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17章 唯一通道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696人围观
简介 哗啦啦……血色区域上空,莫名的大雨倾盆,雨水很清澈,并带着一丝甘甜,让人不禁猜测,这是否是黑鲨王自爆后的力量精华所化。 壹看书ww看w·1·cc大雨中,秦墨依然站在那里,仰望天空,张着嘴

第217章 唯一通道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哗啦啦……血色区域上空,莫名的大雨倾盆,雨水很清澈,并带着一丝甘甜,让人不禁猜测,这是否是黑鲨王自爆后的力量精华所化。 壹看书ww看w·1·cc大雨中,秦墨依然站在那里,仰望天空,张着嘴巴,似是在无声的呐喊,实则是脑海被万千思绪占据,犹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他心中清醒的知道,陷入这样混乱的状态是很危险的,但是,却是无可奈何。 因为一直以来,他将前世的一切,深深压抑在心底。 也因为这一段时间,修为提升太快,即使有【蛟藤玛瑙葡萄】淬炼身心,牢固武基,也难免会心魔丛生,逆乱心神。 此时,四周各方势力强者早已没了踪影,他们看出秦墨引动战意冲霄后,神智处于昏朦状态,若是等这怪物少年清醒过来,肯定要找他们清算,此时不溜更待何时,早已溜得无影无踪。

袖口,银澄探了探头,瞅着少年失神的状态,撇了撇嘴,嘀咕道:“好奇怪!凭斗战圣体确实能引动战意冲霄,但是,需要某种情绪达到一个上限,这小子如此悲伤,怎么像是爱人挂了一样?这小子一副糟老头的脾气,会有女人喜欢他吗?那真是瞎了眼。 ”这时,秦墨在一片空白的意识中,感到背后一具温暖的胴·体紧贴过来,耳边传来温柔低语:“没事了,那些敌人都退走了,我们安全了……”炼雪竹轻搂着少年,这一刻,她感到一种无边寂寥的悲伤,让她心神颤动,实是不明白,这少年曾经经历过什么,会显得这般孤寂。

此刻,秦墨身躯微震,清醒过来,目光恢复清明,环视四周:“都退走了吗?也好,省事。 要看书·1书kanshu·cc”随即,看着凌云殿尚长老的尸,秦墨暗中感慨【破山圣拳】的破坏力,一边蹲下来,开始搜刮尸上的宝物,动作极其娴熟。 宿氏四老:“……”这一连串的战斗,瞧得四老目瞪口呆,他们刚还在夸赞这少年英明神武,无比威猛。 下一刻,就看到这少年熟练的开始搜刮尸,这样的反差实是有些大。

片刻,秦墨打扫完战场,一行人不再停留,飞离去。 嗖嗖嗖……就在秦墨等人前脚刚离开,一个个强者飞掠而至,看到地上的尚长老尸,众强者皆是一惊。

“这是凌云殿的半步宗师,竟然死了!”“看起来,是遭遇强敌,刚才的战意冲霄,应是那人所为。

”赶来的强者们议论不已,这些强者皆是半步宗师,宗师绝顶的修为,乃是这片区域站在最顶层的人物。 随后,之前逃离的一些武者跌跌撞撞赶来,汇报了秦墨和尚长老的战况,在一群先天宗师们皱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凭肉身之力,竟生生击毙一位半步宗师,这是一个绝世天才啊!“不用担心!宿氏四老其中一人身上,已经中了我们海族特制的香料,他们无所遁形。 ”海族近卫军的将领这般说道。 “好。

不急着追踪他们,这里大阵封禁,处处危机,等他们快要抵达蛟骨柱枢纽,我们再行动。

壹看书ww看w·1·cc”“那个少年很危险,如此年龄便这般惊人,将来是大患,务必要铲除。 ”各方势力的领商议结束,纷纷离去…………时间一点点流逝,天色暗淡下来。

秦墨一行人继续前行,通往区域中央的路途,越来越艰难。 这里阵纹错综复杂,宛如迷宫一般,有些地方的阵纹缺失错乱,稍有不慎,便会误入歧途,难以脱困。

幸亏,有宿氏四老带路,再凭借秦墨、银澄对于阵纹的敏锐感知,一行人这一路行来,都是有惊无险。 夜幕降临,这片血色区域由大阵封锁,看不到夜空,但是,四周依然一片漆黑,显得很诡异。 篝火燃起,以死亡的黑鲨群的鲨胶为燃料,散着淡淡香味。

篝火旁,秦墨坐在那里吃东西,他已将自己所带的干粮吃完,正在吃炼雪竹的干粮。

瞧着少年狼吞虎咽的模样,宿氏四老目瞪口呆,这吃相简直是饿了七天七夜的样子,为何不服用丹药恢复体力呢?炼雪竹则是告诉四老,秦墨因为之前修为进境过快,不适宜服用丹药,所以,食用干粮恢复体力最好。

“墨小兄弟,你真是千元宗的弟子?”宿老大抚着胡须,神情很是惊疑。

这个少年如此惊艳,肉身媲美半步宗师,竟是六品候补宗门的弟子,让宿氏四老很是意外。 看见秦墨点头回应,宿氏四老交换眼神,心中都是产生一个猜测,这少年很可能是千元宗雪藏的绝世天才。 否则,不可能之前从未有所耳闻。 “以墨小兄弟你的资质,东烈战城的各大宗门都会抢着要。 又何必舍近求远,赶来西翎呢?”宿老四热衷刨根问底,这般问道。 秦墨略一沉吟,自是不会告诉四老,他是被一头狐狸坑了,才来到西翎战城。

只是笑了笑,道:“家族祖训,让族中有天资不俗的后辈,就加入千元宗。

”闻言,宿氏四老恍然,原来是至元宗曾经放的乌金剑牌,而后四老又惋惜不已,这样一块美玉,竟然落到千元宗手里,实是太可惜了。

“唉,行吧。 既是墨小兄弟的祖训,我也不好让你改投我们缠灵宗。 ”宿老三捋着三撇胡子,摇头晃脑道:“不过呢,雪竹师侄既然已是你的人了,咱们四个老家伙也是你救的,那以后咱们也是一家人。

有事没事,多到缠灵宗来走动走动嘛。 ”什么?秦墨、炼雪竹瞪大眼睛,这个宿老三胡说什么,这老头哪只眼看到,他们俩有过于亲密的举动了?“对啊!没错,以后都是一家人。 ”宿老二也是笑眯眯,看着秦墨说道:“墨小兄弟,你抱也抱了,亲也亲了,什么事都做过了,可不能始乱终弃啊!”“宿师叔,你别胡说!”炼雪竹皱着秀眉,反驳道。 她是深知宿氏四老的性子,一旦胡言乱语起来,那是越说越离谱,可不能让他们再这般胡说下去。

“怎么就胡说了?那小子背着你一路过来,面对雪竹师侄你这样的尤物,难道那小子能忍住?我不信。

”宿老三吹胡子瞪眼,嚷嚷道。 “……”秦墨张了张嘴巴,不知该说什么了,这四个老头也太会臆想了。 见宿氏四老越说越起劲,越说越离谱,听得秦墨整个脑袋都快爆炸了,只能岔开话题,与四老谈起破阵的事情。

果然,一涉及到阵法方面的事情,宿氏四老便抛开其他,开始专注于研究这座逆转大阵的破解之道。

逆转的【乾坤聚脉血杀阵】,由于黑鲨王的仓促逆转,现在并不完全,也相当不稳定。

如果放任这座大阵运转,也不知会引怎样的后果。

因此,需要尽快破坏那根蛟兽骨柱。

“现在大阵的中央区域,极其危险,阵纹错乱,空间交叠。 但是,据老夫四人推测,黑鲨王生性狡猾,当初必定留下了一条通道。 ”“没错。 黑鲨王原先布下此阵,并非是要绝杀诸强,主要目的是为了蜕变蛟兽。 所以,无论大阵逆转与否,肯定会有一条通道,直通大阵中央的枢纽。 ”……宿氏四老相互交谈,不时随手刻画一条条阵纹,推测可能的通道所在。 数个时辰后,四老大汗淋漓,耗尽了全部心神,终于确定了一个可能的方向,一行人不再停留,起身离去。

良久,在一片漆黑的夜幕中,一行人在一座血浪山峰前停下,秦墨闭上眼眸,“耳闻如视”如潮水般扩散,脑海中呈现一番奇异的景象,无数光的阵纹浮现,其中有一条路,阵纹排列很整齐,形成一道光路,一直通向前方。 “找到了!”秦墨睁眼,惊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