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诗歌

第二百三十七章 做人太高调,容易被人打脸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95人围观
简介 晚宴很丰盛,晏家人来了几个,但是以晏通为主,或许考虑到秦阳的年纪,还带上了晏家姐妹。 毕竟是同龄人,话题会多一些,不至于太过于客套尴尬。 众人上桌,自然都是殷勤劝酒,如同当初在雷家

第二百三十七章 做人太高调,容易被人打脸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晚宴很丰盛,晏家人来了几个,但是以晏通为主,或许考虑到秦阳的年纪,还带上了晏家姐妹。 毕竟是同龄人,话题会多一些,不至于太过于客套尴尬。

众人上桌,自然都是殷勤劝酒,如同当初在雷家一样。 秦阳已经有了前车之鉴,自然是婉拒,最后没办法,搬出来了晚上还要表演的事情。 “我晚上九点,还要去酒吧表演,如果喝多了闹了笑话就不好了,大家随意就好,以后有的是机会。 ”晏通之前在车上已经听秦阳说起过,倒也没有意外,但是晏家姐妹却很诧异。

“酒吧表演?”秦阳笑道:“是啊,每逢周三,周日,我会在梦蝶酒吧里弹奏钢琴,表演两个小时。

”晏紫雪眨眨眼道:“为啥要去酒吧表演呢,勤工俭学吗?”秦阳笑笑:“磨练琴艺,增加表演经验,当然还可以赚外快。 ”晏紫雪好奇的问道:“你弹奏两小时,能赚多少钱啊?”秦阳坦然回答:“三百块。

”晏紫雪飞快的算道:“一周两次,一月四周,一个月便是两千四啊,不少啊。

”晏通笑道:“小秦先生应该主要是找个地方磨练琴艺增加表演经验吧,别的不说,光凭小秦先生这一手起死回生的神奇医术,如果想要赚钱,只要一开口,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挥舞着支票求上门,一年赚个几千万那是轻松愉快……”秦阳笑着点头:“是,我老师是中海音乐学院的张铭张教授,那酒吧是苗莎投资开的,我在里面客串下,更多是为了增加表演经历。 ”“苗莎?”晏紫冰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惊讶的问道:“唱心月的那个苗莎?”秦阳夹了一筷子菜,笑道:“是的,就是她。

”晏紫雪羡慕的叫道:“哇,那你岂不是经常能看到苗莎了?”秦阳笑道:“见过几次,我们算是朋友吧,她之前是我老师带出来的学生,有些渊源。

”晏紫冰同样一脸羡慕,小脸蛋因为兴奋而略微有着几分红晕,让她的脸蛋越发美丽:“好羡慕,前些日子苗莎演唱会,我们都还去看了呢,苗莎还受了伤,让人好担心。

”秦阳笑着安慰道:“不要担心,只是刮伤了外皮,没大碍,现在已经康复,恢复工作了。 ”两女同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余光成看着秦阳和两女说笑,在旁边笑着捧了一句:“我这老弟年纪不大,但是心胸眼界却是大的很,很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则,不像我这样的大老粗,都钻到钱眼里了,哪里有钱赚就去哪里。

”晏通笑着向晏家其他人解释道:“这个我也感觉到了,如果不是有老余这个关系,小秦先生恐怕也不会出手,拥有如此神奇医术,可谓是荣华富贵垂手可得,却依旧能够安静恬适的深造读书,精深琴艺,深入生活,不急不躁,这可是真正的淡泊名利,名人雅士的行为。

”酒喝得少,饭自然就吃得快,差不多八点的时候,饭局便结束了,晏通叫来自己的司机,让他送秦阳去梦蝶酒吧。

“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也去酒吧玩玩,看看小秦先生的表演,小秦先生,不会影响你吧?”秦阳笑道:“我本来就是演奏给顾客听的,哪里会存在什么影响。 ”晏通看秦阳没拒绝,笑道:“你们两个啊,都是胡闹,行,去玩也行,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晏紫雪笑嘻嘻的说道:“谢谢大伯!”众人散席,秦阳和晏通约定下次复查的时间后,便和晏家姐妹上了车,向着梦蝶酒吧而去。

“小秦先生……”秦阳笑笑,打断晏紫冰的话道:“都是年轻人,不用那么客套,叫我名字就好了。

”晏紫冰犹豫了一下:“真的可以吗?”秦阳笑道:“我就是一个大一学生,有什么不可以的,这话我也给你大伯他们说过,只是他们坚持不肯改而已。

”晏紫雪毫不犹豫的改了称呼:“那我就不客气了啊,秦阳,你这么年轻,怎么医术就这么厉害啊?”秦阳笑笑:“因为我有个很厉害的师傅。 ”晏紫雪睁大眼睛:“你还有师傅啊?”秦阳笑呵呵的说道:“人又不可能生而知之,自然得有人教啊,倒是你们,不是高三吗,应该课业很忙吧,还有时间出来玩?”晏紫雪吐了吐舌头:“今天我们是请了假的,我们也很关心爷爷的病嘛,大伯说是请了个了不得的神医回来,所以我们家人都回爷爷家了嘛,秦阳,我爷爷真的能好起来吗?”晏通等人商议治疗方案,两女都是没参与的,自然不知道内幕,秦阳也不好多说,唯有点头:“放心吧,可能半个月后,你们就能拉着他在小区里散步了。 ”晏紫冰钦佩的看着秦阳:“秦阳,你真厉害,我爷爷的病看过很多专家,但是他们都说没办法,还说我爷爷最多还有半年的命,随时都可能死……”秦阳笑道:“我比我师傅还差远了。

”晏紫雪好奇的问道:“你有这么大本事,为何不多替人治病呢,成为一代名医,功成名就……”秦阳微笑:“因为我比较懒,喜欢简单一点的生活,钱够用就好了,至于名,我不喜欢出名。 ”晏紫雪一脸诧异:“你好奇怪哦。 ”秦阳微微挑眉:“奇怪?”晏紫雪连忙摇手:“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人奇怪,我是说年轻人不都渴望功成名就被人尊敬敬仰吗?”秦阳笑笑:“或许我心理比较老吧,出风头什么的,已经没什么兴趣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挺好的。

”晏紫雪脸上也露出了钦佩的神色,虽然她们的意识里有本事就应该秀出来,但是对于秦阳这种豁达的人生态度,却还是很认同的。

“难道有真本事的人,都像你一样谦和低调的吗?”秦阳摇头:“那倒未必,只是我这个人喜欢低调一点。 ”“为什么呢?”秦阳认认真真的回答道:“因为做人太高调了,容易被人打脸,越高调,到时候脸越疼!”。