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1卷·沙丘的故事(214)

本站2019-07-10125人围观
简介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了同样的离愁别绪:愿上帝祝福我们在快乐中团聚。 顺风轻快地从西班牙的海岸吹过来,别离只不过是暂时的事情,因为几个星期以后,他们就会到达目的

第1卷·沙丘的故事(214)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了同样的离愁别绪:愿上帝祝福我们在快乐中团聚。 顺风轻快地从西班牙的海岸吹过来,别离只不过是暂时的事情,因为几个星期以后,他们就会到达目的地。 不过当他们来到海面上的时候,风就停了。

海是平静而光滑的,水在发出亮光,天上的星星也在发出亮光。

华贵的船舱里每晚都充满了宴乐的气氛。

最后,旅人们开始盼望有风吹来,盼望有一股清凉的顺风。 但是风却没有吹来。

当它吹起来的时候,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吹。 许多星期这样过去了,甚至两个月也过去了。

最后,好风算是吹起来了,它是从西南方吹来的。

他们是在苏格兰和尤兰之间航行着。

正如在《英国的王子》那支古老的歌中说的一样,风越吹越大:它吹起一阵暴风雨,云块非常-阴-暗,陆地和隐蔽处所都无法找到,于是他们只好抛出他们的锚,但是风向西吹,直吹到丹麦的海岸。

从此以后,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

国王克利斯蒂安七世坐上了丹麦的王位;他那时还是一个年轻人。 从那时起,有许多事情发生了,有许多东西改变了,或者已经改变过了。 海和沼泽地变成了茂盛的草原;荒地变成了耕地。 在西尤兰的那些茅屋的掩蔽下,苹果树和玫瑰花生出来了。 自然,你得仔细看才能发现它们,因为它们为了避免刺骨的东西,都藏起来了。

在这个地方人们很可能以为回到了远古时代里去比克利斯蒂安七世统治的时代还要远。 现在的尤兰仍然和那时一样,它深黄|色*的荒地,它的古冢,它的海市蜃楼和它的一些交叉的、多沙的、高低不平的道路,向天际展开去。

朝西走,许多河流向海湾流去,扩展成为沼泽地和草原。 环绕着它们的一起沙丘,像峰峦起伏的阿尔卑斯山脉一样,耸立在海的周围,只有那些粘土形成的高高的海岸线才把它们切断。

浪涛每年在这儿咬去几口,使得那些悬崖绝壁下塌,好像被地震摇撼过一次似的。 它现在是这样;在许多年以前,当那幸福的一对乘着华丽的船在它沿岸航行的时候,它也是这样。

那是九月的最后的一天一个星期天,一个陽光很好的一天。

教堂的钟声,像一连串音乐似地,向尼松湾沿岸飘来。 这儿所有的教堂全像整齐的巨石,而每一个教堂就是一个石块。 西海可以在它们上面滚过来,但它们仍然可以屹立不动。

这些教堂大多数都没有尖塔;钟总是悬在空中的两根横木之间。

礼拜做完以后,信徒们就走出上帝的屋子,到教堂的墓地里去。

在那个时候,正像现在一样,一棵树,一个灌木林也没有。

这儿没有人种过一株花;坟墓上也没有人放过一个花圈。

粗陋的土丘就说明是埋葬死人的处所。 整个墓地上只有被风吹得零乱的荒草。

各处偶尔有一个纪念物从墓里露出来:它是一块半朽的木头,曾经做成一个类似棺材的东西。

这块木头是从西部的森林大海里运来的。 大海为这些沿岸的居民生长出大梁和板子,把它们像柴火一样漂到岸上来;风和浪涛很快就腐蚀掉这些木块。

一个小孩子的墓上就有这样一个木块;从教堂里走出的女人中有一位就向它走去。

她站着不动,呆呆地望着这块半朽的纪念物。 不一会儿,她的丈夫也来了。 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讲。

他挽着她的手,离开这座坟墓,一同走过那深黄|色*的荒地,走过沼泽地,走过那些沙丘。 他们沉默地走了很久。 今天牧师的讲道很不错,丈夫说。 如果我们没有上帝,我们就什么也没有了。 是的,妻子回答说。

他给我们快乐,也给我们悲愁,而他是有这种权利给我们的!到明天,我们亲爱的孩子就有五周岁了如果上帝准许我们保留住他的话。

不要这样苦痛吧,那不会有什么好处的,丈夫说,他现在一切都好!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我们希望去的地方。

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别的话,只是继续向前走,回到他们在沙丘之间的屋子里去。

忽然间,在一个沙丘旁,在一个没有海水挡住的流沙的地带,升起了一股浓烟。 这是一阵吹进沙丘的狂风,向空中卷起了许多细沙。 接着又扫过来另一阵风,它使挂在绳子上的鱼乱打着屋子的墙。 于是一切又变得沉寂,太陽射出炽热的光。

丈夫和妻子走进屋子里去,立刻换下星期日穿的整齐的衣服,然后他们急忙向那沙丘走去。

这些沙丘像忽然停止了波动的浪涛。

海草的淡蓝色*的梗子和沙草把白沙染成种种颜色*。

有好几个邻居来一同把许多船只拖到沙上更高的地方。

风吹得更厉害。 天气冷得刺骨;当他们再回到沙丘间来的时候,沙和小尖石子向他们的脸上打来。

浪涛卷起白色*的泡沫,而风却把浪头截断,使泡沫向四周飞溅。

黑夜到来了。

空中充满了一种时刻在扩大的呼啸。

它哀鸣着,号叫着,好像一群失望的精灵要淹没一切浪涛的声音虽然渔人的茅屋就紧贴在近旁。 沙子在窗玻璃上敲打。

忽然,一股暴风袭来,把整个房子都撼动了。 天是黑的,但是到半夜的时候,月亮就要升起来了。 空中很晴朗,但是风暴仍然(第2/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