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202章 关于阴间秀场的提示

本站2019-05-15106人围观
简介 从远处缓缓走来的阿婆,正是我第一次来到无灯路时,警告我屋内有鬼的那个疯老太太。 这大半个月未见,她一点变化没有,还是那样的苍老。 “老人家,你还记得我不?”我迎面走到老

  从远处缓缓走来的阿婆,正是我第一次来到无灯路时,警告我屋内有鬼的那个疯老太太。   这大半个月未见,她一点变化没有,还是那样的苍老。   “老人家,你还记得我不?”我迎面走到老人家身边,她也没说话,只是抱着破旧布娃娃,用如朽木般枯瘦的手抓住我胳膊。

  “阿婆?你这是带我去哪?”  老人家不由分说,拖拽着我朝来时的路走去,她看起来老态龙钟,但是手上的力道却很大,手指陷入我肉中,抓的生疼。

  我看老人家态度坚决,也不敢反抗,任由她抓着我在黑暗的小巷中走出很远。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感觉走着走着头顶好像一大片乌云散去,月色重新照在了身上。   “回去吧。 ”老人家站在巷子口,松开了手,苍老的脸上皱纹密布,看不出她说话时的表情。   “阿婆,我今天来也是经过慎重思考才决定的,不达目的我是不会罢休的。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前后经历六次直播,次次都是九死一生惊险万分,来自身体上的创伤和高度紧张遗留的精神压力,使我的神经好似绷到极限的弹簧,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所以我今天才会出现在这里,我要了解更多关于阴间秀场的信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老阿婆似乎早就知道我不会轻易离开,她伸手指向无灯路深处:“你想知道的,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

”  “已经告诉我了?我还没说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你……”说到此处,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刚才在阿婆出现之前,一连有几个不同年龄段的女人找到我,她们眉目中都透着几分相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以生命的不同状态出现在我面前。

  “同一个人不断衰老,离去,更换出新的面貌?”我想起阴间秀场面试时的考官,他们三人体态身高近乎一样,只是声音和脸上佩戴的纸人面具新旧程度不同,“阿婆是在提示我这三人其实是一个人吗?还是说阴间秀场会剥夺观看者的寿命来维持自己运转?”  答案仍旧像雾里看花,模糊不清。   远处无灯路之外,车头灯猛地亮起,刺穿了恬静的夜晚,上衣沾染油污的谢顶大叔看我站在巷子口,也没有多想就跑了过来:“主播!事情办完了?”  “你怎么还没走?”看到大叔第一眼我就皱起眉头,自从进入无灯路到现在出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竟然还没有离开,这种不正常的事情引起我警觉。   “车子坏了,怎么都发动不起来,现在只能等拖车公司过来了。

”他揉了揉带着些许困意的脸,无奈的摊开双手。   “喂,别再往前走了,这巷子里不太平。

”谢顶大叔距离巷子口只有几步之遥,我善意出言,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大步甩开朝我走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无灯路啊?那我真要进去见识见识。 ”  他满不在乎,向前行进,抬起的脚步就快要落下时,忽然吹过一阵风。

  这风来的十分诡异,正好把他随手塞在上衣口袋的消灾符纸吹出。   符纸翻飞飘向身后,谢顶大叔愣了下神,迈出去的脚悬在半空停了下来。   “啪!”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旁边早就无人居住的二层小楼窗户上,有一大块玻璃脱落下来,正好砸在谢顶大叔身前十几厘米的地方!  锋利的玻璃碴子四处飞射,碎裂在无灯路路口。

  谢顶大叔干咽着唾沫,缩着脑袋,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这一幕我也看在了眼里,刚才要不是符纸被风吹飞,大叔那一步肯定会落下,那此时他的身体就正好处于玻璃的落点上。   碗口大小,边缘锋利,足够削掉他的脑袋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过来吗?”我当时的语气在大叔听来应该和死神无异,他脸上再也看不到那满不在乎的表情,眼皮狂跳,小腿一抽一抽的。   和死亡就差一步的距离,任谁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后怕。   今天看来是没办法继续调查了,我走向谢顶大叔:“没事吧?”  “还行,就是腿有点抖。

”  “以后我的直播你少看为妙,还有我给你那张符,一定要收好。

”我现在还不清楚阴间秀场吸引人观看的原因何在,也不清楚观看直播会付出什么代价,但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因果循环,有些东西还是少招惹为妙。

  我把大叔搀扶起来,正准备离开,没想到老阿婆也走了过来。

  她从我身边经过,来到前盖被掀开的出租车旁。

  “这老太太是谁啊?她要干什么?”谢顶大叔怕老阿婆弄坏自己的车子,跑过去想要制止老人,可就是这时,老人从车前盖里抓出了一个脏兮兮的破娃娃。

  这娃娃长得实在是丑陋,根本分不出人形。   “我车前盖里怎么会有这东西?是哪个混小子搞得恶作剧!”谢顶大叔在出租车外面气的跳脚,我轻拍他的肩膀,让他保持安静。   老人把手里的两个娃娃都抱在胸前,然后又唱起渗人的童谣,拄着拐杖,走进了昏暗的无灯路里。   谢顶大叔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奇怪了,车前盖我反复找了好多遍都没有看见那个娃娃,这老太太眼力居然比我还好。 ”  “那对小夫妻打胎之后是不是把什么东西忘在你车上了?”  “没有啊!”  谢顶大叔一脸迷茫,我看着好笑,但也不想说透,弯腰拾起那张消灾符塞到大叔手中:“装好了,你求的符只能保平安,我给的符却是可以保命的。 ”  坐上出租车,这次车子顺利启动,再没有任何问题。

  我被谢顶大叔送到汀棠路已经凌晨两点多钟,疲惫如潮水将我压垮,付了车钱,我便回到店内,一头栽倒在床上,也没有修炼,只想着能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一早我拿出阴间秀场手机,选择兑换了命鬼碑、合心玉、福禄一日签这三样东西。   “积分扣除,剩余积分四十三分。 ”收到阴间秀场的回执短信后,我就披上外套准备出门。   来到楼下,刚打开店门,忽然看到门口正徘徊着一个身材火辣,打扮时尚靓丽的女人。

  “江霏?”  曾经不可一世的江家掌上明珠,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这一点从穿着上就能看出。   淡雅的白色修身T恤,配着浅色牛仔裤,简简单单,显得安静纯粹。   江霏这么一打扮我都有点认不出她来了,半开店门看着外面走来走去,也不知道在纠结什么的性.感美女,我的第一反应是先把门关上,然后准备跳窗离开。   我对这个女人完全没有想法,江家的水太深,我并不准备掺和进去。   “高健!”  手慢了一步,卷帘门刚合上,江霏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无奈的把店门重新打开,我站在门口:“有事吗?今天暂不营业。 ”  “我想请你去吃个饭,毕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之前也没有好好答谢过你。 ”江霏语气诚恳:“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  “你帮我保守秘密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吃饭就算了,请回吧。

”我发现江霏神情古怪,心里直泛嘀咕:“这姻缘红绳已经被斩断,她怎么还缠着我不放?难道是跟江辰串通好了?”  “其实我还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江霏犹豫不定,葱白的手指握紧自己手机。

  “跟我商量?你一个千金大小姐能有什么事,需要跟我这个见不得光的成.人店老板商量?”  “这件事应该只能找你。

”江霏咬着嘴唇,把手机打开,在桌面应用之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图标,那是一张江霏本人的黑白照片!  “我看到你直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