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焦点访谈》 20150125 围堵“流毒”

本站2019-06-0721人围观
简介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危险品符号大家都不陌生,可能严重危害生命健康。 普通公众见到这样的符号应该迅速远离,与危险品的生产、处置相关的工作更要严守法规、确保安

《焦点访谈》 20150125 围堵“流毒”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危险品符号大家都不陌生,可能严重危害生命健康。

普通公众见到这样的符号应该迅速远离,与危险品的生产、处置相关的工作更要严守法规、确保安全。 可偏偏就有人置国法于不顾,视生命如儿戏。   2014年2月9号,河北省邯郸县公安局环境安全保卫大队接到群众举报,在邯郸县紫山风景区内发现了大量堆积的塑料桶,桶上有显眼的有毒危险品标志,从桶内还不断散发出非常刺鼻的气味。

  仔细一数,现场共有490个塑料桶,总重量达到一百多吨。

就在几天后,在邯郸的成安县也发现了同样的塑料桶,而且数量更大。 两地的塑料桶加起来总重量将近400吨,警方提取桶内的物品检测后,发现里面含有氰化钾、苯等剧毒物质。

  根据化验的结果,这些废弃物是工厂生产后留下的危险废物,含有剧毒,按我国法律法规的要求,需要专门建造储藏设施存放或是进行无害化处理。

然而现在这些废物被随意倾倒在这里,危害巨大。   在此之前,随意倾倒危险废物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还有可能让人中毒。 由于案情重大,河北省公安厅组织了专案组进行调查,在调查中发现在塑料桶的内部标有江苏连云港某化工企业的厂址。 是不是这家生产企业私自拉到河北进行倾倒的呢警方马上赶到这家宏业化工公司进行调查。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企业每年产生多少危废、什么危害、怎么处理,都要向环保部门申报登记;如果自己没有能力需要进行异地处理,必须要有转移联单,经过转出地和转入地环保部门批准才能转运。

宏业化工出示的所有材料都是齐全的,按理说它生产后的危险废物应该已经在完整的监管下送到了合同上的危废处理公司进行处理,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河北的景区里呢警方把调查转向了处理公司。   联单显示,宏业化工明明已经把500吨废物都运到了威尔瑞公司,为什么威尔瑞公司说只收到了55吨呢此时警方注意到,宏业和威尔瑞之间的合作,都是由一个自称姓武的人帮忙牵线促成的。

  武某和威尔瑞公司最后商定,以350元一吨的价格处理危废品。

然而经过警方调查,这个自称武某的人根本不是宏业化工的员工,只是一个无业人员,  2013年5月第一批55吨危废品运到了威尔瑞公司。 威尔瑞公司则在得到武某一笔报酬后违规虚开了发票和联单,而且没有跟宏业公司进行过任何沟通。   武某从宏业化工手里拿到了处理这批危废品的总费用175万元以及剩下的455吨危险废物。

然后他在网上找了几个自称有处理能力的人,以300元一吨的价格交给他们进行处理,剩余的将近60万元全部落入了武某的腰包。   自此,一条违法倾倒危险废物的黑色链条也全部展开:武某骗取各方的信任,他就以给钱为诱惑,让处理企业开出虚假联单,骗过生产企业和环保部门,从生产企业手中拿到所有的处理费用,再以极底的价格交给没有任何资质的王某、李某进行处理;最后,王某等人就直接把这些危险废物倾倒在偏僻的地方。

  在这个案子中,运出地江苏省环保部门没有按照规定要求生产企业随车押运,威瑞尔公司在填写联单后,所在地河南省环保部门也没有对它的处理情况进行检查,没能及时发现威瑞尔公司虚开联单的事实。 如果没有这些监管漏洞,这条黑色利益链应该能及时被发现。   处理、运输危险品废弃物有法可依,这就像一只装着危险品的桶,固若金汤、无懈可击。

但在执行时化工企业的随意,回收企业的任意,环保机关的大意,却像强烈的腐蚀剂一层层削薄了这只桶。

最后一只蛀虫钻过来,轻易就咬出了漏洞、造成了泄露。

由此可见,防虫与防腐,同样重要,只有人人筑牢防线、负起责任,我们才能把法规落实、将隐患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