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334章嫂子说,你轻点....

本站2019-07-2722人围观
简介 ”嫂子,你这是做什么?”躺在床上,陈世美发现嫂子将自己的紫色小内内给撕成了碎片,并拿着其中一块最大的碎片布来当纸张,拿着毛笔,嫂子在碎片布上面写下了一个个名字,而且都有规划。 ♀“咱们如

334章嫂子说,你轻点....

”嫂子,你这是做什么?”躺在床上,陈世美发现嫂子将自己的紫色小内内给撕成了碎片,并拿着其中一块最大的碎片布来当纸张,拿着毛笔,嫂子在碎片布上面写下了一个个名字,而且都有规划。 ♀“咱们如果要夺权,就不能简单的夺权,而是要有计划的夺权!你看看,我在上面写了不少人的名字,并将他们分类了一下,以后要对付起来,也会十分的方便。 ”嫂子将碎布片摊开,写上了最后一个名字:刘霞,并将这个名字规划到了敌人的分类中,外头的光线照射了进来,碎布片上的名字皆都一一呈现了出来。

陈世美有些诧异,没想到嫂子的心倒是挺细腻的!嫂子不仅将全村人的名字写在了小内内的碎布片上,更是做到毫无遗漏,全村几百个人的名字,她一个都没有漏下,反而是将这些名字进行了大量的分类。

比如雪姨,香兰,翠花,兰花等人,这些寡妇都被分类到了陈世美的老婆一类,也就是说,等到将来夺权成功了,这些寡妇都要成为陈世美的老婆!至于敌人嘛,嫂子只写了一个人,那就是刘霞!“嫂子,你对我真好啊,居然还会制作计划,不过嫂子,你不觉得山伯很可疑吗?”依偎在嫂子的怀里,陈世美像个婴儿一样嘟喃着,嫂子却是轻笑道:“傻孩子,山伯已经快八十岁了,他只是和刘霞有些亲戚关系而已,如果要夺权,山伯和他的孙子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床上的陈燕同样点头,觉得山伯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反而是山伯的孙子有些棘手,因为这小子仗着是刘霞的亲戚,经常去村里偷寡妇,甚至占寡妇们的便宜。 ♀好几次山娃都想偷看嫂子和燕子洗澡,不过好在嫂子的警惕性强,也就没有遭到山娃的窥视,后来碍于山娃和刘霞有亲戚关系,嫂子也就不好说,所以一直就这样僵持着。

至于其她的寡妇们,一旦发生个什么事情,她们也都是人人自危的,极少数的寡妇在外头有情人,也就是村外有情人,虽说目前只发现了香兰在外头有情人,而且情人还是河西村的。

不过像香兰这种在外头搞情人的寡妇,村里一定还有,只不过她们藏得很深而已!不过大部分的寡妇还是苦甘寂寞的,一旦有男人勾引,她们就会**沦陷,而陈世美有着男壮丁这个职业,想泡妞,无异于太简单了一些...“那嫂子,你的意思是啥?难道我们直接去绑了刘霞?这样夺权会更快一些啊!”陈世美被吊起了胃口,他还是第一次觉得嫂子如此厉害,因为嫂子居然能够制定夺权的计划,这是一种谋略啊!“不必这样做,这样做,太过于冒险了一些,世美,就像你先前讲得一样,你可以去勾搭村里的寡妇,我和燕子可以帮你泡妞,等到你的妞泡的差不多了,我们夺权的时刻也就来临了!从今天开始,你每成功勾搭一个寡妇,我们就把她写入推翻刘霞的名单内,让这个新来的寡妇加入我们的造反队伍,你看如何?”嫂子滔滔不绝的说着,陈世美点头示意,表示嫂子说的一点儿也没错。 ♀“此外,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这条地道,虽说这条地道只能通往我和你嫂子家,但如果以后勾搭的寡妇多了,我们就可以建立一个地下会议所。

”望着那条地道,向来没有谋略的陈燕也是提出了一条好建议,陈世美点头,表示赞同,嫂子同赞,觉得这个地下会议所有必要成立。

“燕子姐,你说的地下会议所,究竟是啥玩意?”陈世美依旧有些不解,便是疑惑的问道,这个名字有些神秘,听起来就像搞秘密情报似的!“所谓地下会议所,就是指,以后你勾搭的寡妇多了,我和你嫂子要为你好好选一选,看看哪些是真心的,哪些不是真心的,如果不是真心效忠于你的寡妇,就算你勾搭成功,也只会害了我们大家!但如果你勾搭的寡妇都是真心效忠于你的,我们就可以拉她入伙,将机密全都告诉她,再将她家通往你家的地道给打通,以后要想召开会议,也会十分的简单!”听着陈燕的话语,陈世美大概了解了一些,拍了拍陈燕的娇臀,亲了她一口,没想到陈燕也挺聪明的!“那我今晚就将张娇娇家的地道给打通,嫂子,你看如何?”陈世美兴奋的说着,因为嫂子和燕子家的地道已经打通了,接着打通张娇娇家的地道,这样一来,以后张娇娇也可以更方便的进出自己的家!其实打通地道是一个很好的私通办法,因为村里平常都有人,如果明目张胆的走出来,难免会被人看见,但如果走地道,那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出村外,这个办法的确很好!但如果刘霞知道自己打地道私通寡妇,估计她会疯掉的!“可以,打通娇娇家的地道后,明天晚上,我们四个就在这里开一下会议,算是一起见证下推翻刘霞的决心!”嫂子坐在陈世美的腰上,摇动着,一边享受着,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嗯...嫂子,你加快点速度...”陈世美喘着气,有些招架不住的说道。 “咋了,这就怕了?嫂子的精力还没有完全使出来呢,你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四十岁的女人像一只饿狼么?”嫂子扭动着娇臀,如波浪般的青丝舞动着,整个人就像一只奔跑的母狼,仿佛有着无尽的战斗力。

“对,嫂子是狼,嫂子是一只只对你死心塌地的母狼。 ”“嫂子,那你可别太猛了呀,后边还有一个燕子呢,你们两一起上,说不定待会吃得我连骨头都不剩了!”“贫嘴!”拍了拍陈世美的脸蛋,嫂子加大了卖力,而床上的陈燕也是笑道:“你打算先泡雪姨是么?雪姨和翠花还有兰花都玩得很好,如果拿下雪姨,还可以接着泡翠花和兰花,只要泡到这三个妞,以后要夺权,人脉上也会更广阔一些。 ”“嗯,燕子姐,你看起来笨头笨脑的,没想到你还挺有谋略的嘛!对了,这些天我不在,我的房屋,是不是你们两打扫的?”陈世美疑问了一句,嫂子便是笑道:“是呀,我们晚上走地道进来,偷偷的打扫,然后又走地道回去,所以也没被人给发现!直到今天,我们想来你房间看一看,没想到你居然已经回来了,哎!”“我不回来,我去哪呢?嫂子,你快说,雪姨怎么泡?”陈世美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声,加大了卖力,让嫂子更爽了一些,嫂子受不了了,高兴的嗔道:“你小子,占着嫂子的便宜,却想着雪姨的好处,哼!不告诉你!”“说不说?嗯?”陈世美使出了神力,嫂子连连求饶,抽出了下身的玩意,跪在床上哀求道:“说,嫂子说,你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