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1章 背叛真相变强之心(1)

本站2019-05-1566人围观
简介 云之界,白云悠悠之上。 一个银发男子,正盘膝而坐,五官精致,嘴角含笑,但那笑容好似没有直达眼底。 他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也隐隐浮现出着许多汗滴。 即便是这样,也依旧风流倜傥。

云之界,白云悠悠之上。 一个银发男子,正盘膝而坐,五官精致,嘴角含笑,但那笑容好似没有直达眼底。 他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也隐隐浮现出着许多汗滴。

即便是这样,也依旧风流倜傥。 不知过了多久,他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浊气。

感知周围的阵法,他身形一闪,来到了阵法的边缘。 “辰哥,伤养好了吗?”不知什么时候,阵法边缘出现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她的出现,使周围的一切为之增色。

“好啦,紫夏。

”银发男子淡淡一笑,“我只是你的白瞳哥哥。 对了,外面狂吠的狗处理完了吗?”“还有几只,不过并无大碍。

”幽紫夏妩媚一笑,灵动的双眸中难免兴奋。

“哦?”辰钊满脸宠溺地看着满脸兴奋的幽紫夏,嘴角微微上扬,“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心还是没变。 ”话完,眸子忽然变得深邃了起来,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是吗?”幽紫夏秀眉紧皱,看着辰钊越发越深邃的眸子,朱唇轻启,“可我觉得这样的我,才是最好的。 ”话完,她转过了身,脚下轻点几步,在天地间只留下了几道淡淡的残影。

辰钊看着幽紫夏渐行渐远的身影,回忆着她眼中的兴奋,想到自己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做的事情,眼中划过了一丝坚定。 他握紧了双拳,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泛着淡绿色光芒的令牌,眼神有些迷离地说道:“五大武神,全部集合,绞杀黑瞳(幽紫夏)!”“不要恨我……紫夏……我都是为你好……”辰钊的手指不住颤抖。 令牌看似坚硬如顽石,其实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将其崩碎。

他的中指和食指稍稍一掐,灵玉令牌瞬间碎成了数万块,随即聚成了五个小型令牌,带着他的命令朝着五个不同的方向急速飞去。

与此同时,在云之界的某处,闪出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随着黑影的停止移动,渐渐浮现出一个美丽女子的身影。 “你说,辰哥会不会生气啊?”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秀眉,蹲下身子,用玉手托起了一团像棉花糖一般的云朵,似乎在对云朵倾诉着心声。 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女子皱紧了的秀眉宛如被一只大手给抚平了一般,嘴角挂起了一抹淡淡的笑颜:“我的修为突破应该会给辰哥带来惊喜吧!”女子自言自语道。 “紫夏公主,你不可能突破,也没这个机会给他带来惊喜了!”茫茫天际中想起了一个如洪钟一般的声音,透着岁月的沧桑。 “谁?什么人?”幽紫夏收起笑容,紧锁眉头,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直起腰板,拔剑出鞘,谨慎地打量着周围。

暗神界最强利剑——幽冥神剑一出,瞬间,周围的花草树木都被这浓郁的黑暗气息给熏成了浓浓的墨黑色。

“是我啊,公主殿下!”在云端深处,又传出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 随即,又有三个不同的强大气息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是你们!”幽紫夏松了口气,把剑重新插回剑鞘,正张口打算问问关于辰钊的事情,但猛然想到了什么,夺口而出:“你们五个是想来干什么的?辰哥到底有什么需求?”“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一个女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据幽紫夏了解,这是辰钊麾下五大武神中唯一的一个女子上官秋雁,性格火爆而泼辣,实力强劲,善用长鞭,“不知是不是你又忍到主子了?”“此话怎讲?”幽紫夏满头雾水,隐隐觉得事情越发越不对劲了起来,尤其是上官秋雁跟她讲话时候的态度,隐隐含着一股轻蔑的感觉。 “不对啊?!”幽紫夏越想越糊涂,平时五大无神对她恭恭敬敬,惟命是从,今天这是怎么了?“废话少说,动手!”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从背后悠悠地传了出来。 “什么?”幽紫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双手不住颤抖“这一定是梦……这一定是梦……”趁幽紫夏失神的瞬间,上官秋雁的攻击便随之而来。

长鞭乱舞,烈焰缤纷。

“复命完我还要去喝酒呢!”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说着也打出了最强一击:“木之束缚,绞杀!”顿时,五条木元素长达百米的巨龙从他的指尖流出。 其余的人也毫不懈怠,纷纷出手。 瞬间,五个足以致命的攻击朝着幽紫夏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涌来。

“噗——噗——噗——噗……”幽紫夏狂喷了几口鲜血,整个人异常狼狈。 方才硬生生地抗下了五个致命攻击,乃是身体无比强硬的她也是命悬一线的。

一想到在失神的状态下被被人偷袭,幽紫夏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好,很好!”幽紫夏嘴角挂着一抹鲜血,眸中的失神也渐渐消失,“白瞳,我这么给你面子,你既然不领!你对我无情,那就休怪我对你不义了!”想到之前与辰钊的一幕幕,幽紫夏的眼中顿时被黑色填满,想着自己身上火辣辣的伤痛,眼前的一切变成了只有黑白两色的世界,身上散发着无比浓郁的黑暗气息,竟变成了一圈圈黑色的涟漪从她身边荡漾开来,碰到的一切事物皆变成了暗黑色。 幽紫夏从来都没有这么想杀过人。

“不好,她体内的黑瞳血脉在这时候觉醒了!”上官秋雁一边用元气抵挡着无比阴森的黑暗气息,一边在提醒五大武神,“只有在无比愤怒时才会忽然魔化……但只不过她本来就是魔族的,也说得通……”幽紫夏的身形隐没在黑色的涟漪中若隐若现,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一般。 就在上官秋雁嘀咕之时,幽紫夏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她的身后,嘴角挂着一丝狞笑,拔剑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