彩画与铜版画外,其余十四个章节均为摄影图片。 每章一个专题,篇首均有简要文字概述,大致勾勒出晚清至民国时期宁波的百年沧桑。

比如宁波海关宁波的邮政宁波的交通宁波的医院宁波的学校宁波的体育是按行业分类独立成章的,辛亥革命在宁波孙中山先生宁波之行是按事件组织成专题,江北岸外人居留地古城风情各地胜境天一阁则是按地域或者特定景地来综合成篇的。 选用图片的场景对每章主题具有代表性,拍摄得中规中矩,图片影像保存较好,细节丰富。 读一遍《宁波旧影》恍如穿越到百年前的宁波,情景历历在目。

这是一本史料性强、选题得当、图文并茂、能当作宁波近代史一个缩影本来读的好书。

  我在求学时居住过宁波,人生的履迹像一枚邮戳盖在了宁波这座城市上。 在读《南京旧影》《上海旧影》《北京旧影》这类城市影像书时,远远没有观看《宁波旧影》时,那样解读深刻而且充满感情,这与我个人经历有关,也与哲夫先生编选此书下的功力有关。

像辛亥革命在宁波这个章节里的宁波光复起事处宣告宁波独立军民庆祝誓师大会光复日市内景象这些照片,见证了辛亥革命推翻清朝、城头变换大王旗时的重要历史时刻。 重现了宁波当时市肆平安,军民共庆的场景。 这么重要的图片,放在宁波博物馆也属于珍藏一类的。   但对我个人印象特别深刻的,还是下述的照片。

如宁波的医院中有八幅照片是宁波华美医院(现宁波二院)的,1978年我读宁波卫校,华美医院也常去。 当时对华美医院的感觉很特别,建筑稳重得像一座城,外墙滞重,砖块特大,形制也非常独特。

与周围瓦爿墙民居、新造的混凝土建筑物显得格格不入。 这次读到《宁波旧影》,才了解到在1923年建造华美医院时,正值堕城造路时期,所以华美医院是以拆下的宁波老城墙条石、城砖等老材料建造起来的,怪不得整个建筑显得浑重稳固,沧桑感特别强,因为岁月和风化印痕深深刻在了建筑材料上。

这个几十年一直悬疑于心头之上,对华美医院建筑物的怪异印象,这下找到了答案。 端详华美医院正门拍摄的那张照片,还发现医院大门边还建有带枪眼的圆形地堡,这与医疗机构的形象并不相符,足见当年兵荒马乱,医院也是重兵守卫之地,戒备森严如同衙门。 照片上透露出在战争年代里,救死扶伤的医院是非常重要的机构,值得武装守护。

  在《宁波旧影》中,印象深刻的还有这些照片。 如列在古城风情章节中,那幅灵桥竣工通车庆典仪式的照片,时间定格在1936年6月27日,桥上行人如织,桥下舟船成行。 但在这幅照片中,灵桥好像仅仅是陪衬,画面的大部分给了那个庆典牌楼,牌楼搭在桥上,但比桥要高出好多,三角型巨大的牌楼好像是摄影师表现的主题。 我猜摄影师是这么想的,庆典活动是拍摄重点,牌楼是庆典的标志物,必须拍全它。 一般来说,一个临时通车典礼搞这样高大上的牌楼不多见。 从中可见造桥筹资方的经济实力(灵桥由旅沪甬籍绅商筹资70万大洋,委托徳国西门子公司承建),这些出资造桥的宁波帮人士在桥建成以后,也着实想让宁波的父老乡亲们兴高采烈一番的,于是牌楼搭得高高大大,摄影师把牌楼当作主体来拍就顺理成章了。   如在天一阁专题中,拍下了1934年修葺天一阁时的现场施工和即将竣工的照片,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堆满建筑材料和工具的场景。

还有一张是天一阁藏书转移到范氏诒谷堂存放的照片,可以见到在诒谷堂门口是设了岗楼的,有武装人员持枪守卫,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

这样的照片就无声传达了一个信息,当时的政府对于天一阁藏书这批宝贵的文化遗产,也是采取有力的保护措施的。

  在各地胜迹章节中,收有两张有关宁海的照片。 一张是宁海古城门照片,大约摄于19世纪末。

不高的城门口上方写着宁海县三个大字,城墙上建有城楼。

城门口簇拥着一群留着清朝小辫子的人,其中一个小男孩头戴圆帽,却光着腚。 最抢镜的是一个晒得黑黑的中年男子,眼睛看着镜头,前额光亮,摄影师把他当作略有虚化的前景了。 城门口一群人好像在看杂耍,又好像有人提着寻人启事什么条子,大家在围观。

这些没有生气,表情滞木的晚清子民,就是我们的前辈吧。

观看这张照片后,我们心中对自己土地上曾经生存过的前辈身影,又是作如何感想呢?  最令人伤感的图片,是明儒方正学故里坊,这个樟木结构的牌坊应为明朝万历后建造,立在宁海最繁华的中大街上。 这座令天下读书人仰为观止的精神表征,也是宁海人台州式硬气的有力见证,可惜只在哲夫先生的《宁波旧影》里见到它。 这个牌坊现在宁海尚不见有关部门动议恢复。

杭州的雷峰塔重建了,宁波的咸通塔修复了,宁海的西门城楼新造了。 希望这个属于宁海这块土地独有的纪念性牌坊能早日恢复起来。   阅读与阐释图片往往会带着观看者自己的情感,我读《宁波旧影》也一样。

摄影师当时拍摄照片时或许根本没有这样想过,是我们隔代的观看者赋于图像以意义,以这样那样的诠释。

事实上,真正的图景是建立在内心的,当我们对一幅摄影作品作出解读后,在内心确认后,新的图景就产生了。 为什么同一幅作品,我们阅读前与深度阅读后,会感到是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感情寄托。

原因是观看的力量引导我们深入,去平静与客观地审视,会产生新的感知与领悟。

同时带着历史性与技艺性眼光去读照片,可能会给你带来更丰富的收益。

我读《宁波旧影》是因为地缘,因为宁波是我曾居住过的城市,所以,这本书读来觉得非常亲切与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