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本站2019-07-23166人围观
简介 伊建走的时候,悠然没有哭,即使鲜血还在拼命浸透那沾满泥沙的衬衫,她听不见四周的慌乱,看不到人群的奔走,灰尘盖着曾经那好看的面容,鲜红的血丝停留在唇角 伊建那么凉,好似一块千年不化

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伊建走的时候,悠然没有哭,即使鲜血还在拼命浸透那沾满泥沙的衬衫,她听不见四周的慌乱,看不到人群的奔走,灰尘盖着曾经那好看的面容,鲜红的血丝停留在唇角    伊建那么凉,好似一块千年不化的冰横躺着    悠然的心,似一树树凋零的梨花,纷纷落下,她捂不暖伊建冰冷的手    (一)    六年前,伊建申请汶川一个村庄任教,也在那一年遇见了在林间起舞的悠然,伴着秋叶纷飞,阳光透过稀疏的叶子打在她清秀的脸庞,唇角温婉的弧度,修长纤细的指尖,每每悠然小猫般窝在他怀中问起初遇她的情景,伊建永远都是温柔揉着她的发,说着那个如天使降临般的画面    那年的春天感觉来的特别早,阳光早早便伫立在了空中,催开了漫坡的山花,姹紫嫣红的山花,悠然柔美的身影掩映在花丛中,她满脸笑意,双手采集着许多美丽的花,花很美,赛不过悠然的美    伊建说,花再美,仍不过是支花,没有灵气,不及你婉约    有些女子,只是在画中,楚楚风情,一羞倾城    悠然就是那个如画的女子,一片花海,似一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带着古典的唯美,像是穿越千年而来来的妖,跨款而来    那以后,伊建的自行车后座不再空荡荡,而是拉了个长发飞扬的女子,穿着白色的长裙,怀里搂着几本书,笑声溢满整条小道    阳光温和的落在他们的身上,花香暗涌,一个多情的季节    (二)    有些爱,注定的    悠然看着他,深情的    和他一样,毕业后就申请了乡村支教,在她眼中,认真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伊建永远都不知道他认真批改作业时,英俊的眉间,时不时微微的皱眉有多吸引人,为此,悠然每每都会出神,直到伊建察觉的抬头微笑    看着伊建英俊的脸庞,心情就如那天阳光般,温暖灿烂,他的脸,他的一切,是永远看不厌的,她喜欢安静的坐在他身旁,看着伊建忙碌,等着他起身牵手    在开满野花的小道奔跑,和学生们嬉笑玩耍,教绘画,教跳舞    爱在春天,惹了桃花,他与她的爱,艳浓桃花    有些夜晚,烛光摇曳,荡起涟漪一片    他抚着她的秀发,冰冷的唇落在悠然好看的额头上,悠然是深山里最美丽的画卷,伊建吻着悠然的耳垂,轻声说,然,我会爱你一辈子    伊建的话,留在悠然的心海    伊建是一条鱼,游刃悠然最深处,悠然是一朵绽放的花,开在了伊建怀中    伊建离开的时候,全村的人都来了,几百人,没有一点声音,安静的只听到花开的声音    悠然看着伊建上车,他说过不会回头,悠然还是对着伊建的背影挥着手,直到车绝尘而去,悠然的手还是没有停下来,她追着车尾,泪眼模糊,即使明知是很短暂的离别,他妈妈病情好转便能重逢!    (三)    很长的时间,悠然都没有了伊建的消息    悠然一直打,直到不在服务区    悠然坐在村头的树下,风一阵一阵的掀起她的裙角,夏天,终于有了溽热的气息,悠然经常独自坐在惨淡的操场边,一脸倦容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伊建依旧没有出现,爱是一朵娇嫩的花,无人照料,枯萎得很快    伊建不在,悠然就似一朵花般凋零    李敖看着这个凄楚的女子,心一阵疼痛,李敖给悠然煲汤,做她爱吃的菜,悠然吃不下,就算勉强上了桌也是拨弄下碗筷,怏怏的卧回床榻    认识悠然是在一个雨天,李敖的车陷进了泥沼里,让他避雨的人家便是悠然,朴素的衣着掩盖不了悠然清秀的面容,温柔的双眸,微微扬起的唇角,递过一杯热茶还有一条干毛巾    从那以后,李敖总有很多借口和理由来看悠然,他推着秋千上的悠然,喜欢风带来有着悠然气息的味道,任由长发飞扬在他的脸上    悠然说,很久没看见玫瑰花了,很红很大朵,上面还停留着滚动的水珠    隔天的雨夜,李敖落鸡汤一样站在悠然门外,冲着悠然坦然的笑,手里一大束红艳艳的玫瑰,水珠在花瓣上滚落,滴滴随雨水落在地上    悠然挽着伊建来到李敖身边时,李敖正要从车内拿出给悠然买的连衣裙,绣着玫瑰花瓣的红色长裙,他收回了手,转身看着微笑的悠然,这个笑容比之前还美,因为伊建    窗外又起风了,秋天来了    悠然说,我想去操场吹吹风    李敖扶起悠然纤瘦的身体,微微点头    阳光照在悠然惨白的面容上,李敖轻轻的为她紧了紧外套,不言不语,只有悠然的叹息    地震来临前,村头的学生小胖气喘嘘嘘的跑到悠然跟前,伊老师回来了,在家找你呢!    悠然僵在原地,还是李敖催促着起身,回神间,悠然用尽全身力气朝家跑去    伊建健硕的身影被阳光拉得很长,悠然远远的看着曾经再熟悉不过得背影,魂牵梦绕的面容,她一步步慢慢的靠近,生怕是个梦,稍微触碰便会惊醒    就在伊建转头微笑的瞬间,勉强还在使用至今的房屋一阵晃动,轰然倒塌    悠然快速的跑近伊建身边,几秒内,两人便被埋在了废墟中    (四)    不知道过了多久,悠然意识中有人轻拍着她的脸,刺眼的光亮让她无法用最后一丝力气睁开双眼    噪杂人群中不停传来,这还有人,还活着    悠然被抬出来时,腿脚处血肉模糊,钢板砸进了大腿内,救援人员快速的进行抢救,悠然摇摆着双手,支撑的想要起身,口中呢喃着:伊。 。 伊。

。

。

医生强行将身子放平进行包扎,悠然扭动着身躯跌落在地上,朝自己刚出来的废墟爬去,沙尘中流下一条平行的血迹,旁边另一头担架上,李敖收回无力扬在半空中的手    不可以!    悠然大声嘶吼着扒着水泥板,指尖血肉混合着泥沙    我不要你的解释了,不要你的对不起了    我要你用你的双手抱着我,要你的唇吻着我    我原谅你了,我不怪你了    我要你用一生的爱来补偿我,我要你说一辈子的我爱你    偌大的灵堂内,伊建微笑的脸悬挂在正中间,伴随着一声重重的巴掌声,悠然的脸上赫然呈现五个手指印,亲人们拉着情绪失控大声怒吼的伊妈妈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嘴角溢出血迹,悠然没有抹去的意思,跟心比起来,这一点都不疼,靠近伊建的脸无力的跪坐在地上,许久不曾打理的长发凌乱不堪,双眼布满红血丝    李敖赶到时,已跪了七八个小时的悠然,终于晕厥倒在了地上,泪滴落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悄无声息    (五)    李敖推着轮椅上的悠然,另一只袖口空荡的飘在风中,风吹动着洁白的头纱,不时露出悠然好看的下巴    教堂内响着神圣的钟声,安静祥和    李敖在悠然身上盖上毛毯,悠然握住他的手,李敖一惊,悠然微微一笑,六年了,悠然终于笑了,只是凭化妆也无法掩盖面容的苍白    谢谢!悠然微弱的声音,许是很久不曾开嗓,声音生涩沙哑    结婚周年快乐,伊太太!李敖报以微笑,掀起头纱    入秋了,我想去看落叶了悠然望着门外,幽幽的声音绕在礼堂中    一路上,李敖推着悠然,轮椅碾过枯叶发出嗖嗖的声音,悠然抬着头迎着太阳,微闭着双眼,风声,落叶声,悠然的叹息声    叹息越来越弱,最后停留在了那一抹阳光下,一切静止了    李敖在悠然的额头落下一吻,你在哪里我的爱就在哪里,直至天堂,甚至地狱    (六)    医院一张胃癌晚期的化验单,在办公桌上随风旋转了几下,飘落在了地上    窗外树叶越发凋零厉害了,似雪花般,李敖微笑着沉沉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文本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