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19章 这个恩,她记着

本站2019-05-15138人围观
简介 怀宁公主瞥见孤飞燕在笑,她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原地杵着,一点儿都不想退。 满公公很快就又作了个揖,冲她微笑,分明是在催促。 而轿子里那位爷,始终不做声。 怀宁公

  怀宁公主瞥见孤飞燕在笑,她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原地杵着,一点儿都不想退。   满公公很快就又作了个揖,冲她微笑,分明是在催促。

而轿子里那位爷,始终不做声。

  怀宁公主知道靖王不会再出声的,而她若再不退,弄到最后自己会更加尴尬。

她恶狠狠瞪了孤飞燕一眼才回到马车上去,不情愿地下令,“来人,后退,给靖王哥哥让道!”  车夫和婢女片刻都不敢耽搁,一个驱使马儿,一个帮忙推车。

马车一退,满公公便喊了起轿。

  马车退,轿子进,怀宁公主仍旧瞪着孤飞燕不放。

孤飞燕移了两步,怀宁公主的视线就被靖王的大轿子给挡了。

  天知道怀宁公主的脸色会难看成什么样子?孤飞燕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她正想溜,却又停下,转过身来认认真真冲马车的背影福了个身以示感谢,才离开。

  虽然只是巧合,靖王殿下终究还是救了她。 虽然没能一睹这位传说一般存在的王爷的真容,但是,这个恩,她记着。

  天下哪来那么多巧合呀!  此时,轿中的君九辰早已掀起后窗帷幔的一角,他望着孤飞燕远去的背影,深邃的眸光里透出几分对女人从未有过的玩索,但也只是玩索而已。

  这个丫头暂时不能有事。

程亦飞恢复后,必定会拿着药方查过来,他颇为好奇程亦飞能从她嘴里撬出什么信息来。   孤飞燕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巷子,特意绕了一条远路,回御药房去。 到领发房交了差,月亮都出来了,她可以说是筋疲力尽。

  她想,程亦飞的爱慕者找过麻烦了,祁彧的爱慕者也找过麻烦了,暂时应该刽再有什么人找她麻烦了吧?她可以喘口气了吧?  然而!  当夜,这些麻烦的祸首祁彧,找上门了!  孤飞燕睡得正香,管事的李嬷嬷来敲门,说孤家的人在宫门口等着,家里有天大的急事,让她务必马上告假回去!  药女的差事十日休一日,早中午三班倒,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宫中,基本是不允许告假出宫的。 按理,管事的嬷嬷会直接回绝掉孤家的人,除非是有贿赂。   原主爹娘去得早,祖父过世后,家里头就是二叔孤二爷当家。 孤二爷可是个虚伪的守财奴呀!孤飞燕纳闷了,孤家里到底出了什么大事,能让孤二爷花大钱,三更半夜接她出宫?  李嬷嬷催得紧,孤飞燕连梳妆下的时间都没有,她裹着一件破棉袄,顶着呼啸的北风一路小跑到宫门口。

见到孤家的仆人后,她才知道,所谓大事原来是祁家连夜找上门来,要退她的婚。   “现在?”孤飞燕不可思议地问。

  “正是,大小姐还是赶紧上马车吧。

大伙都等着你呢!”仆人的语气并不怎么客气。   孤飞燕举头望了望三更天的明月,低下头来骂了句,“靠!”  哪有人三更半夜来退婚的呀?  祁彧这个罪魁祸首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吗?他到底有多嫌弃她呀!拖到天亮再来他就会死吗?至于这么侮辱人吗?  “你说什么?”仆人没听清孤飞燕的骂声。

  孤飞燕没回答,麻溜地登上马车,沉声说,“回去,快点!”  退婚就退婚!  她因为“祁彧未婚妻”这个名号,惹了一身麻烦,一堆黑锅。

就算祁彧不找上来,她也会找过去……  (大家注意一下,修御药房一个设定,之前写的是药女工,药师,药士的设定,现在改为,药女/工,药士,药师,药监,大药师。 前文已修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