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任是数语也动人(七)

本站2019-07-12195人围观
简介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任是数语也动人(七)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国风·郑风·风雨》    该诗翻译成白话文:风凄凄呀雨凄凄,窗外鸡鸣声声急。

风雨之时见到你,怎不心旷又神怡。

风潇潇呀雨潇潇,窗外鸡鸣声声绕。

风雨之时见到你,心病怎会不全消。 风雨交加昏天地,窗外鸡鸣声不息。

风雨之时见到你,心里怎能不欢喜。     这首《风雨》美在氛围的营造与纠结的心情。 女主人公用风雨来直接写环境的恶劣,用鸡鸣来侧面衬托环境的恶劣,同时也暗示了女主人公内心的不平静。 环境越恶劣,心情越不平静,心里就越纠结。

    盼着你来,可是又怕雨把你淋湿,想跟你说要不就别来了,可是内心深处又多么希望你能来啊。

女主人公柔肠百转,令人动容。     最终,痴情的你还是穿过风雨来见痴情的我,这让我怎能不高兴呢?“云胡不喜”四个字,坦诚而又动人。 当心上人的身影映入眼帘的那一刻,相信女主人公眼前的风雨已不见,耳畔的鸡鸣亦不闻。

因为,她能感知到的世界里只剩下他的影迹。     这首诗没有背景交代,我们不知道这个男子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何时订下的约定。 我们只知道在两千多年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女子痴痴等待,一个男子如约前来。 女子担忧而又充满期盼。 男子勇敢而又深情款款。

    一约既定,万山莫阻。 那个君子,那个浑身湿漉漉来履约的君子,让二人之间的感情显得愈发真挚而炽烈。

这位君子足可与庄子《盗跖》篇中誓死守约的尾声相媲美。 被今人视为文明欠发达的古代,何痴情男子之多也!    想起了那首《漂洋过海的来看你》中的一句歌词: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有一个值得想值得爱值得等的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 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

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

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

——张先《木兰花》    张先,北宋词人,与柳永齐名。 因其《行香子》中有“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句,人称“张三中”。 后因写有三句含“影”字的好词而被誉为“张三影”。

这句让我一读便为之心折的“无数杨花过无影”还不在“三影”之列。

    张先在北宋词人中算是高寿的,活了八十八岁。     这首《木兰花》作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

退居故乡吴兴的张先度过了他人生的第八十六个寒食节,写下了这首词。 该词上片极写节日的欢乐,下片极写欢乐后的宁静。 二者相得益彰,毫无滞涩之感。     月光皎洁,杨花洁白。

月光柔和,杨花轻柔。 二者的相遇是天作之合。     为何杨花无影,可能是月光太亮,如手术室的无影灯一般,覆盖了杨花的影子。 也可能是杨花太白,白的透明,根本留不下影子。 还可能是白色的杨花已完全融在了皎洁的月色中,当然不会有影子。

又可能是月光朦胧,杨花亦朦胧,朦朦胧胧,不见其影。

这两句多解的诗足可以代表中国古诗的神韵之美。

美是什么?美就是神秘,就是“静穆”。 就是“不可云”。     杨花为暮春之景,但在张先笔下,却并没有“点点是离人泪”那样伤春惜春的悲悲切切,八十六岁的老人,尽情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热闹与宁静。

天人合一,自然而然。     字面上写“无影”,其实营造的却是“无声”之境。

以视觉写听觉,可谓高妙。 也许在张先心中,上片的热闹就是自己的少年。

下片的宁静,就是自己的暮年。

少年有少年的欢乐,暮年有暮年的幸福。

只要爱着生命,每一个时期都可以魅力非凡。

    月华如水,杨花似雪,雪入水中,了无踪迹。     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无数杨花过无影    原来,世界,可以如此单纯而又崇高。

人生,可以这样安静而又美好。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欧阳修《蝶恋花》    对该词末句常见的有两种理解:    其一,红色的花瓣如同秋千一样荡来荡去地随风飞去了。

其二,红色的花瓣纷乱地飞掠秋千架而去。 两相比较,我更喜欢后者。 因为它意象更多,韵味儿更浓。     乱红就是落花。 花本不止红色这一种,但人们还是习惯以绿叶红花来相配。

大概是因为红色是热烈、热情的象征。 更符合花儿给人的那种热情美好的感觉。

    可是你是否想过,红色也是鲜血的颜色。 一边是热烈热情的花,一边是残忍鬼魅的血。

一边是热烈地开放,一边是残酷地陨落。

造物主的心思,就是这样耐人琢磨。

而当花儿落下时,红花鲜血则合二为一。

那落在地上的片片花瓣,多像洒落一地的殷殷鲜血。     触目惊心地开放,触目惊心地凋零。 生命,竟是这样一种残酷又圆满地轮回。     荡秋千本是少男少女尤其是少女们在庭院中的一种消遣娱乐活动。 罗裙轻扬,发丝飘拂,笑语盈盈,暗香盈袖。 此等景象,单单联想一番已是美极。

难怪《聊斋志异》的《西湖主》一篇中书生陈明允看到荡秋千的西湖公主,不禁心神飞扬。 难怪苏轼未见其人单单听到荡秋千女子的笑声便感慨“多情却被无情恼”。

    可是如今,秋千上的人已不在。 她正流着泪看着落花,问它为什么一定要落下。

落下已够凄恻,为何还要“飞过”呢?其实,它也不想飞过,那是因为风,因为雨,因为无法操控的命运。 “飞”字极写出花儿陨落之快,之不可挽留,之无可奈何。

花儿是身不由己的,如同身不由己的芸芸众生。

    血一般的花瓣在风雨中飞掠过空空荡荡又飘飘荡荡的秋千,一生红妆,零落成泥,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叹息。     这景象,凄绝,艳绝!    天涯倦客说:“千古江山,难过英雄剑;千古英雄,难过美人眼;千古美人,难敌光阴箭;千古光阴,逝去如风烟。

”    是啊,任你如花美眷,怎奈似水流年?杜丽娘的感叹,林黛玉的眼泪,一时间,都在眼前。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为何有泪?青春易逝。 为何不语?花亦含悲。 美好的生命,为什么总是如此短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