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199章 别在深夜自拍

本站2019-05-1555人围观
简介 “刹车莫名其妙失灵?”听到谢顶大叔这话,我马上解开安全带,“老哥,你要是还想看到我下次直播,那就放我下车吧。 ” 我态度相当诚恳,这时候不诚恳也没办法了,坐在出租车里我感觉自己随时

  “刹车莫名其妙失灵?”听到谢顶大叔这话,我马上解开安全带,“老哥,你要是还想看到我下次直播,那就放我下车吧。 ”  我态度相当诚恳,这时候不诚恳也没办法了,坐在出租车里我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你怕什么?叔昨天才全部检修过,没毛病!”谢顶大叔一点也没有要停车的意思:“主播,你在叔心中可是从来都不会怂的人啊!”  “这跟怂不怂没关系吧,你先把车速降下来,我有些问题要问你。

”我没想到谢顶大叔竟然也是观看我直播的水友,他的出现对我来说可以算是意外之喜。   我从来没有在直播以外跟自己的水友接触过,或许我能从大叔身上弄明白阴间秀场建立的最根本目的。   “跟叔客气啥?随便问。 ”  “你可要想清楚以后在回答。

”我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然后才开始询问:“你那天晚上是在哪个直播平台用什么软件看到我直播的?”  发现我语气郑重,谢顶大叔也不用“叔”自称了,老老实实回答道:“就是用手机一直在网上搜,后来莫名其妙的弹出一条广告,我也没细看随手点了一下就进入你直播间了。

”  “能让我看你的手机吗?”  谢顶大叔把手机递给我,很普通的国产手机,也没有装载任何插件,我在翻阅桌面是忽然看到了一个特别的图标,图标背景是一张大叔本人的黑白照片。

  “阴间秀场?”我压低声音,指着图标询问谢顶大叔:“这个图标是怎么来的?”  “我第一次看你直播时,出现了一个是否永久关注的选项,我点了是,后来手机里就自动多了这个图标。

”谢顶大叔哼着小曲开着车,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危险的处境:“话说回来,你的直播间确实挺奇怪的,只有在深夜一个人的时候才能进去,平日里怎么点击都没有反应。 还有最让我不能理解的就是,昨天我新买了个手机,结果刚放了一晚上,那个新手机里就也出现了这个黑白照片图标,看着还怪渗人的。

”  就算是更换手机,新手机里依然会出现阴间秀场的图标,我皱着眉细细思索:“一旦选择永久关注,不管采用什么方法都无法逃脱,可阴间秀场为什么要这么做?它为什么会需要源源不断的活人来观看?”  我想不出答案,把手机还给谢顶大叔继续问道:“你看我直播那晚,车里面、还有车子周围有没有特别的响动或者异常情况出现?”  谢顶大叔回忆了一会才开口说道:“那天我拉的最后一车客人是一对小情侣,男的也就二十岁左右,女的像是个学生,不过她小腹轻轻隆起,还有手一直放在肚子上这个奇怪的举动,我推断他们俩是去打胎的。 ”  “可以啊,观察的很细致。 ”  听到我的夸赞,谢顶大叔甚是得意:“那是自然,毕竟他们上车前告诉我的目的地,是个以打胎出名的黑诊所。 ”  “当我没说,你继续。

”  “把这两个人送到目的地后,我就在路边等活,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老是能听到车里面传出一个小婴儿的哭声。

”  “一阵一阵的,我也没放在心上,直到过了半个小时有个醉汉上车,还没坐下就指着后排问我,说我车上怎么还有一个婴儿?”  “我当时也慌了,但是里里外外查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现,所以就以为是那人喝多了瞎扯,他不敢上车,我还不乐意载他,省得吐我一车。 ”  “再后来我就一直没拉到客人,闲着无聊刷手机,正好看到你在直播。

”  听完谢顶大叔的话,我拿出阴间秀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扫过车内各个角落,并没有发现鬼影或者婴儿的踪迹。   “年轻人去打胎,你载了他们一程,等于说你推波助澜间接害死了婴儿,它赖在你车上也说的通。

”我取出一张镇压符拿在掌心,见识的多了这些未出生的小鬼根本入不了眼。   谢顶司机的情况和黄警官他们不同,观看直播以后并未身死,只是被阴魂纠缠上。

  由此可以推断,我直播间里的水友并非全都是将死之人,其中还有一部分可能是因为无意中冒犯了鬼神,或者是在那一瞬间恰好有游魂经过。

  弄清楚了直播间里水友不会因为看直播而付出生命,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心中再无愧疚。   “主播,要说起来,其他水友身上也发生过特别的事。 ”谢顶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起他在直播间里看到的诡异弹幕:“很多时候你都没有在看弹幕,所以有些东西你可能不知道,就在你上次直播的时候,有一位水友发弹幕说他女朋友回来了。

”  “当时这条弹幕也没引起多少人重视,但因为你的直播间正处于黑屏状态,所以有些好事者就问了起来,结果那水友说他前女友在两三天前就因为某些原因跳楼自杀了。 ”  “被他这么一说就有更多人跟着起哄,然后那水友就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讲了一遍。 ”  “一开始他也是无聊,深夜睡不着就开始玩手机,结果无意间点开一个小视频,里面就是你的直播画面。

”  “他从没见过这么刺激的直播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但是看着看着忽然感觉屋子内有脚步声,一直来回于卫生间和厨房,就跟他死去的前女友一样,天天下班忙着去卫生间给他洗衣服,忙着去厨房给他做饭。

”  “他听到这声音吓得不轻,就拿着手机朝卧室外面照,可厨房和卫生间周围什么都没有。 ”  “他正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的时候,那种脚步声忽然又响起,而且是直奔卧室而来!”  “他叫喊着打开灯,然而卧室里并没有人进来。

”  “当时他在直播间里给大家分享这些东西以后,立刻就有水友说那个人肯定是做了亏心事,说不定他前女友不是自杀,而是被他亲手杀死,现在是回来寻仇的。

”  “那人坚决反驳,跟其他水友对骂起来,最后他们商量出了一个有些惊悚的解决方法。

”  “传说午夜阴气最重的时候,躺在床上关掉所有灯打开手机自拍,会拍摄到平日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  “他们基于这个传说,要求那人用自己的手机拍照,来确定是不是前女友魂归寻仇。

”  我发现谢顶大叔很有讲鬼故事的天赋,他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那个水友最后怎么了?”  “我特别留意了那个水友的ID,但是他后来再也没有发过弹幕,不知道是他故意恶作剧,还是真的去尝试拍了一张午夜自拍。 ”谢顶大叔打了个寒颤:“想一想大晚上对着自己拍照,结果发现照片里多了一个已经去世的人我就觉得害怕。 ”  “还是弹幕大神比较多啊。 ”我并不知道自己直播间里还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看来有时候惊悚恐怖不仅存在于那些荒废阴森的地方,还有可能就在我们的身边,距离我们很近。   跟谢顶大叔聊了一路,时间在不知不觉过去,抬头看向窗外,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高楼大厦的环抱,两边全都是低矮的平房,或者破旧的小楼。

  “无灯路快要到了。 ”我心脏咚咚跳起,手慢慢抓紧车窗。

  我第一次离开无灯路时坐的就是谢顶大叔的车,这一次难道是上天注定要让我重回无灯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