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3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本站2019-05-1540人围观
简介 离开了靖王府,孤飞燕其实已经没有留在晋阳城的心思了。 她很想走。 但是,她必须谨慎。 一步错,一切又会回到原点。 她以顾云远的金针跟天武皇帝谈条件,是要

  离开了靖王府,孤飞燕其实已经没有留在晋阳城的心思了。   她很想走。 但是,她必须谨慎。

  一步错,一切又会回到原点。

  她以顾云远的金针跟天武皇帝谈条件,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 毕竟,顾云远早就说了,天武皇帝的病治不了。

天武皇帝若是执意要等病愈才肯放她走,她这一局就会输得很彻底。   君氏皇族对于神农谷,虽是忌惮,交好,却还不至于畏惧,在大事上,更不会轻易让步。

再者,神农谷向来不会轻易与玄空大陆各势力为敌,也不至于为了她一个人,同君氏皇族扛上。

  她与其冒险,倒不如留下来,当个有实权的大药师,吃香喝辣,风生水起。   孤飞燕下定决定之后,心情更是大好!  她眼底闪过一抹狡笑,特意走到天武皇帝面前,福了身,开心地说,“谢皇上恩典!”  天知道天武皇帝有多么不情愿,他只是点了点头,一句话都不跟孤飞燕多说,甚至一刻都不想逗留。

  他转身对唐静道,“唐姑娘,朕备了宴席,请吧!”  唐静朝孤飞燕使了个眼色,才离开。

  天武皇帝一行人都离开之后,孤飞燕嘴角的弧度就更大了,她想,这一定是否极泰来!而此时,偌大的院子可谓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程亦飞头一个缓过神来,无比惊喜,他竖起了大拇指,兴奋地说,“小药女,你真行!藏得够深的呀!呵呵,幸好本将军官阶够高,要不,都配不上你了!怎么样,你嫁吗?”  “不嫁!”  孤飞燕心情好,说话都带笑,她将他拉开。   程亦飞又凑到她面前来,死皮赖脸地问,“那你怎样才肯嫁给本将军?你快说说!”  孤飞燕又一次将他拉到一旁去,不悦道,“别闹,我忙着呢!”  “你有什么好忙的,你……”  程亦飞的话还未说完,孤飞燕就打断了,“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能不忙吗?”  程亦飞先是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自觉退到一旁去等着了。   这时候,原本就寂静的院子,可谓是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了。   在场众人全都看着孤飞燕,一个个脸色煞白,身体僵硬,心跳加速,甚至有人都腿软了。

  神农谷名誉理事?  御药房大药师,监管太医院,一品官衔?  孤飞燕这黄毛小丫头的时来运转,未免来得太猛烈,太吓人了吧?在场之人,后台再硬,能有她硬吗?在场之人,不少都是曾经欺压侮辱过她的,能不吓傻吗?  就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之下,孤飞燕慢条斯理,撩起了散落的头发,整理好衣裳。

  孤飞燕好一番整理之后,一边轻轻抚摸起脸上把抓伤的口子,一边扫视起在场众人。   她想,原主的旧恨,自己的新仇,该好好清一清了!  众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低头,生怕自己被盯上。 孤飞燕还在扫视,刚刚那几个动手打人的药女便都纷纷跪地求饶,哭成一片。   “大药师,饶命啊!”  “孤大药师,都是温雨柔指使我们的!我们是,是……是被逼的!”  “孤大药师,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这一回吧!”  ……  “孤大药师?”  这称呼变得真快呀!孤飞燕十分不屑,她冷声,“哭什么哭?输了还有脸哭?你们力气很大嘛?有劲儿没处使是吗?全都贬为药奴,考核三个月,不通过者,滚!”  话音一落,所有哭声戛然而止。 她们生怕再出声,就要马上滚了。   孤飞燕清净了,才朝一旁的上官英红和药师们看去,问道,“看药女打架,很好玩吧?”  上官英红一个激灵,立马福身,“下官失职,下官知错!”  孤飞燕并不客气,问道,“你既也知道自己失职,那本药师将你驱逐御药房,你没意见吧?”  这话一出,上官英红顿是倒抽了口凉气,“孤飞燕,你……”  孤飞燕就知道上官英红心里不服,她反问道,“我怎样?这些年来,你破格提拔了多少废材!又逼走了多少无辜?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现在就滚,还是待我查清楚了证据,再带上你的党羽,一起滚?”  上官英红半晌都说不话来,终究低下了头,自觉离开。 她非常清楚,以孤飞燕如今的身份和权势,要调查她是易如反掌的。 上官英红走了,她身旁之人,大多是贿赂了她被提拔的,可谓是人人自危,心惊胆战。

  孤飞燕撂下了狠话,“敢留下的,本药师绝对欢迎!想走的,趁早就滚!”  还有人敢留下吗?  数位女药师,几乎是用跑的离开。 至于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御药房,那就她们的事了。

  孤飞燕并没有再刁难其他人,御药房内部的人事,复杂得很,见不得人勾当多着呢。

她很清楚,自己接管了御药房,必要花心思好好整顿,否则,这些事都会是她的小辫子。

而这事,需从长计议的。   贬了十多名药女,驱逐药监和数名医师,她出了一口恶气,也算是下了一个足够分量的下马威。   她冷冷道,“都散了吧!温雨柔留下!”  剩下的人几乎全逃了,远处的南宫大人犹豫了一番,也暂时回避了。

  温雨柔手心里早已经全都是汗了,此时此刻背后更是冷汗直流。

她终于回想起三年来,自己是怎么虐待孤飞燕的了。 她怕了,慌了,后悔了。   “温雨柔,温药师?”  孤飞燕盯着温雨柔,喃喃自语。

其实,比起对温雨柔来,她对温雨柔的后台更加有兴趣,她当然要留着温雨柔,好好追究清楚。   她并没有刁难,而是笑着说,“程亦飞,温药师喜欢你好些年了,你跟她好好聊聊吧!我先走了。 ”  她说完,就大步离开了。   程亦飞压根不清楚温雨柔这么个存在,他狐疑地看了过来。

温雨柔亦是抬头看来,又恼羞又委屈又紧张,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她正要开口,程亦飞却都没有认真看她,而是大步追孤飞燕去了!  “小药女,你等等我!”  “小药女,我娘在你们家等着呢!你跟我回去!”  ……  程亦飞一路跑远了,然而,孤飞燕就躲在门外的花圃边。

她才不要出宫,她要等唐静!她得好好问一问,这“荣誉理事”到底怎么回事!  当然,她并没有忘记派人去给夏小满报喜。 她想,靖王殿下知道这个消息,也会替她高兴吧?  而此时,君九辰远在大慈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