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5章 给个甜枣就行

本站2019-05-15114人围观
简介 正想跟她掰扯,秦嘉定出现在厨房门口,看着闵姜西说:“你手机在响。 ” 闵姜西下意识的跟秦佔嘱咐了一句:“麻烦帮我看着点儿鱼。 ” 说罢,她迈步往外走,留下明显欲言又止的秦佔

  正想跟她掰扯,秦嘉定出现在厨房门口,看着闵姜西说:“你手机在响。 ”  闵姜西下意识的跟秦佔嘱咐了一句:“麻烦帮我看着点儿鱼。

”  说罢,她迈步往外走,留下明显欲言又止的秦佔,他看了眼油锅里金灿灿的鱼,敌不动我不动,她不说看着点儿嘛,他就看着好了。

  秦嘉定就知道秦佔什么都不会做,闪身进来,拿起筷子要去翻鱼,秦佔马上眉头轻蹙,“别碰。 ”  秦嘉定说:“不会迸的,你要害怕躲远一点。 ”  秦佔觉得倍儿没面子,殊不知这是前不久闵姜西对秦嘉定说的原话,当时秦嘉定还不是吓死。   经验这种东西,部分年纪大小,只看谁先经历。

  厨房里,叔侄二人一个强装镇定,一个眼带警惕,厨房外,闵姜西从包里拿出手机,是丁恪打来的。

  “喂,师兄。

”  手机中传来丁恪的声音:“姜西,在家呢吗?”  周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景物,她一时间不好解释,索性都在同一个小区,干脆道:“在,怎么了?”  丁恪说:“出来,请你吃饭。 ”  闵姜西说:“不用了,我也正要吃饭。

”  丁恪道:“我有重要的事儿跟你说,而且保证是你感兴趣的。 ”  闵姜西勾起唇角,“什么事儿不能在电话里面说?”  丁恪道:“有些话只适合面谈,赶紧来吧,我在天河宫,到了给我打电话。

”  他那头快言快语,闵姜西转头瞥了眼厨房方向,秦佔怕秦嘉定烫到,正自己戴着洗碗手套,外面又套着隔热手套,艰难的拿着筷子在翻鱼。   想笑,她忍着道:“我这边还有点事儿没处理完,估计要半小时。 ”  丁恪说:“正好,我这头也要见个人,一小时后见。 ”  闵姜西应声,挂断手机,赶紧进了厨房。

  听到开门声,身体紧绷的秦佔立马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转头看向闵姜西,神色坦然的道:“是要翻面吧?”  闵姜西专治表里不一,非但没有上去交接,反而站在原地夸赞,“原来您会炸鱼,那鱼就交给您了,我来准备别的。 ”  天晓得秦佔多想离开厨房,离油锅远一点,离这条怎么炸都不闭眼的鱼远一点,都被闵姜西一句话给堵了。

  秦嘉定是个有眼力见儿的,率先出声,明哲保身,“我二叔帮忙,我就不掺和了。 ”  闵姜西问:“鱼你想吃糖醋还是红烧?”  她问的是秦嘉定,秦佔没看见,跟秦嘉定异口同声:“糖醋。 ”  “红烧。

”  说糖醋的是秦佔,说红烧的是秦嘉定。

  闵姜西左右看了看,果断道:“都做,一会儿把鱼切开,做个双拼。 ”  秦嘉定满意的离开,秦佔也能接受,继续胆战心惊的炸鱼。

  闵姜西答应了丁恪,眼下自然要速战速决,动作比之前更为麻利,秦佔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眼看着油锅平静如镜,他稍稍探头往里瞧,结果好死不死,油锅突然迸了一下,他当即捂着眼睛往后退,虽然一声没喊,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闵姜西是听到油迸的声音,再看秦佔闪到一旁捂着眼睛,马上放下手中的刀子,上前道:“秦先生,您没事吧?”  秦佔把手拿开,左眼微微眯起,闵姜西忙问:“迸到眼睛里了?”  秦佔刚刚是被吓了一跳,如今余惊未退,慢半拍抬手摸了摸左眼底,没迸进眼睛里,迸到下睫毛附近。

  闵姜西不好直接上手,抬头边看边道:“您把手拿开一点,我看看。

”  秦佔听话的把手移开,闵姜西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眼周瞧,她在检查烫伤,秦佔在看她的眼睛。

  两人很少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的站着,他清楚看到她的瞳仁,不是纯黑,中间那一点是墨色,外圈微微泛着柔和的琥珀光芒,不晓得是不是灯光直照的缘故。

  闵姜西看到秦佔下睫毛往下处,有一颗小小的红点,看样子是被油给迸的,再往上一毫米就迸进眼睛里了。   “您用水冲一下吧。 ”  闵姜西站在水池旁,一手搭在开关上,秦佔摘了手套,低头冲水,闵姜西递了纸巾给他。   “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秦佔道:“没事。 ”  闵姜西说:“您出去休息一下,我很快做好。

”  秦佔把纸巾扔进垃圾桶,眨了眨眼,“没事,不疼了。 ”  闵姜西说:“您可以给我算工伤,我没法给您算工伤,您出去陪秦同学吧。

”  秦佔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道:“你怎么没法给我算工伤?我这就是在给你帮忙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理应由你负责。

”  闵姜西眸子微瞪,“您不会让我赔钱吧?”  秦佔不答反问:“你觉得多少钱能摆平这件事?”  闵姜西认真的思忖片刻,小声道:“您觉得糖醋那面,我偷偷给您切大一点儿,这事能私了吗?”  秦佔差点儿就没绷住脸,忍着,他看了她三秒,开口道:“成交。

”  闵姜西好不容易才把‘成事不足坏事有余’的秦佔给劝走,一个人在厨房,反倒事半功倍。   秦佔看了一圈儿,客厅没人,来到半掩的次卧门口,推门往里瞧,秦嘉定正坐在课桌前做题。 这场景要是搁在几个月之前,全家都会以为秦嘉定梦游了,如今在闵姜西的调教下,已成为常态。

  秦佔没出声,默默地把房门合上,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玩数独,中途有人给他打电话,约他出去吃饭,他都给拒了,理由是有事走不开。   挂断电话,继续玩,没多久,荣一京的电话打来。   秦佔率先道:“我没空。 ”  荣一京诱惑他,“枫晚楼,煎酿茄子,你不来?”  秦佔知道荣一京故意调侃,波澜不惊的说:“自己吃去吧。

”  他兀自挂断,暗道‘煎酿茄子’就在自家厨房里,他何必劳什子跑去外面吃?  秦家阳盛阴衰,一屋子的男人,秦佔好久没试过身边还有个女人在厨房里忙前忙后,虽说她是冲着秦嘉定的面子来的,可她说了,浇汁鱼给他大的那面,如果被秦嘉定知道,不晓得心里怎么想。   单从这点来看,她确实挺识时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