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

本站2019-07-2279人围观
简介 笔趣阁最快更新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最新章节。 离形去智,同于大通,是谓坐忘。 夫坐忘者,何所不忘哉,内不觉其一身,外不知乎宇宙,与道冥一,万虑皆遣。 与道冥一,万虑皆遣…

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

笔趣阁最快更新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最新章节。 离形去智,同于大通,是谓坐忘。 夫坐忘者,何所不忘哉,内不觉其一身,外不知乎宇宙,与道冥一,万虑皆遣。

与道冥一,万虑皆遣……他这是到了修炼的时期?我想到他曾经说过,坐忘百年,摒弃恶念。

这就是所谓的“心破魔而境界顿升”吧?“坐忘要多久啊?”我嘟囔着问。

一抬头,白七爷已经不见了,我惊慌的回头一看,江起云靠在房门后,静静的望着我。 “……你、干嘛不跟我说?”我皱眉抱怨道。

“看你这两天挺开心,不想给你泼凉水。

”他轻笑着回答。

“你别敷衍我……坐忘需要多久啊?去哪里坐忘?”我不高兴的问。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压着不说?“你不告诉我,难道想不辞而别?”“怎么会……上次你找不到我,急得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哪忍心让你再尝一次?”他浅浅一笑,伸手将我抱起来坐在飘窗上。 这一方小小的窗台,承载过太多的情绪。 刚开始的夜晚是很痛苦的,现在的夜晚也是痛苦的。

不爱的时候痛苦,恨不得分离。 爱的时候也痛苦,怕再次分离。

“仙家尊神也要渡劫啊,虽然我因为这个神职积累善业、也无大劫,但每到一定时期,就需要凝神坐忘,来摒除杂念恶念。

”他抬手将我的头发别在耳后。

微凉的指尖……我都习惯了他踏着月色而来。 披着清冷的月光一步步的走到床前。

现在突然说要坐忘……我接受不了。 “你……是不是……要离开我很久?”五脏六腑的酸涩又开始涌现。

——多久了?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别哭。

”他皱眉。

这种情绪怎么可能止得住?我现在对很多事情已经淡定了。 看着鬼怪妖魔、看着残肢血水,都不会再吓得手足无措、惊慌哭泣了。

可我怎么能忍受与他分离?这简直像生生撕扯心脏,光是想象就痛得我快窒息。 “那你要坐忘多久?百年?更久?我和宝宝去哪里等你?我们如何才能等到你?!我要是、要是不能成仙证道,是不是死去后才能在冥府等你?我——”“慕小乔!”他低吼了一声。

言语的凛冽、冰冷的容颜、还有眼中跳动的火焰……他在生气。

“……别让我思之如狂,会入魔的,懂吗?”他捏着我的下巴用力的掐出了红印。 “不懂、不懂、不懂!”我哭着看向他,“你说了希望抱着我不放开的,还说什么脚不沾地时时抱在膝头,你哄我的吗?”“你还说要生好多宝宝……你要去凝神坐忘、还怎么生宝宝!”“没有你教我、我怎么修行啊!哪天死掉了,就算再入轮回、还能是这样不怕阴邪入体的体质做你的妻子吗?”“我……一夜见不到你都会惊惶,一天见不到你就会胡思乱想,我不想与你分开……”我情绪发泄了一通,他凉凉的指尖在我眼下捻去了一滴眼泪。

“别闹,凝神坐忘是仙家基本的修行,九重天上那些老头子随随便便就能大梦千年,我没那个道行,我只是凝神聚气、摒除恶念杂欲而已。 ”他皱眉看着我。 很久没有被他这样看着,我有些不习惯。 我吸了吸鼻子:“那要多久……”他微微眯起眼眸,微凉的唇轻轻擦过我的唇尖:“这个嘛,看你让不让我省心了……少则经年、多则——”我没让他说完,急急慌慌的用唇撞了上去。 嘴唇磕到牙齿,好疼。

唇舌纠缠到了极致,几乎忘了身体燃起的欲火。

只想亲吻。 只是亲吻……如同饥渴的植物汲取仙霖甘露,我都分不清唇角边的冰凉是眼泪还是唾液。 湿湿凉凉的,久违的狼狈。

“……除了在床上,我都不想看到你哭。 ”他低声在我耳边呢喃:“你若真的想我快点回来,就乖乖的别闹,别让我牵肠挂肚,会入魔的。 ”“……嗯。

”我的额头抵着他的颈侧,他每说一个字,喉结就轻轻的一动,牵扯我的心跳。 原来喉结也可以这么性感的?我抬手去摸,他微微蹙眉,捏着我的手指,问道:“做什么?”“……想碰一下。

”“哼……”他轻笑着摇摇头,松开我随我摸,缓缓的说道:“上一次坐忘我摒弃的恶念被血脸鬼王融合,才逃出了冥府作恶,这次不能这么大意了,我要去青华长乐界,借太一尊神的地盘一用,你不用担心找不到我。

”“……那我也看不到你啊。

”“嗯,不会太久,放心吧。

”他轻笑道:“看你撒娇的样子,倒是让我多了几分牵挂……你要早点这么乖顺,我们又何苦怄气那段时间?”“这是相互的!你以前对我也很糟糕!”我闷在他肩头抱怨,“你需要坐忘凝神、鬼公主岂不是更猖狂了?”他轻笑着摇摇头:“我已经预先埋下后手,就看你如何抓住机缘……我的小妻子,除了你,我还真没有为谁费过这么多心思。 ”“……撇下我还好意思说。

”“你要去天子脚下,记得谨防人心……你知道为什么自古京城最是讲求风水吗?因为在权力中心,人的气场最、乱。 ”他捏着我的耳垂,低声道:“不是提醒过你,耳垂乃福德之相,如果扎破耳洞,记得添补吗?”“带宝宝怎么佩戴这些东西,会不小心伤着他们的。

”我皱眉回答。 “……嗯。 ”他亲了亲我的耳垂,再没有说话。 我是被他抱着睡着的,这样的夜晚从未有过,他就坐在这一方小小的飘窗上,看着外面的日月更迭。 “小乔?”我哥晃了晃我的肩膀,担心的看着我:“怎么失魂落魄的?”我揉了揉眼睛,擦掉一点湿意,撇嘴道:“有空再跟你细说……”“走吧,你还是第一次出远门,怕不怕?”“有你在我怕什么?”我笑着拍了拍脸。

别哭。

当他回来的时候,你也要强大起来啊,慕小乔。

林言沁向我们招手,我低头跟着我哥走进了通道——还在找”我的老公是冥王”免费小说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费小说,没毛病!笔趣阁最快更新阴婚盛爱,我的老公是冥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