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五百二十四章 朱薯的名声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174人围观
简介 听了林延潮这诚恳的话,大伯顿时心底暖暖的,面上有几分不自然地道:“瞎说什么,大伯我,我也没做什么。 “见大伯不好意思的样子,林延潮笑了笑。 大伯又喝了口酒,然后道:“若不是你一番话

第五百二十四章 朱薯的名声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听了林延潮这诚恳的话,大伯顿时心底暖暖的,面上有几分不自然地道:“瞎说什么,大伯我,我也没做什么。

“见大伯不好意思的样子,林延潮笑了笑。

大伯又喝了口酒,然后道:“若不是你一番话,我还浑浑噩噩的,眼下我琢磨明白了,在衙门里继续下去,也没什么出息,你说得也对,在家孝敬父母,操持上下未必不输给在外当官多少,我索性就辞去吏员,回家算了。 “林延潮见自己一番心底话,终于打动了大伯,听了点点头道:“这样也好。

“见大伯答允自己不涉足官场,总算让林延潮放下一桩心事。

如此大娘也不会再变着方鼓动大伯了。

林延潮想到一事,笑着道:“对了,大伯在家也可帮我一二,我已是在达道铺纱帽池边买下百亩农田,大伯空暇时也可帮我照看一下。

““百亩农田?延潮,眼下朝廷清丈田亩,你要诡寄飞洒田地,也没那么容易了。

这眼下买田不合算阿!“林延潮笑着道:“大伯,这百亩田我不是拿来种稻子的,而是种南洋弄来的朱薯,眼下我已是知会了府县二道,以输种的名义,请朝廷给我百亩田免征三年税赋。

若是将来朱薯成功,不失为一件好事。 “大伯摇头道:“这农田的事,我不太在行,说起来你三叔最拿手,你去问他好了。

“原来家里穷时,大伯就一直游手好闲,从来不下地干活,以致三叔十岁就要下地,眼下一听林延潮要他种朱薯立即就不干了。

故而林延潮见大伯拒绝,也不出乎意料,转而与他说了一番朱薯的好处。 大伯听了朱薯种种好处,顿时意动道:“如此说来,将来若试种成功,朝廷用之,那么朱薯之利,不是可以发一笔财,甚至靠收田租也能一辈子吃穿不愁。 “林延潮听了摇头,大伯想哪里去,此事与自己政绩有关才是真的。

至于赚钱,目前而言,朱薯没有打开市场,在百姓眼底肯定不如五谷杂粮好吃,肯定是卖不出的,能不赔钱就好了。

不过林延潮知自己这么一说,大伯肯定就打退堂鼓了,于是模棱两可地道:“大伯,应该能赚到些钱吧。 “大伯明显是会错了意,自言自语道:“延潮素来眼光无误,他既说这朱薯是赚钱的生意,肯定错不了,既是进不能当官,退而当乡绅也是不错。

““大伯,你在想什么?“林延潮问了一句。 大伯从美梦中醒来。 想到成为大地主,大伯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却马上义正严辞地道:“延潮,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既是咱们自家的田产,大伯就先给你看着,你放心就是。

“见大伯答允下来,林延潮不由大喜道:“一切有劳大伯了。 “林延潮也不说破,朱薯推广之事,陈振龙一人怕不得力,若是大伯能帮自己一把,那么有自己家人看着,就再好不过了。

林延潮想起历史上,朱薯真正得以推广是因为闽地的一次大的饥荒,农田里颗粒无收,这时福建巡抚金学曾得知朱薯耐旱,试行种植,大获成功,活百姓无数。 林延潮迟迟不将朱薯的功效上奏朝廷,就是在等一个这样的机会。 如果到时真能救下无数百姓,不但朱薯的名声可以一炮而响,更可以切切实实为自己得到如金学曾的政绩。 林延潮现在就是一面让陈振龙和大伯在家种田,一面坐望东风,当然大伯真能帮自己照看朱薯,将来也是会落到好处,只是不是钱财上的。

然后大伯辞去吏员之事,自是令林府上下震惊。 大伯那么热切功名的人,居然会放弃仕途。 大娘得知大伯不仅辞去官职,还被林延潮忽悠给他打工,种什么朱薯顿时气得不行,大骂大伯没出息,然后大闹了一场,却根本无用。 大娘离家出走数日,最后又如往常一般,不得不回来。

然后林延潮用高价在城南茶亭外达道铺买下百亩农田。

这消息在官场上也算不大不小的消息。

这官员衣锦还乡,一般干两件事,就是求田问舍。

林延潮买下百亩良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买在省城近郊,此举也是太惹眼,近郭的郊田都不便宜,一买还是百亩之多,未免遭人口舌。 后来又听说林延潮说动官府,将这百亩田都用以种植南洋番人的朱薯,还免去了三年钱粮,不由各个称奇。

一个状元郎,在家乡买田种粮,还是番人之物,顿时引起了他人注意。

众人打听起这朱薯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也就是这么一打听,也没多少重视就是了。 而此刻林府之内则是高朋满座,欢声笑语不断地传来。 丫鬟们迈着小碎步,将瓜果茶点一样一样地送上竹林边的小亭。

这竹林边的小亭,原是林家老宅的前院,后林家扩地后,就将这改成了亭子。 亭子边那口水井,就是林延潮昔日之处。

还有后屋的二层小楼也是林延潮和林浅浅原先住的地方,然后小亭,水井,小楼,又添了太湖石,水榭并在一起作了一处园林。

林延潮回家前,这园林每日都请匠工维护着,这一次回来又添了不少花木。 因花木中有不少芍药,林延潮就将这自己居住的院子称作芍园。

而眼下芍院的小亭内,都是林延潮当年的同窗好友,大家坐在一并吃瓜喝茶谈笑风生。

一名年轻士子笑着道:“当年我与豪远,碧友,就是在这水井旁搭了个小凉棚,每日在这凉棚下,还与宗海请教学问。 而碧友一直贪慕宗海水井里养得两条家鱼,说要煮了吃得,结果嫂子一个月没见碧友好脸色看。 “说起旧事,众人都是哈哈大笑。

一名蓄着八字须的士子,起身恼羞成怒道:“我也不就这么随口一说,结果行贵你倒是好,在嫂子面前将这事捅了出去,你说你这是不是卑鄙小人。

“听了众人又笑。

林延潮看着黄碧友被陈行贵激怒地样子,笑道:“碧友,你啊你,又上行贵的当了。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