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你我许的誓言也许抵不过岁月的云烟

本站2019-07-1954人围观
简介 也许,浮华俗地才是我身之所往,如此寻花问柳的巷陌之花,岂敢与君相约十年。 不管君所言实否,我当是配不上,我不过是一庸人。 诚如诸子所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本庸,却非

你我许的誓言也许抵不过岁月的云烟

  也许,浮华俗地才是我身之所往,如此寻花问柳的巷陌之花,岂敢与君相约十年。 不管君所言实否,我当是配不上,我不过是一庸人。

诚如诸子所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本庸,却非小人,己所不愿之事,自是不会欲加于人。 只当是一场青春闹剧,你任我与王胡作非为,心里万分感谢。 可不想,我当了把剪子,断了月老的红线,非常愧之。

  遥山隔水,同是苍穹下蜉蝣,我之庸,君当日久愈见之,今已断,更易见得。

谢君肯下青山绿水、茅屋布衣与共之誓言言,我已负之。 而今看之,不免笑话。

此生当是何其幸运,遇君与王此友如斯!怪我性太恶毒,竟泼水打鸳鸯,水浑搅后全不擦而自在逍遥。

君恨之有理,唾之有据,庸人欣然受之。 心有愧感,直是活该。   有些事,过了就没人再提起;有些人,走了就没人再问津;有些故事,久了就没人再说起。

这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同样的,有些事、有些人、有些故事也教人,念念不忘。   时光的齿轮压过风花雪夜,凄凉了夜里路灯微茫颤抖的心路,悲了这个秋天。

  落时西风时候,人共青山都瘦。   也是秋雨时候。

它们都为落叶与树排了一场离别的宴席。

席上,秋雨,落叶为树醉了一生方休;西风,落叶为树舞了一曲惊鸿。

只消一场宴席,什么都瘦了。 守窗的人儿、东篱的黄花、夜里的西风、落叶与落了叶的树……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窗。

  诗情,思情,便引思情到碧窗。 尺素三千难托,直是锦鲤沉没。 攲枕纱窗冷,奈何明月夜!寒气逼来,冷月思远人,太销魂。 念着,盼着,雁字已回,秋过梅关,远人归不归?红笺小草,欲说还休。 天太凉了,直入心城,风起了,吹了柳絮翻飞。   风已满楼,山雨落小楼。

回廊处,绿柳依旧。 转眼,已深秋,望,荒芜,凉透,漏。

  一场雨疏风骤的夜雨,扰了夜的静,酣的梦,人的心……不是海棠依旧,不是绿肥红瘦,应是落叶纷飞黄花满径!灞桥水边一诀别,折柳等君白濒洲。 一别是几个春花秋月亦或是君在江头我在江尾的相见无期。

那些人去楼空的故事,也许说书人都不开心轻易说起了。 这场秋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留下那湿冷的空气,硬是穿透了纱窗,凝了所有的泪水,给我讲了这个只有我和你,还有王知道的故事。   青春永远是一首歌颂不完的歌,就像河流之水长东,更新换代,各有千秋。 我也想说:我知道,你是我今生最美好的际遇,纵使隔了天涯海角的距离。

不管以朋友的身份还是恋人。

你是一阵风,一场空,给了我一个迷离的黄昏,画面太美,让我不敢接触。

你我相识,也是同好相吸的最好见证吧。 十里相思,九连环计,八千诗意,七百思议,六个春秋,五朵花月,四面楚歌,三生河畔,两生鲜花,一浅烟雨,半帘幽梦,终抵不过,一粒沙子的折磨。

  怪只怪我们都轻许了誓言,你我又有多少个十年?再回首已是荒芜之后,谁还肯为谁低头?低到尘埃再开出明艳的花。   这份情也十许年之后还在,也许变了味,也许随岁月消散了。 文章标题:你我许的誓言也许抵不过岁月的云烟文章地址:http:///jingdianmei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